贡品禾花鱼传说

来源:北湖区仰天湖瑶族乡 作者:恒 辉 发布于:2018/6/12

远古炎帝神农在南岭一带发现稻种,制耒耜,教耕种,尝百草,开创了华夏农耕文明的新纪元。

传说某天,神农带着老母,与随从一道,重返骑田岭腹地,其母见仰天湖黄茅一带山清水秀,族人都严格遵从神农之法种稻采猎,其乐融融,遂决定在此落脚。于是,筑庐而居,耕作采药,完善耕作技术,为族人传医授药,并从山涧溪水中捉来野鱼驯养在稻田。待到金秋,稻熟鱼肥时节,族人们便用稻草扎起长长的草龙、吹着牛角号、敲击着竹筒和兽皮鼓、唱着歌跳着舞,欢天喜地地转遍稻田,然后将收获的第一桶稻谷和捕到的头鱼敬献给神农。

寒来暑往,几度春秋,神农老母无疾而终,神农把母亲安葬在不远处的白石岭后。《万历郴州志》记载:“白石岭,在州西南三十里,峰峦秀爽,支派盘叠,世传为州治发龙之祖山。”民间流传:神农曾长期在白石岭一带驻足,并在此筑有神农殿,为其母守墓。神农殿由做工精细的大理麻石堆砌而成,殿前“神农殿”三个大字,两旁有石刻对联:先帝圣功扶宇宙 白石仙岩镇山河。守孝后,神农要离开黄茅了,临行前,黄茅的族人们有的提着精心熏制的鱼干,有的挑着珍藏的稻米,依依不舍前来辞行。神农见状,十分感动,便跟大家说,我已将种稻和养鱼技术尽数传授予尔等,可保衣食无忧。我等还将前往他方教耕,未知尔等还有何顾虑?族长回禀道,教耕之恩,永世不忘!今无他,但请为此鱼赐名。神农思索片刻,便拿起一根树枝在地上画了起来,画完后,一言不发,就与随从辞别而去。

http://www.chenzhou.com.cn/

目送神农一行渐行渐远,族人便围拢上前,只见一幅似鱼非鱼的图画呈现在眼前,大家都猜不透其中的玄机,认为是神农留给他们的图腾。族长赶紧拿来兽皮,照着图形描摹了上去。此后黄茅一带的族人把此图作为图腾代代相传,在祭祀和转田的时候就高喊着“嗬——鱼,嗬——鱼”的号子,表达着对神农的崇敬。从此,这一带形成了鱼稻共生和转田的习俗。

又不知过了多少年,到了秦朝,秦始皇派任嚣为主将、赵佗为副将,兵分五路南平百越。赵佗亲率一路主力沿骡马古道进攻岭南,驻军于郴筹集粮草。可士兵染上了瘴气,虽经治疗仍身体虚弱,军心不振。当地官员便带着赵佗的下属前往黄茅一带深山征集粮草和秘方。黄茅的族长带领族人们把田里的鱼、米和山上的野阳荷送到军营,一同熬成鱼粥,给身体虚弱的官兵们吃下,经过几天调养,很快就康复了。赵佗见状,召见族长,问此乃什么神鱼,如此滋补?族长便拿出随身画有图腾的兽皮,赵佗细细观察,只见此图鱼在禾下、禾鱼共生、鱼吃禾花——不禁脱口而出道:这不就是“禾花鱼”么!族长大喜过望,无数代人心中的迷团终于解开。族长千恩万谢,拜辞而去。赵佗整顿大军后,便率大军南下,平定了南越。

后来,赵佗在南越立国称南越武帝,仍念念不忘黄茅鲜美的禾花鱼和香糯的稻米,便将其作为南越国的贡品。再后来赵佗臣服汉朝,便把黄茅的禾花鱼和米推荐给大汉皇帝作为贡品。因此禾花鱼曾一度成为贡品,其禾花鱼干也沿湘粤古道通山出海,成为东南亚及海外游子餐桌上的乡愁美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