瀑水生花——永兴古景拾遗之十七

来源:郴州日报 作者:胡年兵 文/图 发布于:2018/7/10

瀑水生花江景 http://www.chenzhou.com.cn/


瀑水生花,还得从一个传说已久的故事讲起。 郴州网 - 郴州人自己的网站


不知哪朝哪代,永兴城里的邓相公、资兴蓼市的袁相公进京赶考,同榜中了进士,在京同朝为官。两位老乡闲时你来我往,吟诗作赋,应答唱和,遂成莫逆之交。一日闲谈儿女婚事,邓家小女待字闺中,袁府公子尚未婚配,郎才女貌,门当户对,两人大喜,结成了儿女亲家。


郴州网 - 郴州人自己的网站

永兴城去资兴蓼市,有便江水路,溯江而上,从程江口转入程江,逆水行舟,滩险潭深,路途曲折,很不安全。陆路有两条,一是经城东观下过大注江,到资兴的关王庙后,转往蓼市;二是同样经观下,沿便江而上3公里,过了潘家园,翻过江边一座高耸的无名丹崖山岗,由刘铺到资兴桃花庙直达蓼市。袁公子奉父母之命先天到永兴城里邓府迎亲,走的便是潘家园过桃花庙这条道。没想到第二天大雪纷飞,天地之间瞬间变成了粉妆玉砌的世界。迎亲队伍在良辰吉时出发,一路热热闹闹就过了潘家园,翻越那座无名山岗时,只能沿着悬崖绝壁上的羊肠小径前行,抬头峭壁耸立,低头百丈深潭,大家小心翼翼地攀岩牵藤,登上了山顶,刚想喘口气看看千里冰封的景色时,不料一个轿夫脚下一滑,花轿从山顶峭壁跌翻至崖下深潭,散落成了许多块长短木板,在漩涡中旋转,新娘任由人们寻找呼喊,早已无影无踪了。这个无名坳,从此有了名,叫“新娘坳”。


袁公子遇此变故,悲从心来,发誓修一条大路,哪怕倾家荡产!从资兴蓼市到永兴,20公里山路,多是丹崖,要开山凿岩,过水架桥,有些地段丹崖从水中兀立,立足之地都没有,修这样一条险道,谈何容易。公子一个侄儿,先天聋哑,见堂叔决心修路,就用手式告诉堂叔,他愿意攀崖凿岩,而且不要别人帮助。袁公子被侄儿纠缠不过,只好点头答应他的要求。没想到哑巴凿岩时奇迹出现了,丹崖应声而开,岩石满天飞舞,哑巴不小心跌下崖底也平安无事。有人说是新娘阴魂显灵,也有人说是袁公子对爱情的忠诚感天动地所致。经过三个寒暑,路修到了新娘跌落的新娘坳,随着哑巴手起锤落,块块丹石飞溅江中,水花次第盛开,雪白的浪花映衬着暗红的碎岩,犹如一江盛开的清莲花海,来往行人都说这是新娘的生命之花。从此以后,在江清水碧的时候,像瀑水一样奔流而下的江面上就会生出水花,“瀑水生花”由此成为永兴十景之一。两县乡亲感念哑巴之恩,在山上为哑巴立庙,以褒扬他凿岩修路的功绩。


瀑水生花是永兴一处古老的风景。据明《万历郴州志》记载:“白豹水,源出白豹山。合油塘水,出森口,入郴水。为永兴八景之一,曰‘豹水生花’。”“白豹山,在金陵乡。旧尝出白豹,故名。”“豹水生花”据此记载,应在永兴西部的白豹山,早已无处可查了。但清康熙二年(1663),李允禧三编《永兴县志》时,“豹水生花”已经写作“瀑水生花”了,而且地点到了县东十里。清乾隆二十七年(1762),沈维基六编《永兴县志》时,“瀑水生花”为永兴十景之一,“在县东十里,州志误为白豹水,则去县八十里,非近城景矣。”县志中的永兴疆域图,标注“瀑水生花”在注江口以下、苏仙观以上的便江河面中,新娘坳正位于注江口、苏仙观之间,民间传说“瀑水生花”因开凿新娘坳盘山石径而得名,表达了人们对英雄人物的感激之情,对美好生活的无限向往。


历朝先贤描写《瀑水生花》的诗词不少,明代曾绍芳的“一水回澜处,飞花映晓云。月落琼枝碎,风翻银浪纷。鹤羽晴犹湿,鱼游贯复分。还将击石响,弦上写清芬”与清代刘起蜇的“泛艇乘秋兴,来探瀑水纹。无风独冉冉,欲雨更纷纷。来影随波见,回澜积翠分。未能持赠客,停棹对斜曛”相比,击石响弦,飞花映云,更能激起人们对凿岩生花的回味。


其实,便江百里河道中,有名的险滩近30处,从永兴与耒阳交界的柳洲滩开始,经八尺洪、南门滩、青浦滩、侍郎滩,到程江口的上浪卜,每一处都是滩险水急,滩上乱石磋砑,雪浪喧豗,锦鲤飞跃,鸥鹭翔集,处处瀑水生花,处处风光无限。如今的便江,因为修建水电站,已是平湖碧潭,波涵万象。新娘坳附近,左岸山水银都山庄依山傍水,清静优雅;右岸情人谷曲径通幽,如画如诗;坳下宽阔清碧的江面上,“淹坐不知归棹晚,数声渔唱起江湾。”


王公庙


郴州网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新娘坳上感念哑巴所立的庙宇已经不复存在,但坳下石坦中纪念王纪耀老人的王公庙,近年来却得到了修缮。据传王纪耀是耒阳人,生前常从此经过到广东挑盐,一生节俭勤劳。老人晚年有感民众上下新娘坳的艰辛,自备铁钎铁锤,花费一生积蓄,身体力行,凿宽加固了上下新娘坳的石板路,从此民众来往更加便捷。后人为不忘他的恩德,在新娘坳下的石坦间,修建了一座小庙奉香祭祀,这也是永兴民众为一个普通百姓修建的庙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