永兴便江的贬官文化略记

来源:永兴县档案局 作者:刘小英 发布于:2018/6/25

永兴档案馆曾编辑了一本《中国·永兴名胜旅游指南》,我们参考了很多资料并亲历便江各景点拍照,本人觉得便江的贬官文化值得传颂,如果能与大家分享,那更是一件幸事。 郴州网

    http://www.chenzhou.com.cn/

据考,古代楚南号称“蛮荒之地”。历朝历代被朝廷贬谪的大小官员,许多都要被流放到岭南荒僻之地做小官,而且,这些被贬的官宦,多数要乘坐官船从湘江入耒水经永兴便江,越过郴州,穿过岭南山脉,才到达贬谪之地。据笔者了解,从便江去岭南各地就职的贬官多数为朝廷官员和饱学之士,他们走到哪里,就在那里从事经济、政治和军事、文化各种社会活动,为被贬谪之地创造了丰富的物质文明和精神文明,人们把这种文化称之为“贬官文化”。

   

与永兴便江有关的贬官文化有许多的事例。

   

例一:唐宋八大家之首韩愈与永兴便江侍郎坦之缘(现在它已经申报批准为省重点文物保护单位)。韩愈两次贬到广东阳山和潮州做地方官,他五次路过便江,从郴州转道岭南或北上京都。贞元二十一年(公元805)唐顺宗继位,大赦天下,韩愈、张署两人在郴州待命三个多月,有幸乘舟路过侍郎坦,在坦壁上留下横直两幅“昌黎经化”题刻,并在题刻旁边留有柳宗元、杨於陵、李吉甫、梁褒先、宋祝、杨景德等朝廷官吏的题刻。韩愈还作《郴江口赠张十一功曹》七绝二首:


   休重绝缴千行泪,共泛清湘一叶舟。

   今日岭猿兼越鸟,可怜同听不同愁。

  郴州网:http://www.chenzhou.com.cn

   山作剑称攒江泻镜,扁舟斗转疾于飞。

   回头笑向张公子,终日思归此日归。 郴州网:http://www.chenzhou.com.cn

   

例二:唐代散文学家、诗人柳宗元(唐宋八大家之一),曾被贬为永州司马,期间有空乘舟入便江去郴州与韩愈相会,撰写律诗和绝名数首,其中有《和杨尚书追李中书登北楼》、《杨尚书寄郴笔》等,还写了少年童区寄斗智劫赋的故事《童区寄传》,曾被刊为中小学教材。

   

例三:北宋宰相寇准,贬为道州司马,乾兴元年(1022),再次贬至雷州司参军,他乘船入便江后,曾住永兴驿馆,并作七绝《经郴州永兴驿》云: http://www.chenzhou.com.cn/

   昔拥双旌在斗城,今朝弧馆语同名。

   天遥秦树无因见,极目空饶怅望情。

   

号称“苏门四学士”之一的北宋秦观(字少游,号淮海居士),江苏扬州高邮人。因诗词皆工,受苏轼器重,登进士后,以应科制上书而遭到排挤。绍圣三年(1096)被贬到郴州,经便江(当时郴江与耒水一起统称郴江)去郴,住在荒僻的郴州旅舍。含恨填写了著名的《踏莎行》,词云: 郴州网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雾失楼台,月迷津渡,桃源望断知何处。可堪孤馆闭春寒,杜鹃声里残阳树。

驿寄梅花,鱼传尺素,砌成此恨无重数。郴江本自绕郴山,为谁流下潇湘去。 郴州网

    郴州网:http://www.chenzhou.com.cn

词中的“郴江”就是耒水,包括资兴的东江、郴县一段翠江和永兴一段便江,耒阳一段耒水,“为谁流下潇湘去”,意含怀念在长沙认识的女歌妓。苏轼读了这首词汇后,甚为感动,在扇子上抄写此词,并写道:“少游已矣,虽万人何续!”后来,宋代著名书法家米芾将秦词、苏语写下来,南宋知州邹恭命工匠将秦词、苏语刻于苏仙岭石碑上,成为古今光芒四射的“三绝碑”,后来又得到毛泽东的点评。 郴州网:http://www.chenzhou.com.cn

    郴州网 - 郴州人自己的网站

据笔者了解,历朝历代经过便江知名的朝廷官宦和被贬谪的官员,他们吟咏永兴的诗词数百首,为永兴的地域文化得以长足发展,大放光彩。

郴州网 - 郴州人自己的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