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麓寿碑——永兴古景拾遗之十六

来源:郴州日报 作者:胡年兵 文/图 发布于:2018/6/26

“桂林山水甲天下,便江风光甲桂林。”初听这话有点夸张,但是游览了便江奇丽的丹霞风光后,就会深有同感。 郴州网:http://www.chenzhou.com.cn


从永兴城溯江而上一公里,便见水电站大坝壁立江中,锁断一江云雨。江左岸鸡公山四处石崖耸立,坦洞下红墙绿瓦,峰峦中宝塔隐显;江右岸仙母山苍翠秀丽,苏仙观听涛观澜,少卿第遗风犹存。曾经在康熙二年(1663)位居永兴十二景之一的“山麓寿碑”,就位于仙母山边的临江石壁之上。明代雅士曾绍芳曾作五律《山麓寿碑》:“何年留寿字,云是汉元封。苔藓痕俱净,龙蛇迹更浓。保婴千室祷,祝圣万年从。风雨凭摧折,贞民瑞气钟。”


明《万历郴州志》记载:“寿字碑 ,在永兴县雷坛观下。宋县令徐经孙摹刻汉元封间字也。”相传苏仙母亲百余岁无疾而终,仙母山是苏母生长之地,人们认为这里是长寿仙境,性格诙谐、滑稽多智的东方朔,闻听此事后,在汉武帝元封年间,书写“寿”字刻于石壁。 郴州网


寿字碑到宋端平元年(1234),历经1300多年风霜雨雪,字迹早已斑驳。1234年,浙江钱塘人徐经孙任永兴县令,他在任期间做了很多实事,有史记载的,一是考虑便江四通八达,没有保障聚散的地方,与地方士绅谋划,凭借鸡公山石崖耸立的山形,将原有的鹅公寨维修加固,修好后更名为安集寨;二是看到仙母山石壁上的“寿”字碑苔侵草掩,于是按照东方朔的字迹重新摹刻,让这块寿字碑重放异彩。徐经孙(1192-1273)累官翰林学士知制诰,后来忤逆贾似道,罢官归家,闲居十余年,卒谥文惠,享年81岁。如今,雷坛观早已无遗址,寿字碑也难觅踪迹,仙母山上只存俯瞰一江碧波的苏仙观了。


http://www.chenzhou.com.cn/

寿字碑下另有一景,即问仙洞,为永兴一门四进士家族的曾介开辟。问仙洞四周野色幽然,宛然世外桃源,便江晚风轻拂,宿鸟欲还还飞。早在清朝康熙、雍正年间,曾任明朝吏部主事、南京太仆少卿的邓尚义的五世孙邓林芷,为尽地主之谊,盛情邀请一班文友,陪同永兴县令周天相从便江登临仙母山,写下了《和周侯偕文学游问仙洞会饮韵》:“徙倚河之上,迎凉竹数竿。寿字刊摹古,拾级登雷坛。客从浑忘倦,取荫树林赞。芾鸟来村舍,远念寒士单。空谷音为玉,长啸起龙蟠。溪川可游览,不惮蹑层峦。俯视澄潭碧,径接仙园潘。寻幽遍古洞,逸兴殊未澜。指点东墅景,应作如是观。剧饮竹林里,星聚整儒冠。高谈惊四座,放怀天地宽。” http://www.chenzhou.com.cn/


郴州网:http://www.chenzhou.com.cn

远观谭家垅穿坦


郴州网:http://www.chenzhou.com.cn

问仙洞因为修建水电站,早已经淹没于碧波之中,但在仙母山后,谭家垅一座连绵五里的龙形山峰,依然匍匐于仙母山下,龙头狮子岭上,有一处穿坦形似龙眼,称谭家垅穿坦;龙腰中一个小山坳新塘垅中有一处天然坦洞(现称庙坦),坐北朝南,上覆如盖,下空成坦,庙坦宽约100米、深约20米、高约40米。坦下建有曹李二王庙,庙后有记事石碑:“湖南直隶郴州永兴县长庆乡东关外,在地名新塘垅……各人家捐□重造庙,□星高大,砌石却码砌盖,石灰粉□雕真佛,像身高大,拾尊佛像:曹李二王夫人,牛朝大王夫人,雷翁雷母,判官小鬼,香檀行神人臣, 大富大贵,百事大政,人口平安。咸丰庚申年(1860)冬月。”据说曹是指曹代飞,李是李靖。另有嘉靖年冬月、康熙年冬月等数方碑刻和四匹白马的动物图像。石刻四周线刻成碑状,还刻有碑座,碑座刻线条装饰,以示虔诚。 http://www.chenzhou.com.cn/


曹李二王庙 郴州网 - 郴州人自己的网站


更为难得的是,庙右还留有一个古代唱戏的舞台。舞台高约1.5米、宽10多米、进深约20米,台基用红砂岩条石砌成,台面填土,现已废弃不用。仔细察看靠戏台的石壁,上有白泥粉和墨写的文字:“经绣班”“福在一坊”“道光陆年”等。“经绣班” 应该是在这里演过戏的戏班名称,“道光陆年”表明道光年间这里就演过大戏。


寺庙里的明、清碑刻及古戏台,加上与之有关的题字,说明新塘垅庙坦历史悠久,是永兴不可多得的古代寺庙。 http://www.chenzhou.com.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