油塘:潭源山下福禄长

来源:郴州日报 作者:胡年兵 文/图 发布于:2018/9/18

油塘大湾自然村(李永红 摄)


http://www.chenzhou.com.cn/

潭源山,也称作檀云山,是一座位于永兴、苏仙交界处,海拔只有150米的小山。相对于北面挺拔俊秀的龙王岭,潭源山好似龙王爪下的一只小龙虾,斜依着碧波荡漾的西河。檀云山下的西河段,也叫油塘江,1750年,岁贡生李荣壮有《油塘江记》:“曰油塘江者,亦不过以水由地中行,而江因以油塘著。间尝披览邑志,考我油塘之水,源出桂郡白豹,流入永邑森口,直合郴江、东江、程江、灵江、便江诸水,俱汇归以达于耒江。”据此记载,油塘江是因为西河流经名为油塘的地方,才有水名。

油塘现为永兴县湘阴渡街道办的一个行政村。油塘的来历,相传是有一商人挑着油桶从村中经过,不小心将茶油倒入了水塘之中而得名。它位于永兴城南12.5公里处,是一处长约1.5公里、宽约1公里的长方形淤积平地,又名穿心桎、油锡瞿塘。油塘田土平展,阡陌相连,东、南、北三面西河环绕;潭源山雄镇南部,龙王岭翠耸秀峰;水聚山环,层层屏蔽。在农耕时代,这里是一块水美土肥、丰饶富足的风水宝地。自后唐天成五年(930)李氏先祖李光显第六子李仕崑,从茶陵迁徙至此,已经繁衍生息近1100年,期间有三巷九进士的鼎盛时期,还有李贵甫捐建福禄庵、李盛昆孝行旌表建坊崇祀、李祖洪官江苏金坛县政声显著享配生祠,更有近代绅士李宝渭创办裕湘煤矿,开启了永兴机械采煤的先河。

油塘江水消长无定,江边田地渐浸渐裂,江中之洲渐长渐大,牛迹澜、牌坊脚、洗金滩三处沙洲点缀其中,万家村、打铁窝、打鼓塘、毛家车、扯渡河等村落分布四周。在这些历史的地名中,也流传着神奇的故事。

西河是重要的水路通道,从便江西河口溯西河而上二十公里,就到了油塘西面的万家村、打铁窝。这里的河道从东北流向西南来了个九十度大转弯,向西北滔滔而去,因而河面宽广,水势缓和,是天然的优良水港,万家村由此聚集了各地各姓的民众居住。唐朝末年,有两兄弟到此营生,但小弟从来不干活,只是隐居在后岭打铁窝打制东西。其嫂问他何时能够成家立业,小弟回答“狗上屋脊猪上墙”时,自然会家成业就。一晃又是几年,大嫂帮弟心切,一天早上,先把狗赶上了屋脊,再抱着仔猪放上墙头,从打铁窝叫回小弟,让他看看狗上屋脊猪上墙的情景。小弟果然欢喜异常,立即回到打铁窝,仗剑作法,一阵箭风呼啸而去,四周南竹应声而爆。让小弟大惊失色的是,从南竹里飞腾而起的千万兵将,一会儿就全部掉落在地,他才知时机尚未成熟,是大嫂误了大事。那天京城的皇帝正在大殿议事,突然三只利箭嗖嗖嗖射中了殿上龙柱,武士簇拥着皇帝仓皇离开。等到朝廷兵马赶到万家村时,小弟已经带着乡亲渡过扯渡河向郴州逃去。官兵沿途追赶,把抓回的民众押往洗金滩,当打鼓岭上战鼓擂响,挥刀将他们全部杀害,西河也因官兵清洗刀剑变得血红。

小弟不忍还在逃亡的民众无辜受害,便与官兵谈判,如果皇帝赐封他为“万岁”,就自杀来救百姓。当朝皇帝立即应允,小弟在郴州上空自杀以谢民众,人头掉落的地方,即是万岁桥。官兵在万家村的上屋堂、下屋堂挖地三尺,没有找到什么东西,便班师回朝了。后来有人说这地方是南岳一股气脉经耒阳小水铺、过马田落到此处,人们便在山下修建唐仙寺祭祀小弟。万家村所在地于上世纪八十年代曾经出土许多明清时期的文物,寺前挖地三尺而成的水塘依然如故,只是唐仙寺早几年改成了唐明寺。但是繁华的万家村,现在已经建设成了风景怡人的休闲农庄,整片区域纳入了以牛迹澜为中心的西河湿地公园建设范围。

郴州网 - 郴州人自己的网站

牛迹澜是潭源山下西河中的一处长形沙洲,形似犀牛,也称为犀牛下海,是西河湿地公园的核心区域。约在1350年,油塘李氏十四代先祖李贵甫,辞官回乡后,“访名山觅佛场,思得一幽闲之境,以崇牟尼,遂以牛迹澜山场一带捐施焉……公羡夫山环水秀,雅致宜人,竹茂松高,逸趣动我,恍若神仙洞府,别开生面,而断非尘缘俗障之所得。而侵公于是相风水卜阴阳,捐己赀,兴土木,逾数月而斯庵始得落成,取福禄来崇之义,颜曰福禄庵。”(李庄《福禄庵序》)

郴州网

乾隆初年,李盛冕建诵大乘经,又捐置田丘二百余把,茶山一块,以奉香火,住持僧三诚等参经礼佛,朝夕罔间,虔心兰若,佛地光辉。到1958年,拆毁福禄庵,砖瓦用于修建碧塘三口辅铁厂;2005年民众自发重建,经过十余年的努力,“山环水秀,雅致宜人,竹茂松高,逸趣动我”的优美景象再现油塘江边。


郴州网:http://www.chenzhou.com.cn

延龙桥



郴州网 - 郴州人自己的网站

潭源山对岸的毛家车和扯渡河、苏仙区的朱家湾,过去有五里三状元的传说,从毛家车经扯渡河到朱家湾,正好五里之遥,三个村分别出了毛状元、车状元和朱状元,是古时永兴通往栖凤渡大道上的名村显族。这其中的扯渡河,既是村庄名,也是西河支流扯渡河的河名,位于两河交汇之处。扯渡河只有20多米宽,过渡靠扯拉河面上的竹缆绳而得名,与花垣县边城的拉拉渡异曲同工。清朝末年,有几位安仁挑盐的人在此过渡,因为缆绳断裂,有一人落水而亡,于是众人捐资在此修建了一座石拱桥,名为延龙桥,也有人叫盐南桥,现在建桥的石碑已经埋入河岸中,无从考据了。



郴州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