刀背骑: 深山里的“红色通道”

来源:郴州日报 作者:段亮彩 发布于:2018/9/25

在安仁县金紫仙镇盘古仙山峰东侧1500米处有一面山叫“刀背骑”。刀背骑不是一座单独的山头,它只是盘古仙山脉的一面侧峰,之所以得名刀背骑,因为它如同刀背一样陡峭,且高达600多米。一条羊肠小道像一架云梯依附在“刀背”上,不是常走山路的人,初次踏入“刀背”,俯首脚下望不见底的深渊和一步更比一步险的石印小道,保不准腿肚子发软、眼前发晕…… 郴州网:http://www.chenzhou.com.cn


在刀背骑山腰之字路的拐弯处曾有块凸起、两米见方、表面平整的石块,人们称之为“歇息石”,是从前在刀背骑采药、捕狩的山民歇脚之地。石块上刻有“红军打土豪”五个大字,所以它又叫“红军石”。在上世纪三十年代前后,这座空旷寂静的山野里响起了革命的惊雷,一群身着粗布烂衣,手持大刀、鸟铳的“山里佬”成立了湘南红军游击队,利用安仁、茶陵、炎陵三县交界且方圆数百里山高林密的地理优势,与国民党反动派展开针锋相对的斗争,留下了许多可歌可泣的英雄事迹。而这支红军游击队的带头人就是茶、安、酃(炎陵)边界区委副书记、湘南赤色游击大队大队长陈梅连(茶陵人)。


从刀背骑山顶往东方向延伸分别是茶陵县浣溪镇和炎陵县河西乡,而从刀背骑的正面险路下山出山是金紫仙镇的潭湾村,刀背骑的背后是该镇的福星村范围。福星村和潭湾村是安仁乃至湘南地区中两个重要的革命老区,湘南特委在这两个偏远的山窝里组织领导了轰轰烈烈的打土豪分田地运动。虽然那时福星(属羊脑乡)、潭湾(属豪山乡)两村隶属两个行政乡,却仅一山之隔,所以,刀背骑成了连接两地最便捷、最安全的“红色通道”。 郴州网


1936年4月1日,陈梅连率部从福星村的红灯窝(游击队驻地)出发,经老虎场垅爬上盘古仙山的分水岭,再从刀背骑下山来到潭湾,与周礼(炎陵人,建国后曾任湖南省委书记,改名周里)等率领的湘粤赣特委(从炎陵转移过来)胜利会师。同时,湘南特委机关于1935年冬也转移至潭湾,因此,湘粤赣特委和湘南特委汇合了。为了解决统一领导问题,在潭湾的杉木垅召开了两个特委联席会议,史称“潭湾会议”。会议决定撤消湘粤赣特委,合并成立新的湘南军政委员会及其领导下的湘南特委。周礼任湘南军政委员会副主席兼湘南特委书记,陈梅连当选为特委委员。


http://www.chenzhou.com.cn/

1936年秋,由于敌人加紧了对潭湾的围剿,为了避敌锋芒,周礼率领湘南特委机关撤离潭湾,经刀背骑进入福星村和陈梅连领导的游击队一起打游击。次年秋,在茶陵仙茅岭的一次遭遇战中,陈梅连不幸受伤被俘,宁死不屈,被敌人杀害在羊脑边界的浣溪墟场。 http://www.chenzhou.com.cn/


一晃眼,半个多世纪过去了,如今的刀背骑早已物是人非。山还是这座山,林还是这片林,但连接福星村和潭湾村的那条“红色通道”已经荒芜,长满了茅草和树木。那块见证当年红色历史、据说是陈梅连亲自刻字的“红军石”,也在上世纪八十年代的一场大雪中被上方一棵连根拔起倒下的大树压得粉碎。唯有溪流一路奔向山外,仿佛在呜呜咽咽地诉说着昔日的英雄史诗;亦有大风过后,松涛阵阵,好似回荡着游击队战士血战到底的怒吼声…… http://www.chenzhou.com.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