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声远审“狗神”

来源:郴州网 作者:李正志 发布于:2018/10/22

临武僻处楚南,文化落后,人们自古迷信鬼神。乡民喜好屠狗,由来已久,早成风俗。     

    

康熙朝时,却发生了“屠狗祭狗”的怪事。在临武县城西南十里左右,有一个大令洞村。大令洞村附近有个深塘冲,深塘冲有个“狗神庙”,这庙十分神奇。据说,每当三更半夜,庙周围常会有许多的“神火”出现。这些“神火”,有时在山间地头团聚升腾,若隐若现;有时在草丛树间飘移,忽明忽暗。乡人们敬称这些神火为“神灯”。一旦看到,乡人们都恭敬地远远站着,静待“神火”远去。更为称奇的是,这座庙只馨享供奉“狗”。远近乡民常常牵狗于庙,跪拜祷告一番,说出内心祈愿。然后,在庙前用木棒将狗椎杀,刮洗,烹煮。一时间松林里杀狗的人络绎不绝。屠狗之外,祈祷的人还要设“银花”作为供品。在石像的两旁,满陈银元,亮光闪闪,好象银铺一样。即使有穷人乞丐路过,也不敢拿走分文,因为大家都惧怕“狗神”的神威。有一姓苏的建了个亭子来遮盖神像,又有一姓郑的添置了灶台锅鼎瓢勺等器具,来供祭者杀狗烹煮之用。当时,狗神名闻遐迩,不论官员还是百姓个个敬畏,不敢有丝毫怀疑。

     

康熙二十年(公元1681年),张声远担任临武县令。张是奉天广宁人,上任之初,见临武有屠狗陋习,于是发《禁屠狗令》。第二年,见乡民屠狗之风未减,而祭狗之习渐浓。于是,他决定乔装打扮进行微服私访。顺着乡民的指点,他走到了大令洞,只见村旁有一片树林,林木清翠,幽深寂静。在树林中有两个用石头雕刻的神像,青色的面孔,乌黑瘦长的嘴巴,一条兀兀独立的单腿。下面写着“圣公”“圣母”。在一棵高大苍翠的松树下,有一个神龛。龛前,人来人往,络绎不绝。而松林之中,或狗吠人闹,或椎棒操刀,喧闹非凡。只用一天时间,张公就熟悉了环境,摸清了底细。


第二天,张公安排一彪人马,突然将松林团团围住。然后,将所有人等一一赶到庙前大坪里。众人噤若寒蝉,不知张公葫芦里卖的什么药。等众人聚合完毕,张公手指着瑟瑟发抖丶满眼哀怨的狗,对大家说道:“狗,是尚义之物,看家护院,最是忠诚,狗神为什么对它妄施横杀之刑?”回头又指着神像,骂道:“神,是称灵之物,慈悲为怀,原本自具好生之德。你既称狗神,为何对忠诚尚义的同类痛下杀手?虎毒尚不食子呀!”众人闻言纷纷点头。张公稍稍一顿,大声道:“你有何德?你有何能?一个独脚鬼却在这庙中吮食众狗肉血!不问不闻,却收纳四方钱财!迷惑愚民,乱我民风。你祸民无数,该当何罪?”张公大喝道:“从今以后,不得迷惑我临武百姓屠狗滥杀,如有违抗,定斩不饶!”张公探首低问:“大胆妖神,你服不服?” 神像默然不应。张公大怒道:“你是何方妖神?竟敢闭口不言,藐视本官!”掷下一竹筊,大喝:“左右,快快与我绑了!给我狠狠地重打!其他人等,如有同罪,定从重处罚!”众衙役一拥而上,把它捆了个严严实实,然后左击右打。神像顿时四分五裂。围观民众个个胆颤心惊,面如纸色。张公道:“妖神惑众,罪重孽深!今虽已尸分身裂,但犹恐灾祸重生。宜将碎尸投之武水通济桥下,以绝永患!”于是,官员百姓前呼后拥朝着县城通济桥蜂拥而来。一路上,敲锣击鼓,放铳鸣炮,声响天际。游人如织,观者云集,万人空巷。神首碎尸在众人的呐喊声中被投入武水河中。


张公命令将所有“银供花”分放给贫弱疾苦百姓,又张榜通晓全县所有人等不得再祭狗神,违者重处,然后又亲自写一篇《磔狗神判文》广为传阅。祭狗之陋习,从此绝迹。

  郴州网

作者李正志 临武一中语文高级教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