朱德在桂东东水的故事

来源: 作者:陈俊文 发布于:2018/6/28


六年前,我来到桂东县普乐镇东水村收集红色文化,当地村民曾给我讲述了朱德军长在他们村庄的故事。


http://www.chenzhou.com.cn/

“八月失败”之后,朱德、陈毅拉起工农革命军的队伍从郴州转移,途径资兴,于1928年8月初进入四面环峰的桂东,一部分驻扎在沙田圩,第三营沿着山道向东水进发。


http://www.chenzhou.com.cn/

http://www.chenzhou.com.cn/

工农革命军第三营驻地——牌坊下古屋


东水因河得名。那时,东水称乡,属于二都(今沙田镇)管辖。工农革命军到达东水之后,一边进行整休,一边就地开展革命工作,宣传工农革命军是穷人的队伍,号召广大群众成立苏维埃政府,起来打土豪,分田地。


(一)群众利益无小事


一天,朱军长与警卫员小邹从工农革命军第三营驻地——牌坊下古屋出发去做革命工作,路过邱家坊。邱家坊与工农革命军第三营驻地隔河相望,是东水乡一个自然村庄。邱家坊村庄稀稀散散地居住着几十户人家,多数人家住茅屋,三五户人家住青砖黛瓦的房子。


郴州网

桂东农村,若是哪里出了点稀奇事,迅即就会成为“新闻”,吸引周围的人前来围观。朱军长和警卫员小邹那天正好巧遇了——


平日静寂的邱家坊村,土坪里聚拢了好些人。地上躺着两头死去的肥猪,一位叫刘德生的老汉一边数落着:“就是那××养的郭俊才,杀死了我家的肥猪。”一边央求在场的村民给他主持公道。说完之后,刘老汉呜呜哭泣起来。围观的村民你一言我一语地议论着。 郴州网


肥猪怎么会被郭俊才杀死?郭俊才又是一个什么样的人呢? http://www.chenzhou.com.cn/


事情的原委是这样的——


http://www.chenzhou.com.cn/

郭俊才是东水乡村民,工农革命军到来后,年轻的郭俊才成了工农革命军打土豪的暴动队队长。工农革命军来之前,郭俊才与同村刘德生老汉曾因一点小事产生过矛盾。郭俊才当上暴动队队长后,自认为可以出口气了——他瞒着东水乡苏维埃政府,带了几个暴动队队员,闯进了刘德生老汉的家中,逼他交钱,支持革命。


刘老汉个性犟,他暗想,要交钱不见得要交给你郭俊才呀。于是,刘老汉死活不肯出钱。郭俊才认为刘老汉不出钱就是不支持工农革命军,就带人冲进牛栏里,把肥猪赶了出来。刘老汉也毫不示弱,双方争吵了起来,暴动队队员气愤之下,挥起屠刀把肥猪宰了。之后,扬长而去。


了解情况后,朱军长心想:群众利益无小事,群众情绪应该理顺。于是,他一边安抚刘老汉,一边安排警卫员小邹通知郭俊才等暴动队员来工农革命军驻地。


第二天一大早,郭俊才等人来了。朱军长一边给他们筛水泡茶,一边与他们聊天拉家常,且提到了刘老汉家两头肥猪的事情。


http://www.chenzhou.com.cn/


http://www.chenzhou.com.cn/

工农革命军书写在东水的标语


朱军长说:搞革命工作不能马虎。土豪是有钱有势的人或恶霸或首领。劣绅是搜刮村庄,无恶不作的人。刘德生是邱家坊一个相对富裕的农家,他既不是土豪,也不是劣绅。


工农革命军闹革命搞工作得依靠广大人民群众。打击谁?团结谁?依靠谁?心中要有数。共产党闹革命是为老百姓过好日子的,筹集钱财是要打击土豪劣绅,如果把刘德生老汉也列入土豪劣绅,那么,就扩大了打击的范围和打击的对象,增加了工农革命军发动群众起来闹革命的难度和压力。


工农革命军红四军军部住址


朱军长一席话,暴动队队长郭俊才和队员们为自己的鲁莽行为而感到惭愧,并答应按照朱军长的意见向刘老汉赔偿和道歉。


郴州网:http://www.chenzhou.com.cn

当天下午,朱军长带领郭俊才等暴动队员,冒着炎热天气来到邱家坊,由郭俊才等人向刘德生老汉致歉,并把打土豪得来的两头膘肥体健的猪赔偿给了刘老汉。


郴州网:http://www.chenzhou.com.cn

做梦也没有想到的刘老汉既感激又自责:“谢谢朱军长,谢谢!其实,我也该为工农革命军分忧,我也有不对的地方。” 郴州网 - 郴州人自己的网站


在场群众说:“工农革命军与过去来往的兵就是不一样。”


因朱军长的教诲,郭俊才办事时脑筋多了一根弦,多了些策略。不久,他加入了中国共产党,赢得了群众的信任,被选举为东水乡苏维埃政府乡长,他组织农民起来轰轰烈烈开展革命工作,革命力量迅速发展壮大。不幸的是1929年10月的一天,27岁的郭俊才在普乐下庄村被敌人杀害,为革命事业献出了宝贵的生命,成了革命烈士。 郴州网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二)雨夜送粮 郴州网


http://www.chenzhou.com.cn/

故事发生地点:桂东县普乐东水。时间:1928年8月的一天。


夕阳西下时,朱军长和他的警卫员小邹沿着一条逶迤的小溪,穿过一片田野,来到了东水老屋。这时,田野中的禾苗在拔节抽穗。朱军长是专门来调查了解农村、农民情况的。


听说朱军长来了,毗邻东水老屋的几位老人走了进来,与朱军长攀谈:村庄山多田少,粮食产量不高,亩产三五百斤。兵荒马乱的年代,挨户团又经常来骚扰,村民早就断炊了。家家户户的壮劳力不得不上山挖野菜、挖蕨根来填充饥肠辘辘的肚子。村庄上看家的大多是一些老人和小孩。在向朱军长陈述这一切的时候,老人们还特意提到了村庄有一位刘大娘,说她贫病交加。


夜色就要降临了,天空忽然下起了淅淅沥沥的雨水。 郴州网 - 郴州人自己的网站


“走吧!小邹。”朱德说着,便走进东水老屋,从打土豪获得的粮食中拿了一袋,往肩上一托,就往门外走。小邹说:“朱军长,去哪?”“看刘大娘去”。


小邹赶忙从朱军长肩膀上抢过那一袋粮食,背了在自己的肩上。俩人在雨夜中,踏着山区的泥泞小路前行。 郴州网 - 郴州人自己的网站


“咚咚!咚咚!”一阵敲门声响起。“谁——呀?”一幢低矮、盖黄茅的土屋,门缝里缓缓挤出一位老妇人嘶哑的声音。 郴州网:http://www.chenzhou.com.cn


http://www.chenzhou.com.cn/

“大娘,我们是工农革命军,朱军长来看您啦!”


郴州网

听说工农革命军来了,朱军长来了。屋内的大娘赶忙划燃了一根洋火,点亮了屋内的松枝。


大娘叫刘葵婆,东水本地人,68岁,丈夫早就过世了,两个小孩先后夭折。为生存,她只得靠给有钱人干活养活自己。后来,年老体弱、做事不利落了,就她被财主赶了出来,回到家中又不幸生病。


“吱呀”一声,门开了。朱军长和警卫员小邹走进了大娘的家。朱军长与面黄肌瘦的大娘攀谈起来,说工农革命军是穷人的军队,并向老人嘘寒问暖。而小邹放下粮食后,知道大娘没有吃饭时(其实刘大娘家也没有米下锅了)便生起了炉火。


片刻,饭煮好了,小邹把煮好的饭端给了刘大娘。吃着热气腾腾的饭,刘大娘眼眶里涌出了泪花。 http://www.chenzhou.com.cn/


当朱军长和警卫员小邹离开刘大娘时,刘大娘紧紧拉着朱军长的一双大手,不愿松开:“好人,世上的好人。”


http://www.chenzhou.com.cn/

郴州网:http://www.chenzhou.com.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