桂阳抖糍耙

来源:郴州日报 作者:曹剑风 发布于:2018/10/30

糍粑,也称年糕,糯米制食品,中国著名美食,在以米食为主的南方极为盛行。糍粑起源于何时何地,已无从考究。在传统农业社会,糍粑做为干粮,食用方便,老少皆宜,且便于携带,利于贮藏,是古代居家旅行的必备食品。直到今天,糍粑依然以其独特的口味征服大众挑剔的舌头。 郴州网:http://www.chenzhou.com.cn


“丈母娘爱郎,糍粑啰糖”是桂阳广为流传的俚语,可见糍粑啰糖是何等的美味。从前桂阳乡下相亲,男子第一次去女方家上门,颇有“风萧萧兮易水寒”的壮烈。面对挑三拣四的女方妈妈,就算胸怀“壮士一去兮不复还”的慷慨,仍然胆战心惊,如坐针毡。但是,当一盘白里透红、香软甘甜的糍粑啰糖摆上桌,就会忽如一阵春风扑面而来,忐忑不安的男子立刻心花怒放,喜笑颜开。因为这道美食的出现,表示女方家同意了这门亲事。此时“糍粑啰糖”入口,简直甜到五脏六腑。桂阳乡村几乎家家户户备有糍粑,否则,当别人上门提亲,摆不出糍粑,岂不误了女儿的终身大事?哈哈!


年关制作糍粑是中国乡村历史悠久的传统习俗,桂阳土话叫“抖糍粑”。糍粑貌似简单,但“抖糍粑”绝不简单,集力量、技术、经验等众多技艺于一身,非一人之力可以完成。首先精选上好糯米,洗净沥干。大铁锅上置一木甑,锅中倒水烧开。将糯米舀入木甑,旺火蒸。待糯米快蒸熟时,再改文火蒸至熟透。糯饭出甑,立即倒入石臼。接下来就是“抖糍粑”的重头戏。抖糍粑是力气活,一般由后生完成。雄纠纠两个后生,一人一根木槌,气昂昂分立石臼左右。两人握住木槌,先使暗劲将石臼里的糯饭捱烂。然后拉开架式,扬起木槌对抖,我一槌你一槌。“彭咚、彭咚”之声此起彼伏,抑扬顿挫。虽然天寒地冻,不一会就抖得气喘吁吁,大汗淋漓。抖糍粑需要技巧,要不时将糯饭团撬起,翻来覆去抖均匀。否则,没抖着的仍是饭粒,吃的时候就不细腻爽软。而且抖的过程要趁热,越快越好。如果糯饭冷了不仅难以抖烂,而且到时难以捏制糍粑。所以,当两人抖得上气不接下气时,马上换人。糍粑抖得好的后生,动作协调,姿势优美,仿佛舞蹈一般,把糍粑抖得出神入化,引起满堂喝采。 郴州网


糯饭团抖好,迅速从石臼取出,白白胖胖的,像小小的云朵。妇女孩子们赶紧趁热做糍粑,捏下一小坨糯饭,搓圆,然后按扁。冷却后,一个个色如雪、颜如玉、形如月的糍粑便大功告成。为了增添喜庆,还会印上点点红花,仿佛雪中盛开的寒梅。抖糍粑,无疑是乡村最热闹的迎新年活动。男女老少,欢声笑语。人们把一年的丰收抖进糍粑,把新年的希望抖进糍粑,把快乐与诗意抖进糍粑。清同治年间的《桂阳直隶州志》记载:“二月朔,晨舂糯为糍,食竟以其余缀竹梢,插田中,曰‘黏雀口’,使不食苗。”古人的想象力实在让人叹为观止,糍粑居然能黏住鸟雀之嘴,让它们无法啄食禾苗。


http://www.chenzhou.com.cn/

糍粑曾经是桂阳人逢年过节、走亲探友的最佳礼品。糍粑多时,就泡在用稻草灰过滤成的碱水里贮存。糍粑可烤,可炸,可煮,做法多端,口味多样,尤其是母亲做的煨糍粑让我回味无穷。记忆中寒冷的冬夜,我们依偎在母亲身边,看着母亲煨糍粑是最幸福的事。如今,当我坐在空调房里,总是想起从前那又香又软又甜的糍粑味道,想起一家人围着炉火的温馨…… http://www.chenzhou.com.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