城南李氏

来源:视界桂阳 作者:雷晓明 发布于:2018/6/14

晚清时期,大学者王闿运在主编《桂阳直隶州志》时就形成桂阳城内四大望族的说法,即城中曹氏、城南李氏、城西何氏、城北刘氏。然而,城南望族李氏的家史就像个难解的谜踪,只有追寻历史的遗迹才找得到答案。城南李氏有李家湾李氏和牛巷口李氏两脉。


一、李家湾李氏


http://www.chenzhou.com.cn/

李家湾这脉李氏要从始祖李源善说起。李源善,字兼万,调桂阳守御千户所。据《桂阳直隶州志》记载:“自云出自唐邺侯泌,泌子居江夏,二十世李智雄,生三子,长子即源善也。生有才识,十岁能挽强读书观大意。明初杨景定湖南,源善年十五,从麾下,力战有功。及设卫所,补茶陵卫千户。调桂阳守御千户所(正五品)。”又据《李氏宗谱》记载:“明初,始祖李守御千户从江西吉水县谷村徒迁桂阳。”李守御千户就是李源善。李源善是文武双全的将才。明洪武年间,城北的山森茂密,常有老虎出来伤人。一天,林阳教授李云翔回乡路过州城,用诗歌记述此事,却传入源善耳中。不久,李源善率兵十余人,到城北山林中追捕老虎。士兵十分害怕,不敢接近老虎。李源善说道:“你们当中没有人敢出来打虎吗?”于是,源善双手与老虎对搏,将老虎打死。从此,源善名气大振。云翔听后,又作诗颂之,两人结为好友。李源善在桂阳任守御千户时,很重视教育。他出资在城东鹿峰修建书院,因对三国名将赵子龙非常崇敬,书院建成后,取名为“子龙书院”,并在书院大门题联:“须将武备兼文事,敢以贤劳废圣功,”悬于门楼上。这幅对联,也是源善一生的写照。云翔从林阳辞官,归隐筱塘。源善便邀请云翔在子龙书院讲课,在州中影响一时。李源善任官满期后,向朝庭请求以老回乡为由,遂家桂阳,在城西买地建房。别居为“斗门桥”,并作《卜筑》一诗以训诸子。李源善有六子:荣、茂、富、彪、胜(圣)、林。六子皆严守其教,以示后人。李源善住居的斗门桥就是现在的李家湾。李家湾后依南塔岭,龙潭溪从西边流过。长子李荣随父居李家湾,其余五兄弟转迁外地,李家湾李姓开枝散叶,分散在官溪、新寨、火田等十多个村庄,人口达一万人。


http://www.chenzhou.com.cn/

李家湾现存古民居10余栋,均用砖木结构,两层楼房,街巷呈横一街纵三巷布局,占地面积约三千平方米。马头墙飞檐翘角,透出古朴的风韵。其中有栋古宅分为前厅、后厅,左右为厢房和卧室,以木板隔墙,窗棂上刻菊、梅、莲等吉祥图案,形象精美。李家湾的西边有个古代墟场,成于明代,盛于清代。墟场贾商云集,小贩叫卖,十分热闹(位于桂阳一市场左侧)。李家湾的西南边曾建有李氏宗祠,宗祠内设有馆,以供代氏后人读书(位于城南完小校内)。因此,李家湾是城西李氏宗族的发祥地。 http://www.chenzhou.com.cn/


城南李氏家族,以在外面经商起家,才成为州城望族的。据《桂阳直隶州志》记载:“李文义,亦以商富巨万,诸子皆入学,为文武诸生,或入赀得官。及李世日、王天开并称巨赀。”可见,城南李氏富豪中,以李文义、李世日为代表,在州中显赫一时。


城南李家湾李氏人才辈出。根据《桂阳直隶州志》的记载:就有都指挥使(正二品)李文伯(李圣之曾孙)、忻州知州李时春;举人李崇(明永乐甲午科1414年)、举人李遇芸(明成代甲午科1474年)、举人李人龙(清康熙丁酉科1717年)、举人李隆礼(清乾隆壬子科1792年)、举人李任运(清嘉庆戊午科1798年)、举人李友苏(清嘉庆甲子科1804年);绵州知州李隆埙;武举人李艳(清乾隆辛卯科1771年)、武举人李先云(清嘉庆戌寅科1818年)、武举人李荣(清道光乙末科1847年)、武举人李首元(清道光丁酉科1849年);副将(从二品)李祖镇、游击(从三品)李德谦、李德发等人,在桂阳显赫一时。


城南李氏宗族在官溪村有“继述斋”、“桂露轩”等私立学堂,为李氏学子们提供了清静优雅的读书环境。“桂露轩”为李紫溪所建。衡阳人伍衡作《桂露轩记》描述道:“蟾光初照,垂露如珠,储之茗碗,香味俱美,故名桂露云。”因此,桂阳古城边的刘氏“金粟园”、曹氏“曹氏书仓”、王氏“三槐轩”、李氏“桂露轩”合称桂阳州“四大名园”,影响一时。


二、牛巷口李氏 郴州网


牛巷口,是因后山的伏牛山而得名,便称牛巷口。牛巷口在明代以前就是耕牛的交易市场。在古代,耕牛是农作的重要生产力,与农耕文明息息相关,被人们奉为“神牛”代于庙宇殿堂上。古代官府历代都有禁止宰杀耕牛的禁令。禁止宰杀耕牛,明代最为严厉。明代有明文规定,宰杀耕牛犯法,要吃官司。只有等到耕牛老得无法耕田的情况下,才能宰杀,以便出售牛肉。据说,宝山北边的山脚下,有个村庄名叫牛栏冲(位于桂阳铅锌银家属区内),村内的村民,以养耕牛为主,把养好会耕田的牛,都会赶到牛巷口市场交易。


郴州网:http://www.chenzhou.com.cn

在清初,牛巷口李氏才迁入此地。据《李氏宗谱》记载:“李熙喜,字膺景,为桂阳城南牛巷口开派祖也。”李熙喜这脉李氏是李千护的一支。清朝初期,李熙喜从黄增塘(樟市镇境内)迁入牛巷口开庄立户。牛巷口在李熙喜未立户之前,便有王姓在此地居住。又据《李氏宗谱》记载:“李和培,为李熙喜三子,独自贸易在城南里许之鹿峰垌牛巷口,经营鱼业,几经艰辛,买王姓地基立庄。”因此,牛巷口李氏是在李和培做贩鱼生意,发家成为富户的。牛巷口村前有个湖泊,水域面积约两平方公里,又名锦湖。龙潭溪,起源于龙潭,从北向南绕个大弯,便汇入锦湖,形成了“锦湖秋水”的胜景,为桂阳八景之一。成为州中文人墨客吟咏的地方。清康熙五十六年(1717年)秋天,李人龙在州会试中举,便邀请刘方至(北关人),何其高(阳山村人),吴鲸(和平人)三位好友在锦湖观景一游。李人龙作诗云:“雨落芙蓉接素秋,波光容与浃清游。柳系自爱风前嫋,山影时从花外流。片片晴云迷远浦,飞飞宿鹭戏沧州,晚来欲卧湖边月,梦作江天一白鸥。”随后,刘方至、何其高、吴鲸也各作诗和吟。刘方至诗云:“十里芙蓉烂,嫣红入翠流。傍崖沙作磴,夹岸石成楼。清澈尘襟涤,芳菲宿雨收。秋光正澹宕,汗漫与天游。”何其高诗云:“锦湖秋水澈,苍翠拥清流。疏雨烟中树,斜阳郭外楼。几层青嶂远,一片白云收。欲买瓜皮艇,长年乐此游。”刘方至、何其高依李人龙的诗韵而作。可吴鲸为人性情古怪,却不依李人龙的诗韵而作诗:“初晴闻妙香,万卉相西州饷。平野行人稀,潭花闲自放。好风一荡之,新绿明微漾。露重荷倾珠,澜动鱼吹浪,清霁洗暮峦,独立遥相向。”这段以诗会友的佳话,也被何其高收录在《康熙桂阳州志》中。


http://www.chenzhou.com.cn/

清代都司(正四品)李魁发、李楠本等人是城南牛巷口李氏族人。现代有桂阳县人民政府参事李馀,著名地质学家李毓尧也是城南牛巷口李氏族人。李毓尧别名叙唐,1919年,与李四光一道,公费留学英国伦敦皇家大学,1925年,李毓尧回国,受北京大学校长蔡元培的邀请,任地质系讲师。1936年调任中国研究院地质研究所专员及国民政府矿部司长。新中国成立后,李毓尧任安徽省合肥市地质局局长。他一生走遍大江南北,先后著有《江西修水流域地质》、《皖南休宁兰田冰碛层》、《宁静山脉地质图》、《合肥地质》等专著,影响后世,也是中国地质学的创始人之一。


牛巷口有古民居80余栋,皆为清代建筑,总占地面积约两万平方米。街巷呈横四街竖六巷布局,青石板路面换成水泥石沙铺成,格局依旧。牛巷口古民居分为前后两厅式房屋和四合式房屋,均为砖木结构。以家庭为单元,马头墙飞檐翘角,内装木板厢房楼面,分左右厢房或卧室,具有桂阳古民俗文化内涵。村中间有一座四合院式古宅,总占地面积约300平方米,为砖木结构,分前厅、天井、后厅三部分,天井左右为木板隔成卧房,卧房窗棂雕有梅花、莲花图案,形像逼真。天井下面为长方形的落水池,四边用青条石砌底,青条石底下有小孔,可以排水。后堂中间设有神台,以便祭祖。门额以木质花窗装扮,雕刻精美。房顶为硬山式顶,盖小青瓦,设计风格在牛巷口首屈一指,以显示李氏家族荣耀。另外,还有栋古宅为前后两厅式古建筑,分左右卧室,占地面积约200平方米。古宅大门项上砖墙嵌有一块节孝碑。碑文为桂阳直隶知州蒋镛撰写。落款为“清道光十年(1837年)三月吉日立。”据《桂阳直隶州志》记载:“蒋镛,江苏举人,清道光十五年(1835年),署桂阳知州。”又据《桂阳直隶州志·节妇表》记载:“李光照之妻刘氏,道光中旌,年八十岁见元孙。”而且蒋镛在《李孝碑记》里写道:“孺人刘训导德溶之次女,列授武略骑尉大绪之三媳也。”李光照之妻刘氏是训导刘德溶的二女,也为李大绪的三儿媳。李大绪的三儿子李光照因病早逝,留下妻子刘氏守寡六十年,节孝事迹感人,知州蒋镛早有耳闻。清道光十七年(1837年),李光照之子做官回乡建房,便邀请知州蒋镛为已过世的母亲刘氏撰文,以表旌节孝之遗意,刻碑嵌在大门顶砖墙上,以示后人。这就是牛巷口节孝碑的由来。(碑文见作者《桂阳石碑考究新发现》一文)。 http://www.chenzhou.com.cn/


牛巷口的西面有一古井,为蓉城四十八泉之一,百米之外与桂阳三中校区相望,头井边还有二井、三井、四井,分别承担着不同的功能。牛巷口的居民们根据卫生情况选择不同的井眼,既卫生又干净。牛巷口古井四周的边缘全是青石板铺砌,井边南侧设有一个大石盆,是古代妇女洗衣用的遗物,见证着几百年的风雨沧桑。


牛巷口曾经留有水阁楼、南登庙等古迹,承载着不同的历史记忆,难以追寻。但这块遗留的节孝碑,在桂阳县史学界发现尚属首次,弥足珍贵,更值得保护。


岁月沧桑,悠悠四百年,城南两脉李氏宗族有太多的历史故事难以追寻,它深藏于这方山水间,如同一朵奇葩,绽放在民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