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环水绕石湾村

来源:郴州日报 作者:李映山 发布于:2018/10/31

石湾,是资兴市原渡头乡渡江村唯一成建制后靠重建的一个村组,也是我的故乡。


移民前的石湾是一个美丽而贫穷的小村庄。村后是山:矮石台、高石台、老安堵、水流垅、平头岭……一级一级往上走,一山更比一山高。村前是一条河,古称泸渡河,也称耒水,后来称东江。耒水河千回百折,从上游的滁口,经上七下八进入渡头地界,过高活,经秀流,绕新丰,回洁隅,转广安寺,奔渡江,正好流经石湾村前。


http://www.chenzhou.com.cn/

在石湾村的上下游各有一个渡口。上游的叫广安寺渡口,渡口之上在洁隅与新丰两村之间,有一急湍,湍长坡陡,周围怪石林立,险相环生,湍中有一巨石如中流砥柱,又恰似一只孵蛋母鸡蹲伏在湍流之中,人称鸡婆带崽。湍下急弯,水势回流,便是广安寺渡口,渡口上侧,有一条卧石横亘于河道东侧,形如一字,人称扁担石,又称箭竿石,传说是李广将军与天将毛从诗斗法时射穿兜率岩的那根箭杆。


http://www.chenzhou.com.cn/

由于上有急湍的冲积,下有扁担石的拦阻,泥沙沉积,在石湾村头便形成一片长长的白沙滩。河岸边一排古柳树,柳树上常挂着洪水冲刷的痕迹。靠河边是沙滩,每到夏天,正是甲鱼从水中爬到沙滩上产卵的季节。那时,我们经常白天砍柴回来后,便到沙滩上游泳、戏水,寻觅甲鱼蛋。或在月明星稀的晚上和大人们一起,在沙滩上埋伏,静候甲鱼上岸。沙滩的西面山沿,是一面陡峭的石壁,传说也是李广的神箭所为,因箭杆从兜率岩回挫,挫穿了棱头眼,再斜剽到这里,削下一面石壁后才掉到广安寺渡口化作扁担石的。箭头还在石壁上留下了一心形石洞,传说古时人们还到洞中避过难、釆过盐。石壁下碎落的石头,便成了村人每年烧石灰的最好原料。 http://www.chenzhou.com.cn/


村下游的一个渡口便是渡江码头,是清江一带到渡头赶圩,或前往旧市、兴宁方向出行的关口要津,也是清溪与东江的交汇处。溪河相冲,在这里也形成了一个小小的沙滩。沙滩的上游便是梭头眼石崖,下游也是一片石崖,石崖之上有个小山包,山包上建有一栋平房,那便是渡江大队大队部和渡江小学,又叫泸溪小学。与泸溪小学一垅之隔,有一个大山包,山顶上则是一座古书院,灰砖青瓦,画栋雕檐,书院原先作为渡头完小,后来又升为渡头中学。


每到赶集的日子,渡江码头上便人山人海,特别繁忙,一条条渡船来回穿梭,接送往来行人,翻船沉船的事也时有发生。后来,清江至兴宁的公路修通,这里便牵起了缆索,挂起了摆渡汽车的大船,渡船的压力有所缓解,但一遇洪水,大船要解索靠岸,不能通行,还是只能依靠小船渡人。

过去没有陆路交通,沿岸人民的生活物资、生产资料以及当地生产的粮食生猪、农副土产,都得依靠水上运输,而且由于河道狭窄,弯多流急,只能用篙撑桨划的小木船。所以,上行之际,可尽情体验“逆水行舟,不进则退”之艰辛;下行之时,则可畅享“两岸猿声啼不住,轻舟已过万重山”之悠闲。


每到春雨季节,河水小涨,还可见到林业工人流送木材的壮观景象:满河原木如漂杵,万马千军似战场。工人们脚踏小木排,手挥长竹篙,层层逼进,步步为营,驱赶着满河原木向下游进发,而后面的大排棚屋,则像舰队中的航空母舰,是他们的大本营。


郴州网

清明端午的前后,往往暴雨成灾,河水猛涨,那便是东江河肆虐之时。只见黄水滔滔,浊浪翻滚,庄稼被淹,交通中断,村前汪洋一片,村民苦不堪言……


站在石湾村后的平头岭高处鸟瞰,这一段的东江河就像一个“S”形,两个渡口在两个弯头上,渡江大队的八个生产队便如珍珠,点缀在这河的两边。石湾村处在“S”形的上中段,同上游的洁隅、新丰村相接,与渡头乡政府(渡江的七八组)隔河相望,而与渡江四组的竹园、三组的堤上相连。村前从沙滩到梭头眼的一段河岸尽是石壁悬崖,恰如其名“石湾”——磐石之湾,犹如一道天然的屏障,抵挡着湍急的河流。河边到村脚是一面陡坡,坡上古树参天,绿荫覆地,有香樟、古松、皂角树、凿树等等,傲然挺拔,树龄都在百年以上,树干要两三人以上才能合抱。村前一条青石板路,随河蜿蜒。青石不是整体铺设,而是按步履宽幅,一步一块。这便是当年上下交通的陆上要道。 郴州网:http://www.chenzhou.com.cn


石湾村有40多户约200口人,分两个生产队(后称组)。石湾当时属于渡江大队的五队和六队,都是洁隅李氏伯玉公的后裔。主村由一条约三四百米长的“Z”字形通道贯穿,两队各以一个晒谷坪为中心,村民的房子便或沿路或环坪而建,一例的土砖墙小片瓦,一户紧挨着一户,高低错落,几无空隙。村中有几条小巷,由大大小小的石头铺设而成的小道,往下通向河边,向上通往菜园和山上,既是村民下河挑水上山劳作的通道,也是住户们休闲纳凉聊天嬉戏的场所。村两头各一条小巷作为出口通道,与河边的青石路连接。逢圩时,人们成群结队地从此匆匆赶往渡口码头,过河赶集。平时则有三两行人、货郎小贩,或穿村而过,或绕村而行。 http://www.chenzhou.com.cn/


石湾是一个人多田少的村庄,人均仅六七分水田,三四分旱地。上世纪七十年代以前,由于田地少、产量低,常常是放下禾镰就没米吃,靠借粮度日。直到七十年代初,请来浙江水稻师傅,推广矮秆稻种,实行合理密植,提高了粮食产量,才基本解决吃饭问题。由于村里穷,外面的姑娘都不愿嫁到村里来,导致“单狜”(单身汉)成堆。当年摆渡的丁改就是典型,他孤身一人,穷途末路时,几次故意偷窃而自请坐牢。他说,到牢里有钵子饭吃,一周还能打一次牙祭。至今说来仍令人心酸。上世纪七十年代前,全村外出工作吃上国家粮的还不到10人,出了唯一一个高中生还因为文革造反而耽误了大好前程。


http://www.chenzhou.com.cn/

改革开放以后,石湾村发生了深刻的变化。分田到户,联产承包,村民们凭借自己的双手,勤劳致富,一改过去一穷二白的状况,逐步盖起了新房,添置了家具家电。多年的光棍们也都一个个娶上了媳妇。随着人口的增加,村里还办起了小学——石湾小学,教室就设在公屋祠堂里,村里的孩子读1-3年级也就用不着出村了。


1986年,东江水库蓄水发电,渡头全乡被淹,后靠的后靠,外迁的外迁。石湾村因山场不够,只能留下一个组。于是,六组迁往香花新塘,五组后靠重建家园。


后靠的石湾村五组,移居到原村后的水流垅,紧邻原清江积坪村的卢冲组,行政上并入了清江乡积坪村,地处四通八达的十字河口(东往白廊,西入清江,南通滁口,北下东江),如临浩瀚大海。村庄背倚平头岭,前朝对岸的笔架山。原来屋后的高石台、老安堵山,变成了两座小岛,如璀璨的珍珠,镶嵌在东江湖畔。这里山青水秀,人杰地灵,乡亲们用自己的双手,完成了家园重建,把昔日的荒山野岭变成了四季飘香的花果园林。新一代石湾人,更是目光远大,志存高远,他们读书进取,创业求新。自1977年恢复高考,该村破天荒考出第一名大学生后,目前,全组40余户近160多口人中,已有大学毕业生30余人,还有硕士研究生5人,博士1人。年轻一代进城创业,外出发展,一个个风生水起,展示出光辉灿烂的前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