桂阳北门莲塘镇: 崇山夹大道 秀水南北流

来源:视界桂阳 作者:廖晓敏 发布于:2018/10/18

四面崇山皆丽景


桂阳北境山峦起伏,百里连绵,奇秀多誉。莲塘镇就在紫顶山、扶苍山、白阜岭、泗洲山环绕的崇山峻岭之中。


“不到扶苍,枉到桂阳”,足见现在扶苍山在桂阳之名望。唐代桂阳本土诗人刘昭禹写了首《扶苍山》,但诗中的描述与真实的扶苍山却有些距离,此诗虽然载入《全唐诗》,但扶苍山并没引起古人太多的关注,因此历史上并没有多大的名声,晚清以来名人弄墨,到当代才现异彩,慕者如云。


郴州网:http://www.chenzhou.com.cn

扶苍山东麓之藤山,甘头岭龚氏后龙,号称五里十冲,为当代莲塘生态保护之典范。远看藤山,森林阴翳,黛色苍茫如墙。山间幽壑飞瀑,山上桥路难通,坐听松涛若挟风雷之势,苍苔印古树,落叶积如毯,鸟语花香,让人乐不思归。


白阜主峰在莲塘镇境内,堪称当地人的圣山。它嶙峋高耸,南高北低逶迤数十里,从西南或东北方向遥望,白阜岭恰如迎风招展的旗子,难怪古人一字概之——旗,白阜如旗。此山四时流泉,甘冽清甜,山下松竹茂密,山腰灌木葱茏,巨石嵯峨,山巅草甸弥望。草深路湮,攀登艰难,绕林得半天,攀岩心戚戚。及登顶,一览众山小,风撩长襟,仰天长啸,顿觉豪情万丈。


州志载:山顶冠云如积,尧雪四时晶素,因以“白”号。《常宁志》引用《一统志》则称:“白瀑峰,县南六十里,有飞瀑如练”。白瀑峰就是白阜岭吗?“飞瀑如练”,哪有呢?途经白阜岭脚下的人都印象深刻,它西南面山体有大片裸露的花岗岩,在阳光照射下熠熠生辉,犹如白阜倾泻,此种简单的解释好像反倒更契合山名实际。


莲塘镇最东面是泗洲山,与欧阳海、桥市相界。泗洲山海拔1428米,为桂阳第一高山,路通山巅,游人喜爱。自莲塘山坳至泗洲山顶,层峦叠嶂,幽林深邃。溯溪而上,一路鸟鸣虫吟,清泉淙淙,怡然成趣。沿路缓行,山野人家,弄稼在原,锄声越林,悠然南山。


奇怪的是在桂阳古代志书中却根本找不到泗洲山的影子,清同治《桂阳直隶州志》城乡图、水道图在其位置都标注成“观音山”。翻阅史料,唯在《读史方舆纪要(卷八十 湖广六)》常宁名下有这样的记载:“又四州山,在县南六十里,叠峤连云,望见四州,因名”。呜呼,巍巍泗洲山,其形其事在桂阳历史上竟然一片空白,实在令人难以置信!是古人选择性失忆,还是其中真有什么不可言说的隐晦吗? 郴州网


郴州网

历史总根植于特定的地理山川中。数百里阳明山脉,过去全部是苗瑶祖居之地,也是千百年来桂阳与常宁的界山。常宁在山北,平原广袤,农耕发达,湘江北去,名人南来,自然比许多地方更为开化。当桂阳古人还没有意识到这片蛮荒之山地的重要性时,常宁人倒是对它有了更多的认识。难怪近代以来,但凡专业地质表述,几乎都用“南岭山系、阳明山脉余脉的塔山和大义山”来定义这一带的山系,而置桂阳境内更高的天堂山和泗洲山于不顾,山水有情,岂不悲哉!


郴州网

一条大道古来通


东西走向的300里阳明山脉,通为海拔1000米左右的高山,成为南北交通之天然阻隔。在这里白阜岭与泗洲山相峙,分别呈为一列东西、南北走向,山势雄浑,陡峭险峻,两山之间紧夹庙前—莲塘海拔300左右的低平谷地,古来就是常宁与桂阳乃至整个南岭重要的交通孔道,是古代中原民族进入岭南的重要隘口。因其一夫当关万夫莫开之势,历来亦为兵家必争之地。


北宋《元丰九域志》云:桂阳监平阳县有香风镇。当时整个桂阳监仅有香风一镇,是当时仅次于桂阳城的政治和商业中心。明代弘治十六年(1505)知州敖毓元修建桂阳州通常宁的邮驿线路,桂阳境内凡九铺,曰:乌洞、东岗、安村、斗下……赶壕、香风。过香风即到常宁弥勒铺。距今已经500余年。香风铺群山环绕,一条官道从峡谷中间穿过,夏秋时节四周山花、桂花香气馥郁,商旅、骚客无不沉醉于此,美其名曰“驿路香风”,是古代桂阳州十二景之一。史上许多文人争相对它吟颂。 郴州网:http://www.chenzhou.com.cn


茶陵谭延阎是清末民国名人,光绪进土,与孙中山交好。1923年6月,孙中山任命他为湖南省长及北伐讨贼军司令,命他回湘讨伐赵恒惕。7月25日,谭延闿率军从广东韶关开拔,向湘境进发,他27日到达乐昌,28日到达宜章,8月4日改道进抵桂阳,7日到达衡阳,幷发出讨赵通电。11月又率部撤兵回援。转战途中他作《桂阳道中》诗:“……征途无尽人将老,烈日南风又桂阳。黄云满陇稻如京。山翠森森万木荣。此是湘南好时节,愧将行役负平生。小觅蛇趋畦上下,老松龙卧路东西……”。诗中描述与这条古道的景色极为相似。谭延闿与莲塘锦湖村陈世杰女婿是岳麓书院同学,村民说其村“锦湖家祠”的匾额为谭所题。由此判断,当年谭延闿转道桂北香风-腊园古道的可能性很大。


莲塘界常宁,有三关形胜,由东到西分别是昭忠口(腊园口)、五虎关、九龙关。九龙关与吴三桂的传说至今在当地民间流传。抗日时期,军民齐心,凭三关之险拒敌于桂阳境外,免百姓于水深火热之中。


因为是南北必经之途,这条古道何止热闹了千年。古代桂北官宦步道常宁,北向衡阳潭州更为便捷,山间常有文人骚客吟诗弄月。明清时期,桂阳担盐贩盐的人很多,皆劳民苦力,往返其间,歇脚喝茶,哼曲打哈,苦中作乐。桂阳古人信佛崇善,好善乐施,修桥铺路砌亭之风盛行,腊园口翛然亭就是见证。翛然亭旁边有世间少有的大圣亭,供奉孙行者。离经叛道的孙悟空经观音点化后,护送唐僧西天取经,成为这一带民间的护路神。因为途经险要,难免匪盗出没,让人惴惴不安,入亭祭拜一番之后,忐忑之心才安稳下来。


1966年,莲塘墟至腊园段接通常宁庙前,成为省道214线的咽喉地段,在永连公路没有修通前,这里一直是江永、蓝山、道县、新田等县北向衡阳、常宁的运输都借道于此。2012年,省道214线改扩建,京珠高速衡武段开通,同样也没能绕开这里。2000年过去,莲塘这个山隘依旧是湘粤交通不可或缺的重要一环。 http://www.chenzhou.com.cn/


时至今日,雄山依在,古道无存,新途通达,四时美景长留。春草芬芳,山花烂漫;夏溪淙淙,堆绿砌黛;秋林叠染,风轻云淡;冬寒料峭,风霜高洁。从白阜山巅鸟瞰,衡武高速翩然而过,似山间飘过的玉带,如常龙腾跃山关,鸟道变通途。科技进步,交通改变,而永远不变的是这里令人向往的高山流水。


http://www.chenzhou.com.cn/

南归舂陵潭流水


郴州网

高山出好水。因为以山为界,地跨两头,莲塘之水南北分流。


向南流出的水统称为潭流水。《志》云:州西北有潭流水,出潭流山。潭流水因此得名。潭流山(岭)在哪呢?按清同治《桂阳直隶州志》城乡图标注的位置,可能位于现莲塘与欧阳海之间。相传潭流岭为桂阳古银坑之地,出名更早,因此以岭为水名。潭流水过锦湖,有沙溪来会,最后于流峰镇江背流入漼江,归于舂陵。


扶苍山、白阜岭之间千沟万壑,涓涓细流汇成一条条小溪,木田水、里鱼水、潭烟水、陡江水、鸭滴水、李白水、灯家冲水、塘下水像一片巨大树叶的脉络,亦如一把展开的折扇,最后汇集于小街村,出村即尽是低山田园。因为位置形同这一片山水锁钥,集流面积广,在小街这个地理节点上修建水库成为绝佳之地。今天,莲塘水库像一块镶嵌在崇山峻岭中的蓝宝石,风景如画。漫步大坝,看水波荡漾,鱼跃鸟翔,听着工作人员娓娓讲述,我们仿佛回到几十年前修建水库的那个时代。


为改变北半县缺水常旱的面貌,桂阳人早早就想束住潭流水这条苍龙,1958年开始清基和倒滤层砌建,无奈为援建金陵水库而暂停。1966年县委决定重新动工,修建莲塘水库时恰值文革动乱,县委排除干扰,调集18个公社的18000劳动力,不分白天黑夜、晴天雨天,奋战不息。1967年,就在全国各地政治动乱如火如荼的时候,莲塘水库大坝毅然矗立了。随后进行续建、扩建、加固,完善配套设施。在那个特殊的时期,在缺少工程机戒和建设资金的情况下,桂阳举全县之力,前后投工1200万个劳动日,完成土方280万立方,石方115万立方,块石32万立方,混泥土9000方,移民662户共计2599人。水库枢纽工程主坝40米,副坝23米,库容达2560万立方,设计灌溉面积6.12万亩。这一列大数字的后面究竟隐藏着多少可歌可泣的的故事,也许只有大坝上“愚公移山,改造中国”八个大字才能诠释上世纪六七十年代整个中国水利建设的含义。


北入潇湘宜水源 郴州网


潭流水东面,有一条河叫潭水,名字相差一字,却截然不同,潭水由南向北流入常宁,是宜水的东源,因此在常宁又叫东江水。《元和志》云:常宁县东临潭水。《读史方舆纪要》卷八十 湖广六记载:又潭水,在县东,自桂阳州流入县界。俱会宜水入湘。又载:东江在县城东。源出县南六十里天窗岩,北流入湘。《舆地纪胜》记载:潭水源出桂阳军,会宜水。《衡州志》云:东江水源出天窗岩,亦名“源石水”。由此可见,古人对潭水的认识是准确而一贯的,也说明天窗岩自古有名。 http://www.chenzhou.com.cn/


确切的说潭水发源欧阳海镇增源村,在桂阳又名东山河。由大乘流入莲塘镇域,流经马罗、香枫、天苍,潭水的神奇在于它最后是以伏流形式离开桂阳的。伏流的入口天窗岩,是桂阳最著名的岩溶水洞。《桂阳直隶州志.水道志》有很详细的记载。岩高二三十丈,水洞高十几米,水宽约二十米,洞外激水如雷,喷沫扬涛,入洞则幽光暗流,寂然无响。潭水在山腹潜行3里,出下窗岩。


http://www.chenzhou.com.cn/

水洞西侧为上坡旱洞,深广数十米,早在宋神宗时古人就在这里修建了寺庙,明清时期为桂阳著名庵庙,康熙《桂阳州志》记载:天牎岩庵,州北九十里。后来人们又在寺庙底下修建了水轮油榨作坊。至近代古迹悉数遭到破坏,只留下少许痕迹让人追思凭吊。周山环抱,水何澹澹毓秀灵动,真是一派武陵清源。


郴州网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天窗岩洞内有一方摩崖石刻,原来是宋理宗淳祐己酉重阳节这一天,平阳县东尉监镇傅连签偕其弟傅来文游天窗岩,写下一首诗,由住岩的隐士彭如达记下,并刻于石壁上。诗歌描写了天窗岩的秀丽景色。天窗岩,古代热闹如此,今日寂寞如常,令人感概。


潭水系桂阳五大水系之一,天窗岩以上境内流程近40里,年径流量达1亿立方米,河道坡降也很大。水源就是财源,受利益驱使,有人在天窗岩入口修渠引水建了个小水电,在下窗岩出口筑堤引水也建了个小水电。大约是违规的缘故,现在电站已经拆除,只留下一些遗迹。


郴州网 - 郴州人自己的网站

下窗岩相比天窗岩规模稍小,风景奇异。西岸一条旱渠直通洞口。因为在洞口处修建了水坝,一汪洞水波澜不惊,水平如镜,清幽可爱。河水逾坝急坠而下,激瀑飞流如雪似玉,声响振谷,若万马奔腾,令人拍案叫绝。 郴州网


下窗岩洞口也有摩崖石刻,可惜被人抹平。附近村民云下窗岩为“下思岩”,可能与“窗”的繁体“窻”有关,当年崖壁上可能刻题“下窻岩”三字,因为年久日深,石壁溶蚀,后来“窻”字一些笔画看不清了,让人误认为是“思”字。或许是有人想纠正错误,准备在原处重新刻题,不料最后竟半途而废。


据说溶洞中段上有石窗,可见天日,这才是天窗岩得名由来。天窗之外,涌泉、石林、塔林、石芽、天坑、峡谷、峭壁、洼地、落水洞也是这一带常见的岩溶地貌。原来距今两亿五千万年的泥盆纪,这一带曾是一片波涛汹涌的大海。海天一色,一眼望不到边。随着地壳运动,泗洲山、白阜岭从海底渐渐隆起,形成岩溶蚀余地貌。地表碳酸岩溶洞多,到处漏水,如同一面筛子,而地下的花岗岩和变质岩多,不漏水,又好像一口锅子。地理就是如此奇妙。 http://www.chenzhou.com.cn/


郴州网

紫顶山和白阜岭之间面北一侧,发育出茶料河、下马河、粽叶河等大小数条河流,最后也一并流入潭水。因为居于山北,到光明、莲塘办事通常要翻越山脊,山高坡陡,交通艰困,当地居民生活反而与常宁更为密切。


近日看到网名落笔摇岳的《泗洲山即事》,读来十分痛快,不忍私隐与大家分享:“九曲寒川绕雾行,疆分桂耒秀青屏。远峰数点连衡岳,云水一支下洞庭。对倚扶苍担日月,并肩白埠抱生灵。惬情当与天山老,把盏长歌暮霭轻”。他才是最懂这片山水之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