丫洪雅韵——永兴古景拾遗之十三

来源:郴州日报 作者:胡年兵 文/图 发布于:2018/5/29

牛丫洪风光


西河流经苏仙区栖凤渡,在湘阴渡油塘村入境永兴,一路沿夹口、滩头、大寺等村蜿蜒北流,从西河口注入便江。相对于便江,西河算是小江了,因此被人们称作“小江”。位于西河西岸新湾村建坪组的胡氏宗祠,也称为小江胡氏宗祠。“余祖肇卿由郴落业牛丫洪,流衍繁盛,家庙未立,则荐馨无地,何以妥先灵而萃子孙乎?岁癸末,余与房兄开释,侄讳文者,谪建宗祠,谋及房众,率皆踊跃,会计钱谷,鸠工庇材,卜吉于牛丫洪祖基,经营督理,阅两载而告竣。计前后三栋,约横三丈余,直八丈零。后栋高两丈零,中前两栋参差相称,约费六百余金。” 在永兴《胡氏族谱·宗祠记》中,胡方汉在乾隆二十九年(1764年)撰写的《小江宗祠记》,详细记载了小江胡氏宗祠建造的缘由和过程。1826年,胡运仕等人竖造左右横屋二进三开间,修理前后正栋;1879年,胡运仕之子胡心平等人再次对宗祠进行了修缮。


小江胡氏宗祠


现存的小江胡氏宗祠,基本上保持了1826年重修时的面貌,坐西朝东,距西河约200米,隔河朝向龙角山余脉笔架山。牛丫洪风光秀丽,景色怡人:名洲秀且长,柳叶妍如绘,江滩激湍水作花,涛声悠扬桂吐葩;小艇雁行,篙落音淸,月形印碧澜,云峰显锷芒。胡心平等人据此拟出了包含“丫洪雅韵”的小江胡氏宗祠八景:“滩水花涌”“晨艇篙鼓”“半月印川”“长洲安澜”“江水拖带”“文笔冲汉”“笔架朝门”。


郴州网

小江胡氏宗祠精致的雕刻


http://www.chenzhou.com.cn/

小江胡氏宗祠虽然有“笔架朝门”的地理景观,却没有“文笔冲汉”的盛大气象,只有胡方汉、胡心平等廪生耆宿。据传这种现象与宗祠大门所朝的山形有关。当年为胡氏择地的莫先生,家里几代都是地理先生,他从龙王岭一路勘察下来,发现胡氏宗祠朝向的山里有个地形恰如“仙鹅抱蛋”,今后定会“精华气泄人文起,梦笔花开赴云程”。莫先生提出购买此地为他百年之后的安葬之地,胡氏族人不好一口回绝,有位庠生就半开玩笑半认真地出了一下联:“地理死,地理埋,地理挖眼地理抬”,若莫先生对出上联,就应允所求。

多年之后,在衡南县耒水河边的一个老镇相公浦,小江胡氏家族几位到长沙赶考的书生乘船经过这里。相公浦对河有一个宽阔的沙滩,叫相公滩,因为滩险浪急,胡氏家族几个略通水性的书生,自告奋勇地接过船家女手中竹篙,撑船过滩。衡南东乡有个书生也坐船同去赶考,见船家女身姿曼妙,神态娇羞,遂心生爱慕。船过中流,微风吹拂,水花激荡,衡南书生意兴大发,口吟一句:“相公浦,相公滩,相公过河相公撑”。接下来对什么呢?他一时语塞,搔破头皮,绞尽脑汁,也无佳对。船家女则在船舱里静静地看着水面,期待着衡南书生的下句。胡家书生见此情景,吟起了让莫先生联对的“地理死,地理埋,地理挖眼地理抬”,话刚落音,只见天空中一只天鹅扑棱棱飞将下来,众人措手不及,小船就倾覆在相公滩下。

郴州网 - 郴州人自己的网站

原来,莫先生认为那下联既讽刺了他,又料定他无能力对出,心中怀恨,先是假立界碑,继而伪造地契,官司打了几年,也没有争得“仙鹅抱蛋”之地。莫先生气急败坏,最后使出了毒招,他倾尽家产,购买大量桐油,加热后淋洒在“仙鹅抱蛋”四周。几个月后,仙鹅蛋终于在莫先生的热桐油催生下提早孵化出天鹅来。由于孕育时间不足,仙鹅孵化出来后功力不够,飞升到相公浦时听到胡氏书生吟诵对联的声音,误以为高中了状元,飞将下来,却把船儿打翻了。

郴州网 - 郴州人自己的网站

牛丫洪两岸民众至今对胡方汉的传奇故事依然记忆犹新。胡方汉(1696-1777)字孔玉,号柳滩,名开麒,是一个能文能武、年轻气盛的县学庠生。他几次替郴州的文庠生参加岁考,被教谕发现后,转而又替武秀才考试,每一场都是旗开得胜。相公浦沉船事件发生后,胡方汉等胡氏族人痛定思痛,从此更加睦族友邻,行善积德。胡方汉60岁时,已经升任湖南直隶州靖州知州的吕宣曾(1743-1747年任永兴知县)应永兴乡绅之请,作文为他祝寿:“……胡君居次,幼秉异姿,更具超旷,识长于子史坟籍;中竭其心,目亦于形骸蹊径外畅其襟期。故耀藻膠庠,则如凤翔千仞;标轨俦伍,则如鹤立云中;生平至性,肫肫尤笃于孝友。”时任永兴知县白成玺署名同祝,撰写《便江考》的永兴廪生肖开元书写寿文。吕宣曾给予胡方汉的赞语十分中肯,正因为如此,1763年永兴修缮文庙时,众乡绅公推颇有雅望的胡方汉总摄其事。

如今的牛丫洪,牛丫大桥横波卧江,西河游道穿梭其间,青瓦白墙,岸绿水清,一片江南水乡的繁荣景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