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年沧桑世光堂

来源:郴州日报 作者:张贵付 发布于:2018/11/6

儿时,聆听的教诲多了,我渐渐滋生一种排斥感:一切外来的“船泊货”,抑或是宗教文化的传播,无不赋有侵略的实质。直到前不久的一天,当我来到郴州城内最早的基督教堂世光堂时,我的心扉仍具有强烈的主观色彩。

世光堂位于郴州城区北街十字路口,坐西朝东,临街一扇黑色的铁门,镌镶有“神爱世人”几个金色的大字,是郴州第一座按西欧建筑方式建造的教堂。灰白色麻石的砖墙,青灰色的石板瓦顶,顶脊尖拱状,呈欧式建筑风格。世光堂始建于1926年(前身为福音堂),改扩建于2003年,总建筑面积1193平方米,其中教堂面积662平方米,住宅面积531平方米,整个教堂呈阶梯状——前面三层、后面五层,砖混结构。大门向东,大厅径深12米,面宽6米,水磨石地面,一楼为接待室、办公室、祈祷室、圣诗班室,中间有一条小过道,两厢房屋每间大约10平方米;前面二、三楼为礼拜堂,仿剧院式设计,可同时容纳500人。教堂为哥特式建筑,门窗有彩绘玻璃窗。正面墙上有四幅浮雕,内容分别是耶酥钉十字架、耶酥复活、最后的晚餐、平静的风浪。

http://www.chenzhou.com.cn/

据世光堂办公室吴女士介绍:基督教在全世界分为三大派别:天主教、东正教、新教。郴州的基督教属新教,牧师是新教里的圣职,担任牧师的人可以结婚,但天主教的神父和修女不能结婚。

那天恰逢周日,教堂的二楼礼拜堂正在进行一场礼拜。门口有一些宣传资料,供人们随意取阅。登入堂,便见一个牧师站在讲台上,利用手提电脑和投影仪给听众讲《圣经》。墙面的正中间有一个红十字架,周围有“哈利路亚”四个字(意思是“你们要赞美上帝”)。屏幕上图文并茂,台上牧师侃侃而谈,台下面的听众则是静心听道。而我却心不在焉,因为我认为任何宗教都是迷信。

郴州网

阳光从花窗透进来,像滤过一层柔曼的细纱,变得柔软起来,穹顶也被渲染出柔和缤纷的颜色,整个礼堂显得肃穆祥和。不知不觉中,一个多小时的礼拜时间快要结束了,基督教徒们口喊“阿门”一起站起来,一道唱赞美诗,用这种方式表达对上帝的崇敬之心。我看到许多基督徒唱得很投入,似乎忘掉了自己,这时,我感到心扉受到一种震撼,于是又找到吴女士,想了解一下郴州基督教的发展史。她给了我一本美国布道家史普罗博士著的《教我如何不信他》和一本陈郅先生1989年撰写的《郴州市基督教志》。细细品读,我才知道基督教在郴州已有100多年的历史,存在过三个教派,即长老会、循道公会、真耶酥教会。

百年沧桑,岁月如烟。透过历史的时空,我分明看到,1903年,随着基督教在郴州创办教会,一个蓝眼睛高鼻梁的美国人不远万里来到湘南小镇郴州,这个美国人叫柳威士。那一年,行色匆匆的他一定耳闻郴州盛传的一首民谣:船到郴州止,马到郴州死,人到郴州打摆子。他的内心一定为郴州老百姓的困境而震惊。于是,柳威士在郴州城区开设了第一个西医诊所,成为引进西医入郴的第一人。

1905年,长老会在东门口处购土地40余亩,兴建教堂;1907年,又在东门口兴建惠爱医院,这是郴州第一所用西药治病的医院,医护人员多为基督教徒,每天为病人作门诊和病房布道,对于一些特别穷困的病人,实行免费治疗。或许,这座医院就是郴州有史以来的第一座医院。

1906年,长老会在东门口创办新华学堂,设立中小学部。课程安排照搬美国的学校,小学学制六年,偏重英文,管理和制度比较严格。这所学校的诞生,可谓开了洋人在郴州办学的先河。解放后,人民政府接管新华小学,更名为郴州市第一完小。

112年前,长老会还在东门口教堂后院创办淑仪女校。当时社会上盛行男尊女卑、女子缠足等陋习,淑仪女校无疑产生了强烈的反响。淑仪女校有近百名学生,分通学和住宿两种,住宿生大多来自湘南诸县,课程除按一般的国文、算术、地理、生理、唱歌、体操等文化课外,还设有宗教课。
1917年,长老会在东门口又办了一所家政学校。这是郴州第一所妇女职业学校,设缝纫、刺绣、编织、烹调、文化等课程。这在当时整个郴州城区只有0.54平方公里大的地方,可以说是一件新鲜事。从某种意义上来讲,该校在帮助妇女解放思想,摆脱封建礼教的枷锁,学会一技之长立足社会,起到了积极的推动作用。

上世纪20年代,长老会又在北街购地建造了一栋二层楼的福音堂,作为对外布道、小型聚会的场所。解放后,中国基督教不满外国差会的控制,发起了“自治、自养、自传”的三自革新运动,号召全国基督徒彻底割断与外国差会的一切关系,建立独立自主的中国基督教会。“文革”停止一切宗教活动,党的十一届三中全会后才逐步恢复。而今,仅郴州城区的基督教徒已有2000多人。

走出教堂,又置身熙熙攘攘的繁华都市,灵魂经过一番洗礼的我顿有所悟。无论当年柳威士们持何种心境,百年世光堂作证,一切外来文化,历经百年而不衰,那么,她一定有着不衰的理由和存在的价值,她向世界各个角落延伸,演绎着属于她的篇章。



郴州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