家乡的糯米肠

来源:郴州日报 作者:曹会斌 发布于:2018/9/11

糯米肠是临武美食之一,盛行于上世纪麦市一带,现在,那里还有人会做。


我现在40多岁,从小到大吃糯米肠不到50次,最后一次吃糯米肠已是三年前了。如今,回想起来,糯米肠的独特风味仍记忆犹新。


记得我12岁那年,爷爷家刚杀过年猪,我看到爷爷家水桶里浸着糯米,有点纳闷:糯米糍粑不是前几天捣好了吗,怎么还浸糯米?我问爷爷,他回答说:“糯米是用来灌糯米肠。”糯米肠?我第一次听到,更没有吃过,我想看看爷爷如何灌糯米肠。


http://www.chenzhou.com.cn/

第二天清早起来,我跑到爷爷家,看到爷爷把浸泡好的糯米倒入小箩筐里,沥干,再倒入水桶中,加五香粉、食盐、胡椒粉、红辣椒粉等佐料,搅拌均匀。 郴州网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开始灌肠了。奶奶拿来漏斗递给爷爷,用绳子把洗净的大肠一端绑紧,打结扎牢。爷爷一手拿着漏斗,一手用勺子,舀着糯米,慢慢倒在漏斗里,糯米如漏网的小雨,流进大肠,大肠在宽大的竹筛里,像一条大蛇,蠕蠕而动。十分钟的时间,糯米就灌完了。爷爷把大肠放低到竹筛面上,在离糯米远一寸的大肠另一端(大肠不能灌得太满),用绳子绑紧打结,并在糯米肠适度的地方,系上几根绳子。


爷爷告诉我,假如大肠里的糯米压紧,没有多少空隙,糯米在遇热煮熟过程中,自行膨胀,就会撑破大肠,功亏一篑了。原来,简单的事情,也有不简单的道理。


接下来,奶奶生柴火,把锅里的水预热。在水微冒热气时,揭盖。爷爷拿着糯米肠上的绳子,轻轻提着,奶奶端着竹筛,来到锅旁,小心翼翼地把糯米肠放入锅里。当清香味沁出来时,奶奶转中火煮。爷爷不时走过来看看,见糯米肠有气泡,便拿牙签刺破,这样来回几次,再等四十分钟就熟了。


煮熟后,捞出来,冷却。爷爷告诉我,假如现在吃,不太好吃,需挂在通风处晾上几天,直到大部分水分散失后,便可拿来切块炸着吃,那才美味,这也是麦市糯米肠与其他地方糯米肠的区别。 郴州网


小时候,我嘴馋。过了几天,我跑到爷爷家去。爷爷见我,心领神会,上楼切下一小段糯米肠拿下来。奶奶一小块一小块切好,状如车轮,小巧玲珑。待锅里的油沸腾,放进油锅里炸,直到糯米肠浮于油面,略带金黄,香味扑鼻,捞出,放入碗里,过几分钟,温热就食。


郴州网

可是,没等一分钟,我便迫不及待拿一小块,放入口中,糯米肠似舌尖在口腔里游动。烫死我了,我一口吐出来,心急吃不了热豆腐啊。奶奶见状,给我端来家乡的浓茶。我一口就着香甜附带姜味的茶,一口吃着清脆可口的糯米肠,慢慢享受……


此后,我参加工作,每次回家,都能够吃到糯米肠。只是最近几年却很少吃到糯米肠了,因此,对糯米肠的怀念,也多了几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