米豆腐

来源:郴州日报 作者:黄孝纪 发布于:2018/6/29

一碗米豆腐,在我的童年里,是长久巴望的美味。


旧时故乡的习俗,米豆腐是用于春节期间待客的,一年中只有这会儿家家户户才做米豆腐。通常而言,米豆腐是在除夕前就得做好,因为到了正月初二,就有客人来拜年了。那时生活简朴,寻常人家要办一桌像样的佳肴待客,耗时较长,为免客人挨饿,就先煮米豆腐让大家填填肚子。早上吃米豆腐,叫做打早伙,临近中午吃,叫打中伙。 郴州网:http://www.chenzhou.com.cn


做米豆腐用的是粘米,量上两三升,用清水浸泡,要泡好几个小时,泡得米粒膨胀翻开,手指一拧便成粉末方好。有的人家为了让米豆腐的色泽看起来更好,在浸泡米粒时,会剥一两个黄栀子球放进去,这样泡米水就染成淡黄色。而后,一并端到手磨上,推成浓稠的米浆。 郴州网:http://www.chenzhou.com.cn


接下来便是在灶火上熬煮米浆,掌锅的多是一家主妇,手中的一只长柄菜勺需要一直不停地在锅里搅动,以免米浆沉淀糊了锅底。米浆沸腾,越熬越稠,香气清冽,状若浆糊。这时,将事先用小杯浸泡的生石灰块,滗出石灰水来,洒入锅中搅匀。米浆已然黏稠,用一根筷子不时插入扯出,若能扯成丝,就算熬煮好了。端了大锅,将滚烫的米糊倒入清洗干净的簸箕,任其自然流淌开来。冷却后,将这圆圆厚厚的一大块,用菜刀横竖划切,如方砖般大小,这就是米豆腐。也有的人家,让浆糊直接在锅里慢慢冷却凝固,这样的话,下面可能焦糊,且刀划出来后,不及簸箕里的米豆腐看起来匀称漂亮。


郴州网 - 郴州人自己的网站

春节期间来了客人,就用米豆腐打早伙、打中伙。先准备汤料,或瘦肉丝、油豆腐丝,或油炸肉切碎,或油炸鱼切碎,或临时从水缸里捞一两条养着的活鲫鱼、活鲤鱼杀了切块,放上红红的辣椒粉,油盐姜葱,黄豆土酱油,看着就有了食欲。而后另用大水锅烧水,拿出几大团米豆腐细刀解碎,方方正正,淡黄光亮,哗啦哗啦倒入锅中煮软煮热。每一只大碗,捞大半碗热热的米豆腐,盖一勺子内容丰富又香辣爽口的汤料,一人一碗,大快朵颐。个个吃得红光满面,热汗直冒。 郴州网 - 郴州人自己的网站


只是很可惜,这样的美味,我们一年中通常只能在春节里吃到。平素的日子若想吃,只能到十里山路之外的圩场。于是,我就特别渴望我的母亲和我的姐姐能带我去赶圩,吃上一碗米豆腐。 http://www.chenzhou.com.cn/


郴州网:http://www.chenzhou.com.cn

有一回二姐终于答应我了,前提是要我与她一同抬了杉树上圩场先卖掉。那时候,村里稍有力气的人,在农闲时背树卖成了风气,花两三元本钱,先走几十里路到林区买一两棵杉树背回家,到赶圩的日子,再背到圩场卖掉,以此赚几角一块的苦力钱。


http://www.chenzhou.com.cn/

记得那是一个寒冬的日子,我和二姐抬着她买来的杉树,一路磕磕碰碰来到圩场的树行,把树斜搭在墙上巴望买主。卖米豆腐的摊位就在附近,简易的长凳和木桌,红红的汤料,热气腾腾的米豆腐,令人垂涎。好不容易等到下午,已是饥肠辘辘,我们的杉树终于卖掉了,二姐不负承诺,带我去吃了一碗香喷喷的米豆腐。那滋味,至今难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