阳光喜气长乐村

来源:郴州日报 作者:郭辛顺 发布于:2018/9/4

从永安公路(省道212线)柏林镇千里坪路段左拐,一座典雅大气、嵌着“长乐村”三个大字的牌楼映入眼帘,提示着我们已进入长乐村域内。爬过一个长坡驻足眺望,原来这里别有洞天。


http://www.chenzhou.com.cn/

“长乐村”,如此阳光喜气的名字是怎么来的呢?据记载,唐朝名将郭子仪十九世孙和四郎,因军功被封骁骑将军,尊乐公,后卸甲归田。明洪武年间,他择了吉日,由茶陵县马步江举家南迁,携妻带儿来到如今的柏林镇西北边一个人迹罕至的地方。只见东西各一条山脉,似双龙戏水,并驾齐游;山峦连绵起伏,逶迤而下。这里山高林密,古树参天,郁郁葱葱。两条山脉之间相拥着一个宽500余米,长约6000米的大垌,一条小溪穿垌而过,蛇行似的摇头摆尾由南向东北流去安仁县。乐公被这里的一派美好山水吸引住了,于是相五色土之宜,卜五世之昌,在一棵大香花树下即如今的冷下塆动土建房,定居开基。


郴州网

定居地取个什么名字好呢?乐公煞费苦心,左思右想,便以长垌之长为“长乐”之长,以己乐之乐为“长乐”之乐,取地名为“长乐”,喻安居乐业,长盛不衰,其乐无穷之意。“长乐”之名寄托乐公一个梦想,而这梦想寄予后人无尽的期待。大集体那阵,不少地名改来换去,尤其是“文革”期间,不少地方追新潮赶时髦,改名为“东方红”“向阳” “前进”什么的,可长乐村人不改初心,认定“长乐”这个名字矢志不改。


乐公生有三子,定居长乐村不久,便差他的小儿子兴十三郎迁居相邻的山下村。乐公逝世后,其妻谢氏(被御封孺人、诰命夫人)随小儿子居住山下村,安度晚年。乐公夫妇生时有约,殁后同葬长乐村蜘蛛网形。谢氏寿终时,他的晚辈们护柩送往相约之地,途经马婆冲塆右侧垌里时,天下起了大雨,经久不息。那时的路弯多又窄,而这时正直雨中泥泞路滑,抬柩的人们无法前行,只好放下棺椁就地歇息。翌日一早,走近棺椁一看,发现无数的蚂蚁络绎不绝爬满了棺椁。风水先生说,这是蚂蚁神显灵,是个好兆头,预示郭氏家族将人丁兴旺,建议就地葬了谢孺人。乐公的晚辈们也就依了。如今,经600余年繁衍,乐公一脉郭氏族人人丁已达一万余人,遍布全县近十个乡镇和安仁、耒阳等周边县市;有的迁徙到广东、四川、重庆等省市;有的迁居到国外。且代有人才,明朝时有个叫胜魁的任过四川重庆太守;今人中有辉东现任湖南省政府参事,振华任香港政府议员……这些如九泉之下的乐公有知,能不乐乎?


为梦成真,乐公带领他的子孙们开荒造田,种稻种麻,连年不止。又从茶陵县引进席草种苗,就地栽植,学会编织草席,代代相传,就是“文革”割“资本主义尾巴”那阵子也没收手。编织草席成了长乐村人养家糊口的一项独特的传统产业。社会上流传一首顺口溜:“长乐十八家,家家会打席(qia);一家不打席(qia),饿死个老爸爸(dada)。”足以说明编织草席之于长乐村人的重要。正因为有了打草席这一营生,家中买油买盐、供子女读书,手头就方便多了。上世纪六十年代,勤劳的长乐村人利用当地资源,又学会了编织竹篮等技术,几乎家家都会。


上世纪八十年代以来,改革开放的春风吹绿长乐村,亦吹醒长乐人。长乐村随国家经济跳动的脉搏,也调整了产业结构。打草席、编竹篮等效益低下的传统产业逐渐淡出历史舞台,在保留水稻种植产业的基础上,烤烟种植、金银冶炼等新型产业悄然兴起;有的村民办店子经商,还有的村民外出打工挣钱,多业并举,可谓各显神通。村民生活像芝麻开花节节高,一排排钢筋水泥结构外贴瓷砖的楼房,一栋栋设计精美的别墅,鳞次栉比布满田头、山岗;水泥公路蛛网似的连通家家户户,不少人家里买了小车。长乐村人真的富裕了,人们的生活方式改变了,喝的是自来水,看的是彩电,用的是煤气灶、太阳能,这不正是乐公取名之初的“长乐”之境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