幽幽古韵话双泉

来源:郴州日报 作者:段邦琼 发布于:2018/8/21

双泉村位于安仁县城的东北部龙市乡境内,距县城约15公里,与攸县的绿田相临。


一个烈日当空的夏日,我和相关单位的几个同志组成了一个调查组,再次来到双泉村。车一进双泉,我便被眼前的景象迷住了:四周高山绵延,将双泉几乎围了个严实,恍如世外,到处是葱绿的庄稼和旺盛的草木,一条小河从中间静静流过;村东头挺立着一棵高大的重阳树,据说对于双泉村的历史它是最有“发言权”的,因为当地几个朝代的族谱里都有关于此树的记载。在那些发黄霉变的族谱中,曾经的人物都早已化为历史的过往,只有它还在春风秋雨中见证着变迁。至于树的年龄,已无从考证,只晓得它的主干是六个成年人也环抱不住的。树旁有一口方井,清澈的泉水不停地从底部冒出,几个村妇挥着棒槌在“咚咚”捶打着衣物,那声音传出很远又回转过来,和着树上的鸟鸣,给这炎热的夏天唤来丝丝凉意。据说这口井已有上百年的历史,而且经年长流,从不干涸。更为奇怪的是,它涌出来的水一直高于周围地面近一米,任何人任何时候都无需弯腰取水。有人把这一现象报告了有关专家,几拨专家看了之后,也得不出任何立得住脚的结论。 http://www.chenzhou.com.cn/


古树的不远处便是我们此次考察的主要对象——“文献世家”。这是一座建成于清代中晚期的古民居,各种用房共有数百间,据说其最初的主人是朝廷的一个二品大员,家中世代书香,其中还有中过解元的。房子采用典型的江南古民居建筑风格,每一座大门的门墙都非常厚实,一律采用当地自产的红石作为建材。进大门时需跨过一道高高的门槛,进去后迎面而来的又是一道严实的屏风,虽然屏风已不复存在,但长而坚实的底座仍在。正厅的两旁还残留着几把落满灰尘的太师椅,虽然已经破败不堪,但丝毫不影响其曾经被高官大员坐过的架势和威严。房子虽然多,但没有一间黑屋,每个相对独立的套房都会在厅里布置两个天井,一则用来采光,二则为了接住每一滴落下的雨水,以求肥水不流外人田。面天井的窗户一律采用雕刻蝙蝠的花窗,可见“蝠到福到”的说法深入人心。过道的上面大都用木板围成半人高的木墙,这就是南方女子的绣楼,立足天井,似乎依然可见当年深锁绣楼的风情。厅堂的立柱不像其他地方那样采用原木,而是一律用青砖砌成,外看圆圆的,毫不影响观瞻和手感,而内则留有方孔,恰如铜钱,传统的“外圆内方”的处世原则体现于此。房子虽为一个整体,但各个套房间还是留有余地的,转遍几百间房子也无需跨出大门一步。整座大屋历几百年风雨,已破落不堪,有不少的厢房都已倒塌。这座占地宽阔的老屋已经处于风雨飘摇之中,相对于其四周的现代建筑,几乎已经很难让人在外观上找到一点关于它的不凡,你只有走了进去,才会发现“金木水火土”五行原理的运用,在这座古建筑上是那么的无可挑剔,阴阳互补,冬暖夏凉自不必说,单是其在无人保管的情况下能如那老树般苦撑上百年,就足以让人叹服了! 郴州网:http://www.chenzhou.com.cn


从“文献世家”出来往西,是业已半垮塌的“谭行之公祠堂”,祠堂的前坪长满了杂草,前面是一条小河,河上有一座高高耸起的石桥,与周围的环境很不协调,桥的两端几乎已无路可走。有人告诉我,这桥的历史不亚于那座老屋,原来这也是一处文物——湘粤古道上的古桥。


郴州网 - 郴州人自己的网站

横过桥去,便是有史记载的“谭氏书院”,相传中国近代改革的先行者谭嗣同就曾在这里课读诗书。遗憾的是书院如今也只残留一个随时都有垮塌危险的门楼。一个老先生搬来了族谱,只有在那里才可以隐约窥探得到那些久远的故事。与“谭氏书院”遥相对应的便是更富盛名的“玉峰书院”,史载宋代名相周必太曾执教于此,“玉峰琴韵”曾是安仁八景之一,更是激励千百年来安仁学子刻苦攻读的一道屏风。可惜40年前的那场革命让流传了千年的琴声弦断音绝,存留了千年的书院玉陨香消! 郴州网 - 郴州人自己的网站


郴州网 - 郴州人自己的网站

走出那所让我们天旋地转的房子,虽然外面是朗朗乾坤,可心似乎还被困在其中。历史看似已经走远,但我们的根又如何能够割断?这一滩滩倒塌的泥土下面埋葬的难道仅仅是我们的先人?是不是还有更多值得我们继承、思考和改进的文明?

郴州网:http://www.chenzhou.com.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