牛头汾和水东——桂阳食盐的又一重要来源地

来源:视界桂阳 作者:侯识河 雷云 发布于:2018/6/17

导读:盐税是封建时代重要的税种之一,朝廷为了确保税收,一直实行食盐专卖制度。划分区域,设立壁垒,定点销售食盐,是延续已久的陈习。古代桂阳,尤其是桂阳州建制成立之后,以今桂阳、嘉禾、临武、蓝山为区域的四县,就形成了可人为划定的封闭行盐区。临武的汾市(旧名牛头汾)、水东因地理区位居中,又濒临武水航道,自然成为理想的盐埠选址,从而在桂阳的食盐销售历史中留下了难以磨灭的印记。 郴州网


http://www.chenzhou.com.cn/


考察桂阳盐道,绕不开临武的汾市和水东。汾市和水东开埠经商的时间已不可考,但可以肯定的,由于水运条件较为优越,汾市、水东与广东乐昌、广州一直有着密切的联系,楚南地区的物产在这里依靠船运方式南下广东,粤盐也曾依托这两个埠头大量进入楚南地区。但作为桂阳州官方定点销售配额盐引的盐埠,则是清代康熙年间的事情。



汾市过去叫牛头汾,据同治《临武县志》记载:“牛头汾市,在县东三十里,会武水、高安水众流,临武水路入广韶始此。水东市,在县东四十里,会武水、赤土水众流,溪渐深广,可行舟,故明时粤盐运至本市及牛头汾市销售,民寔便之,而两市多豫章(南昌)客民,皆旧商后也。”由此可见,粤盐进入牛头汾和水东埠销售可以追溯到明代甚至更早,“始粤盐盛时,牛头立埠发运,官民皆倚其利。”由于这时候“盐界”政策在楚南地区执行并不严格,这种盐运更多的是盐商的自发行为,销售的粤盐有相当一部分并不是官方强制配额的“盐引”。



到了清初,食盐专卖制度执行趋严,对地方官员的盐课考成也更为严厉。桂阳州所属州县销售的“盐引”主要来自连州星子埠场,牛头汾、水东盐埠受到遏制。但楚引盐埠设在广东境内,盐课考成容易受广东官商的操纵,盐课不断加重,到康熙年间,盐课竟六倍于田赋,百姓不堪重负,官吏因盐课考成受累而去职的一个接一个。 郴州网



自康熙四十六年(1707)始,临武知县蒋元楷等桂阳州属官吏提出要将盐埠由连州星子埠变更为桂阳州所属临武县的牛头汾埠。主要理由一是运道便利,与四州县距离较星子埠为近;二是对楚官考成有利,可以免受粤商操纵。要求“以楚属之民充楚埠之商”“以楚埠之商销楚属之引”。桂阳州署理知州伍士琪也支持变埠,他认为,复埠目的有四:便民,便商,不亏课,不累官。并上呈《为吁天援例得埠等事》,寻得偏沅巡抚赵申乔的许可,桂阳州复埠之事正式启动。 http://www.chenzhou.com.cn/



但桂阳州复埠牛头汾涉及到与郴州共用运盐河道的问题,遭到宜章、乐昌埠盐商段廖裕、李坤吉、李华生、段瑚琏、谭允中等人的强烈反对,反对的理由主要有两个,一是桂阳州移埠牛头汾明显是舍近求远,连州星子埠离临武六十里,嘉禾一百二十里,桂阳州二百里,而改由乐(昌)河绕道到临武牛头汾,水路长达四五百里;二是乐昌河道狭窄,船只无多,运输条件受限。其实这些理由都比较牵强,他们最担心的问题是桂阳州所属州县如果由乐昌河道运盐,便要与郴州共用运盐河道,盐商可能借机私卖盐斤于乐昌、宜章等县境,从而妨碍其自身的盐引销售。



郴州网

除了盐商反对,郴州各属地方官以及乐昌县官亦强烈反对,反对的理由与盐商大同小异,主要集中在过境乐昌和郴州所属地盘,与郴州运盐同道会导致“私盐充斥,国课必误”。但在桂阳州伍士琪及盐商王锡美等人的强力推动下,移埠进展较快。伍士琪争取到郴州何知州的支持,两人合署具文给偏沅巡抚赵申乔,交赵申乔定夺。赵申乔则咨于广东巡抚范时崇,范时崇指令两广盐运司“确议能详”,两广盐运司从整个盐区贸易考虑,经过实地考察,支持桂阳州设埠于临武,历时两年的复埠改道之争终于以桂阳州的全面胜利结束,牛头汾复埠成功。桂阳及所属州县改为从牛头汾和水东运盐。从此,桂阳州掌握了食盐运销的主动权,也掌握了盐课考成与督销的主动权。 郴州网:http://www.chenzhou.com.cn


郴州网:http://www.chenzhou.com.cn

郴州网 - 郴州人自己的网站


康熙四十八年(1709),清政府正式于牛头市设立总埠,设有盐铺四十九间半,同时,在紧邻牛头市的水东设立分埠,称之为“桂盐埠”,开设盐铺四十五间半,这两地成为桂阳州食盐的主要供应地。但这个盐埠兴盛时间并不久,在道光年间(1821—1850),因“盐利日衰”,走向没落,咸丰年间(1851—1861),牛头埠遭到太平天国起义军破坏,最终被废弃。桂阳四州县百姓又不得不再次转到连州的星子埠贩运食盐。 http://www.chenzhou.com.cn/


郴州网:http://www.chenzhou.com.cn


但盐埠的再次变更并不意味着牛头埠和水东埠的消亡,事实上,这两个埠在同治年间,“商务之发达,直可居县城之上”。民国时期,牛头汾和水东来来往往的客商仍然很多,商贸比较繁盛,客商还在此建有粤北会馆和江西会馆。牛头汾常有四五十艘木船停泊,水东也不下三十来艘。仍然是临武、桂阳等县牲猪、大米、茶油、锡锭、信石、石墨等南下广东的主要运输通道。 http://www.chenzhou.com.cn/


郴州网


大革命时期,这里还是地下党组织的一个重要活动据点,在汾市有一个“合隆泰”茶楼,1927年冬,肖克将军在这个茶楼一住就是十五天,受到主人傅昌表的热情款待,并在这里恢复了党组织关系。1981年12月,肖克将军从赣南来到汾市,找到了当年的茶楼,与傅昌表的后人促膝长谈。今天的汾市,长长的古街还依稀可以感受到当年的繁华与喧嚣。与当地老人闲聊,他们仍然津津乐道于当年牛头汾人来船往、车水马龙的小镇故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