野鹿滩:舂陵江在此挥别桂阳

来源:郴州日报 作者:张日生 文/图 发布于:2018/10/16

野鹿村,又名野鹿滩村,位于桂阳与耒阳、常宁交界之地的桥市乡境内,是舂陵江流经桂阳的最后一个村庄。这里青山隐隐,绿水悠悠,风光旖旎,令人心旷神怡。


舂陵江野鹿滩段


野鹿村前是宽阔的舂陵江,村后是高高的泗州山,是桂阳地表海拔落差最大的地方。泗洲山最高点海拔1428米,是桂阳地理最高峰,而野鹿村湖溪桥附近河岸海拔高度仅为80米左右,是桂阳县境内海拔的最低点。从泗洲山顶到野鹿村胡溪桥两点直线距离仅八九公里,海拔落差却达到1300多米,所以这里地势非常险要,两条发源于泗洲山的小溪——野鹿溪和胡溪分别在村前村后注入舂陵江,巨大的落差,带来了从泗洲山上冲刷下来的各种奇石,其中的彩碧玉和彩硅石是这里的特产,引来无数奇石爱好者觅奇淘宝。这些山石冲入舂陵江后,不规则地遍布于河床之中,形成河道上一个个明礁暗礁,给船只的航行带来了极大的困难,这就是舂陵江十八滩之一——野鹿滩。野鹿滩也曾经是船家下湘江时最头痛的一个石滩,明、清、民国三朝都在这里进行过铲平礁石的平险之举,使得航运条件得到改善。

http://www.chenzhou.com.cn/

野鹿村就建在野鹿溪注入舂陵江时形成的冲积滩涂上,这个滩涂相当平坦,而村后则崇山峻岭,极其险峻。泗洲山占据了桥市、欧阳海、敖泉、和平及常宁的白沙、庙前等乡镇,独特的地理位置,使得野鹿村成为扼守桂阳沟通湘江平原的要冲之地。野鹿村后狭长的道路就成了桂阳重要的驿道,它是连接桂阳与衡阳最便捷的一条陆上通道。后汉时,猛将赵云在离此不远的关口设卡并派兵驻守,唐宋明清均在野鹿滩设驿站。村民说,当年乾隆下江南,也曾经过野鹿古道,还在野鹿溪桥上的风雨亭中休息过。如今从湖溪桥到野鹿村河岸边的一段道路,仍可看到一条完整的青石板路慢慢延伸,直至淹没在草丛之中。 郴州网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野鹿村胡溪桥


这条古道穿越胡溪和野鹿溪时,分别在河道上修建了石拱桥,名曰野鹿溪桥和胡溪桥,两桥均建在小溪汇入舂陵江的入口处。野鹿溪桥为三拱石桥,约为清朝时建造,桥上建有供行人休息的风雨亭,造型极为独特、别致、秀美。胡溪桥建于桂阳与常宁交界的胡溪上,是常宁与桂阳两地群众自筹资金所建。桥建于何时已无从考究,但从桥上石块缝隙中长出来的一棵巨大树木看,该桥最迟建于清初。东岸桥头有已经损坏的惜字炉遗迹。胡溪桥为单拱石桥,高约5米多,石拱跨度内径约8米多,据估计,胡溪桥是桂阳境内单拱跨度最大、最宏伟的石拱桥。

野鹿村也是舂陵江古代漕运的一个重要停泊点,过去野鹿滩及下游的白沙镇担当了桂阳北半县大部分地区物质集散中转地的职责,如淮盐、粤盐均在此转运到桂阳西北。在野鹿滩进行物资集散,既缩短了水路里程,又可以避开舂陵江航运中最艰险的一段航程——大滩峡谷河道,因此野鹿村历史上曾经是店铺林立、商贸发达的繁华之地。

桂阳盛产银铜铅锌锡等有色金属,汉唐以来,朝廷在桂阳特设金官,又设桂阳监等重要矿冶机构,专管冶铸,所产金属大部分借助舂陵水道运往京都大邑。因为数量巨大攸关国库,历朝历代严防私运,除在山间隘道设置关卡,还在舂陵江上设卡缴税。野鹿滩就是著名的水上税卡,唐宋桂阳大富银矿、明清桂阳绿紫坳铜矿的原矿石或者冶炼产品都要从这里运出桂阳。为了减轻漕运的负担,桂阳的烹户就在野鹿滩造炉冶炼,笔者在野鹿村周围找到了好几处这样的清代冶炼场。《湖南省例成案》记载,野鹿滩在崇山峻岭之下,出产坚炭,桂阳各冶场均将渣铅运于此地,就炭锻炼,挤炼渣铅,始能成铜。

野鹿村居民有黄、李、唐、邓、曹等十余姓,并未依照桂阳聚族而居的传统,可见,其人员组成之复杂。这里曾经有伐薪烧炭的,有渔夫、船家、纤夫、商人、矿工、挑夫……进入现代社会,舂陵江航运逐渐被公路运输所取代,野鹿村逐渐由繁华归于宁静,村民也由不同的身份变成了统一的农民身份。如今的野鹿村人,依托泗洲山和舂陵江的资源,以农业为主,重点发展畜牧业和药材种植业,已经逐步迈向小康生活。

郴州网

舂陵江从蓝山县峡源村一路走来,至原舂陵江镇源潭村进入桂阳境,然后由西南向东北蜿蜒110公里抵达野鹿村胡溪桥地段。在这里,舂陵江挥别桂阳,流入常宁市境内,再一路北行注入湘江。



郴州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