探访大塘藤溪“东林寺”

来源:郴州网 作者:郭名德 发布于:2018/10/30

湿云连日逐舆行,雨霁更残梦未成。 郴州网:http://www.chenzhou.com.cn

古林翻风云不定,小桥流水月分明。

山深自得林泉趣,僧拙浑忘物我情。 郴州网:http://www.chenzhou.com.cn

清磬一声天宇白,石床高卧梦魂清。

洪 钟《雨宿东林寺晨霁题壁》  郴州网:http://www.chenzhou.com.cn

  

清代,有一县令洪钟路过大塘全溪,因雨而借宿于东林寺中。洪钟也许是从桂阳(汝城)方向来,已经在小雨中坐着马车行走了几天,睡在寺中石床上。五更已残,天将黎明,洪钟一觉醒来。往窗外一看,雨已经停了,天上的月亮都出来了,而且十分明亮。东林寺旁石拱桥下的沤江水,清流环绕,哗哗而过。 郴州网 - 郴州人自己的网站


http://www.chenzhou.com.cn/

古木参天中的树林里薄纱般的浅雾飘舞着。山林中自有山林中的乐趣。昨晚与东林寺中的僧人谈经论禅,其实僧人不甚了解我也有“无物无我,浑忘一切”的情怀。在本属嘈杂冗浊之地的官衙中,我一定会不贪不腐,做个多为人民办好事的县长。


http://www.chenzhou.com.cn/

一定会像郑板桥诗中说的那样,“衙斋卧听萧萧竹,疑是民间疾苦声;些小吾曹州县吏,一枝一叶总关情”。这时,寺中僧人敲响了第一声佛教僧磬(佛寺中一种钵状物用铜铁铸成,与乐器磬不同,既可作念经时的打击乐器,亦可敲响集合寺众)。几声清脆悠扬的磬声真让人远离了是非纷争,好似一个清闲之人悠然在这天地之间。离开东林寺时,僧人请洪钟将此诗题写在寺中墙壁上。(此诗载《桂东县志》)。 郴州网


无独有偶。2018年10月19日上午,笔者与政协胡海波主任前来探访藤溪(今全溪)东林寺。同样是湿云连日,同样逐舆前行,同样得林泉之趣,同样有“无物无我,浑忘一切”之感受。而不同的是笔者一行却非些小县吏。 http://www.chenzhou.com.cn/


大塘镇干部谢珍瑜为我们驱车引路一起抵达东林寺。这座古老的东林寺,位于桂东县大塘镇全溪村江背组的仙鹅山上。离今大塘镇约1.5公里。清.同治《桂东县志》辞条上载:


郴州网 - 郴州人自己的网站

东林寺 在一都全溪,渡以石桥,清流环绕,古木参天,亦兰若胜景也。方显忠捐施寺门首黄土冲等处田粮一石五斗,并住持置买,共田七处,共租一百一十八石五斗。(东林寺建于何年,县志上无载,待考。)


郴州网 - 郴州人自己的网站

【注:古时桂东厢都(今侃大、增口、三洞、城关、黄洞、寒口)、一都(今寨前、大塘、新坊、流源)、二都(今沙田、普乐、东洛、开山、贝溪、大水、青山)三都(今桥头、清泉)四都(今四都乡)】


郴州网 - 郴州人自己的网站

清代桂东廪生(秀才成绩名列一等称为廪生)郭化日诗《东林寺晚眺》描述东林寺非常美又有佛心禅意:


读罢南华思不禁,晚来移杖过东林。

苔侵曲径余人迹,花落闲阶见佛心。 郴州网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春水到门青漠漠,乱云归洞碧沉沉。 郴州网

忘机野鸟通禅意,日暮双双送好音。 http://www.chenzhou.com.cn/


在谢珍瑜的带引下,撩开了东林寺神秘的面纱,见到了“庐山真面目”。东林寺是一栋有天井的四水归源的房子。上殿很宽大,约有30平米。下殿16平米。中间是一口方经石砌成的长方形天井。天井长3米,宽2米。天井里面有数条红色鲤鱼在水中自由自在地游动。有一个约直径70公分,高50公分的雕刻莲花的石座遗落在天井中间。


东林寺内有厢房四间,左右侧厅各一。上殿、下殿、右厅、左厅屋内明角有木柱嵌角,木柱下有石柱墩作垫防腐防朽。全屋干打垒泥巴墙,上盖小水瓦(当地烧制的土瓦)。上殿没有了菩萨神位与香案,右边墙角上有烧过冥钱香烛烟黑的明显痕迹。上厅空荡荡地,只有靠天井边上还遗存一方上小下大的石墩,方石墩四边雕刻有动物图案,约60公分高,宽30公分(此方石墩作何用,待考)。 郴州网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东林寺大殿全屋占地面积约400平米。今为农民住舍。一湾清流绕寺左边而过,旁有双孔东林寺石拱桥横架两岸,石拱桥下约三十米新建一座水泥大桥,远观有如双虹卧波。两岸奇石内嵌盘屈,不可名状。古木无存。修竹依稀可见。公路蜿蜒从门前而过。


  笔者出寺门走向东林寺桥,在桥头相遇当地邓冠纯(桂东县农商行退休干部),热情向笔者介绍他所知的有关东林寺一些情况:“东林寺,当地人都叫它‘和尚寺’。最后一任住持是方忠进,法号孙易成。是全溪大坪人。祖籍是从四都迁来。东林寺旁边有一排和尚墓,看上去至少葬有几十名和尚……”


几天来,笔者翻遍旧书古籍,终于找到了当地清朝进士邓承齐为东林寺写的一篇《东林寺记》,读之,文采斐然,使人从美文中更清楚地了解东林寺情况。笔者将此记附于此,以飨读者。


桂之南。距邑四十里。有寺曰东林。考豫章之庐山有东林寺。号称名胜,兹经其名名。其出昔人之雷同附会。抑命者之偶有合欤?余两无可据。姑阙焉可也。


览其形势,由全溪越岭而西,可半里许,过长桥。桥横亘十余丈。与山门道。河水自北来。折而南逝,水具三面,而东林适当其中。两岸石骨刻露。山从石罅迸出。其有蟹若、鱼若、鳌若者,水中石也;有禽若、螺若、圭若者。松间石也。水绕于石涵渟焉。澄且鲜。纡廻潆漩,下潴为潭。深黝不可测。寺后乔松十余株,大可数圈,扶疏敞日,坐其间,虽盛夏,凉飔袭人。殊快甚隐,茂林修竹。中极幽阒。四望层峦烟岚。交相映带。洵沤东一胜景也。 郴州网:http://www.chenzhou.com.cn


http://www.chenzhou.com.cn/

余尝见古之名山胜迹。与夫崇林古刹。或以地显,或以人传。台岱岳之观山峰。衡阳之雁峰寺,杭湖之灵隐,天竺诸寺。往往得地以显;王维之过香积寺,刘禹锡之于罗浮山,孙狄之于云门寺,则又以人传。


嗟嗟!以兹地之胜。而置之通都大邑。点缀佳致。骚人墨士往来而题咏者不绝;安知此境之不声噪人耳目间也,而顾偃 遐陬。游履之所不及。而吾邑之士大夫未尝独具双眼,有所发明。以壮山川之景色,斯亦东林所遭之不偶乎?然而山之青,水之秀,石之磊磊,以及林日阴翳纷披而绣错者。自不可没,及阅数十年,尚尔寂寂独留以俟今日。造物者可谓无意欤?显微阐幽。端赖有任之者。是为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