险峻奇绝 悠悠古韵——记永兴罗汉坦村的寨和坦

来源:郴州市艺术研究所 作者:谭孝红 发布于:2018/7/8

郴州网:http://www.chenzhou.com.cn


说到寨,很容易令人联想到古时候一些绿林好汉占山为王的情景,确实,在永兴县柏林镇的罗汉坦村,我们有幸发现了几座古寨遗迹,从中可体味到当年山寨王的神奇,煞是壮观。


郴州网

河里寨寨门


那天,在一些文史爱好者和当地乡亲的带领下,我们首先来到了罗汉坦村附近的河里寨。爬到半山腰时,山脊变得狭窄了许多,加上湿滑的石板,自是含首谨慎而上,待抬头,猛见前方突兀一寨门,初以为是石砖垒砌而成,细瞧,方知石砖底下更是一巨石横亘,中空之门竟是穿凿而成,还往上延伸着步步石阶,可以看出当年是费了好一番功夫的。穿过时,还发现洞口两侧清晰的小沟槽,乃是当年闸门之用,防备森严。寨门两旁都是峭壁,不可攀沿。守住寨门,几乎无敌可近。如若强攻,寨门一关,外敌也只能望门兴叹了。 http://www.chenzhou.com.cn/


http://www.chenzhou.com.cn/

快到山顶时,有人说发现了大堆的石板。凑近一看,果然堆着几个立方的青石条,很明显是墙基之用,甚至还看到了模糊的地基墙角。这荒山野岭怎么会有这些东西?有人居住过吗?知情者说,四周走走,有更惊奇的呢。


郴州网:http://www.chenzhou.com.cn


郴州网:http://www.chenzhou.com.cn

河里寨城墙 郴州网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山顶并非尖峰,而是接近高原般的平缓。突然,有人在山顶边缘大喊:“城墙,这有城墙!”我很吃惊,这荒山上怎么会有城墙呢?冲开茅草荆棘,探头望去,没错!那里整整齐齐,一米多高的城墙,延绵数米!砌墙的石头是红褐色的,很明显是在附近的丹霞地貌就地取材。城墙上不时地透出几眼小孔,想必人躲在城墙下,可凭此外观敌情,或者搭上枪支炮筒攻击敌人。


郴州网 - 郴州人自己的网站

在山顶的另一个方向,发现更长更完整的城墙,青石板花岗岩,真令人想到长城的某一段了。


整个山,没有城墙的地方,就是悬崖峭壁,所以,人在山头,人在寨中,就是一片自由王国,就是唯我独尊的小世界。山上还有数个在大块石板上深凿的水池,料想山顶地势高,缺泉水,只好积雨备用了。


http://www.chenzhou.com.cn/

返回时,我们在上山时不曾留意的一块宽阔石板上,发现一个个马蹄状的深窝,四周分布,很是好奇。专家解释说“窝”是当年有人搭棚子的基脚,说不定这也是一个哨所,仔细一看,这小窝成四方形分布,正是一个小屋子的四根柱子所在呢。


望着这是荒山野岭,很难想象这里曾经有人居住过,有人护守,有人带着一帮人马占山为王。这些远去的先人,为何要避居与此?避难?战争?土匪?在时光的隧道中,我们只能去猜想。好在《光绪永兴县志》或多或少地为我们解开了一些疑团,其间记载:“河里寨:在仙人庵垅口,亦极险峻。明末,居民避乱于寨嘴,凿石門丈余。咸丰五年增砌石城,添建庐舍,率团勇守其上,以为声援,贼莫敢近。”明朝末年避乱,是指李自成起义造成?在郴州,至今仍流传着李闯王的传说。咸丰五年正是太平军活动时期,这里是清朝官方所指的贼,正是指太平军。


前述县志记载的仙人庵,就是金鹅寨,相距河里寨并不远。相传耒阳、安仁、永兴三县交界处老百姓种的稻谷常被无名的神鸟侵害,于是人们顺着它们飞行的方向寻找它们的踪迹,就在金鹅寨的山顶发现了它们栖息之处,于是群起集资建庙供奉神鸟,尊此鸟为天鹅仙,祈求风调雨顺。有了庙,后来便有了道士长期驻守,于是这庙也称仙人庵,这山也被称为仙人庵土堡了。当地村民也说这山本身看来很像一只天鹅,有头有尾,尾部还有两团光溜溜的大石头,正是天鹅蛋。 http://www.chenzhou.com.cn/


郴州网 - 郴州人自己的网站

金鹅寨寨门 郴州网 - 郴州人自己的网站


山寨的入口同样是雄伟的寨门,全是丹霞地貌赤红色石砖砌成,拱门约一米宽,两米多高,料想当年放哨的守卫,可以大胆地俯视来往的各号人马。穿过拱门,再往山上迂回几里才能到达比较平坦的山顶,山的另一侧是宽广而垂下的石壁。在石壁上沿,我们小心翼翼地蜿蜒数百米后,茅草葳蕤,簇拥着傲然屹立的城墙,更令人惊奇的是,城墙门口,居然还有防御性的护城河,不能直接通过。同行的人介绍说,周边还有多处城墙,有的地方居然长达数百米。除此外,其他地方就是悬崖绝壁了,外人难以进寨。当初,选择此地做一寨之主,具备多么得天独厚的地势。


如今,望着莽莽苍山,显得多么荒芜,可是这的城墙,却镌刻下了人们深深的足迹,似乎还回响着过去时光的喧嚣,据《光绪永兴县志》记载:“仙人庵土堡,在县北七十里,四面石壁峭立,崖腰有巨窅,极险峻,非连梯不可至,可藏物。堡可容数万人,咸丰元年,训导马用揖闻粤匪猖獗,倡众捐修,砌石城五,设门三,内复筑堡建庐,外修黄竹、河里两寨相犄角。后匪窜境,获全无算。邑令王莘原嘉之绘图详部,委耒县会邑令勘确,议敘多人。”原来当年也是用来抗击太平军的,自然与上面提过的河里寨是同一战线。当太平军来犯时,官兵避于这些山寨,得以保全,县令对此嘉奖,还要求绘出山寨图纸,委托耒阳县方面亲自勘察确准,为此,多人受到嘉奖。 郴州网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郴州网:http://www.chenzhou.com.cn


什么是“坦”?按我个人理解,郴州人是把藏在丹霞地貌里的洞穴称为“坦”,可是,在百度、辞海中,就是找不到郴州人对“坦”的理解之意,这也许就赋予了郴州“坦”的独特魅力。我曾在飞天山一带考察查过多个坦,然而这次在永兴县柏林镇罗汉坦村看见的坦,却是异常险峻,充满了历史文化底蕴,让人追思怀古。


岩鹰坦、老鸹坦距罗汉坦村仅数里路,而且恰对峙于山谷两边。



郴州网

用木梯攀爬岩鹰坦的第一道门 郴州网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http://www.chenzhou.com.cn/

前往岩鹰坦的第二道门


攀爬岩鹰坦的路已经完全没了痕迹,是当地热情的乡亲用柴刀砍出了一条毛路,还抬了一架木梯子。我是有疑问的,上山怎么还要梯子呢?爬到半山腰的时候,脚步突然无法前行了,代之而起的是一块巨大的石壁挂在眼前,上方兀立着一石拱门。此时,我才感受到了木梯的用处了。随行的旅行救援队把我们一个个身捆粗大的绳索,一个个顺着梯子牵引到拱门口,才算度过了第一道难关。不过,才平行一小段茅草路,又遇前方一石头垒砌的拱门,下方还有如同护城河般的沟壕,架桥才得以通过。我不禁感叹,这地方也真是难来一趟啊,前面爬梯子已经够险的了,这里又设置了第二道门。不过,严防之下,必有惊奇。果然,没走几步,眼前豁然开朗,在这丹霞地貌的石山上,内凹成一个巨大的岩洞!这也就是我们所的“坦”了,可遮风挡雨,如温室,真是一天然住所。里面残留着土灶台、石火盆等生活用具,还有隔墙、卧室平地等一些基本设施。坦内石壁上深刻着一些文字,虽歪歪扭扭,却也依稀可辨,其中有“天历二年己巳九月”字迹。天历二年是公元1329年,至今近700年了,如果真是这样,那坦内文字记载的历史也够久远了,更何况,没有文字记载的历史可能更长呢。望着人居过的简陋痕迹,我不禁在想,尽管此处可以住人,但毕竟坦内空间逼仄,而且用水、外出等诸多不便,那为什么还是有人来此长住呢?而且在来路上还关卡重重,是兵荒马乱时的躲避?还是土匪坐山为王?还是穷苦百姓无所居才择此地?时光沧桑,难以想象。


岩鹰坦里面的灶台 http://www.chenzhou.com.cn/

岩鹰坦里面的石凿火盆


站这岩鹰坦,遥望对面,红色绝壁上,有一如唇微启处,便是老鸹坦。


http://www.chenzhou.com.cn/

攀爬老鸹坦


郴州网

同样是在旅行救援队的牵引下,沿着木梯,大家屏住呼吸,攀着近乎九十度的陡壁才爬上了老鸹坦。探身进入,洞内顿刻开阔起来,有阶梯层次,如同分布着客厅、卧室。这坦同样是有人生活过的,在一个角落处,隐藏着一个小小的厕所,还从绝壁上凿就一条艰难的小水沟。里面的石头上多处刻有字迹,“民国戊辰年”,字迹工整,有一处说同治十年间“马乱兵荒,数十年衣食寄此,俱兼全共夸,斯地皆佳境,胜过蓬莱弱水”,署名是李明福,这名字在当地李氏家谱中可以查到。从残留的文字来看,这是一个文化人所记,从内容看应该是记载太平天国时期,兵荒马乱,人们避难于此,并对此地大加赞颂,说胜过蓬莱仙境。《光绪永兴县志》中也有对坦的记载:“崖腰有巨窅,极险峻,非连梯不可至,可藏物。”


郴州网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老鸹坦内室 郴州网:http://www.chenzhou.com.cn


我在思考,住在这些坦内,真的很舒坦吗?如此险峻,生活起居,出门入内,多不方便啊;那他们最大的安慰是什么呢?安全!在此地,无人知晓,无人来扰!所以说这蓬莱仙境,其实悲中有痛!


罗汉坦村周边还有其他寨和坦,我们暂时没去了,不过单就游览过的几处寨坦,我已如同翻过了一本斑驳的古书,感受着厚重的历史,可以想象到我们祖辈们生存与生活的艰辛,也可以想象到历史风云中的刀枪铁马,血染疆场。这里的故事,足够您去编织和遐想了。


郴州网:http://www.chenzhou.com.cn

谭孝红(郴州市北湖路兴隆街14号艺术研究所,编剧,公开发表过戏剧作品、散文随笔及文化研究论文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