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婆婆知县”赵璧

来源:郴州网 作者:李正志 发布于:2018/11/16

赵壁,字曜山,山阴(今绍兴)人。开始在京城部里做下吏,因此把家安在京城。他的哥哥赵朗很擅长医术,在皇家太医院供职三十年,在当时很有名气。


郴州网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赵璧因为考核优秀被外放为知县在湖南候补。道光初,被任命为临武知县。因为心肠慈善而优柔寡断,临武百姓都称他为“婆婆知县”。


郴州网 - 郴州人自己的网站

道光十二年(1832年),瑶族首领赵金龙在江华带领瑶民叛乱,然后带领部队冲出常宁,杀了提督、镇将。连州八排瑶民也聚结一起来抗击官军。朝庭任命礼部尚书禧恩为钦差大臣,带领盛京将军瑚松额协调督察三省军队。钦差大臣还没到,总督卢坤、提督罗思举已经平定了叛乱,歼灭了赵金龙。禧恩是爱新觉罗氏,字仲蕃,隶属正蓝旗,睿亲王淳颖之子。一向以皇亲自傲,被任为钦差大臣,更是盛气凌人。听说大家没有等他来就把叛军歼灭了,于是,就说对赵金龙死去的消息表示怀疑。罗思举把赵金龙被焚烧剩下的骸骨和他佩戴的物品拿出来作为证据,禧恩才无话可说。后来,广东瑶族首领赵仔青叛乱窜入湖南,禧恩率领提督余步云、总兵曾胜追剿叛兵。当初,两广总督李鸿宾追剿连山瑶民叛乱,在半年时间里部队总是失败。皇上下令逮捕李鸿宾,让禧恩总督军队,从湖南进兵。禧恩派遣余步云、曾胜等先后击破叛军,活捉了叛军首领邓三、盘文理。不到一个月,各路瑶族叛军都乞求投降。皇上下诏令嘉奖他速战速决,赏赐禧恩三眼花翎,赐封禧恩为“不入八分辅国公”。


当初,禧恩被任命为钦差大臣,到连州征讨瑶民叛乱。因为他是皇亲国戚,又是钦差大臣,位高权重,声势炫赫。据传,为了讨好他,湖南巡抚借库银几十万两在路上围帷设宴。凡是禧恩要到之地,事前一定伐山通道,平土架桥;到达之日,派遣年轻丁壮保驾护送。动不动就是几千银两,馆舍、帷帐、酒食还不在其内。一时间,湖湘上下州县震动。禧恩从衡阳到连州,要路过临武。赵璧接到禧恩过境临武的消息诚惶诚恐,非常紧张。当时,临武县府没有钱,赵璧自己从盐商那里借来了钱,又从集市赊账拿来了粮油酒食,又找来一批挑脚的人,承诺事后给他们优厚的工钱。他离开县城,亲自到汾市置办迎接事宜。每十里,他安排一餐酒席;每五里,他安排一顿茶水。当时,正是酷夏,他安排马车拖着好酒,让人挑着茶叶,还让人从一百多里外买来南方水果。结果,接连劳累了十多天,化费了几千两银子。一切俱备,只等禧恩来! http://www.chenzhou.com.cn/


过了几天,禧恩和都统来了,每人带了十多个随从。每个人除了住宿器具,其他用具都自己备好了。赵璧见状,只好叫下属赶快上最好的酒席。等酒菜一上桌,禧恩一看,斥责道:“都给我撤了,今晚统一吃水浇饭!”赵璧只好尴尬地应道:“好的!好的!”禧恩吃完水浇饭晚餐,问赵璧道:“都统公馆在哪里?”“都统公馆就在前面几百步!”赵璧小心翼翼地回答道。“我等一下要和都统见一见面,有些事要商量一下……”禧恩说道。“好的,我这就准备去……”等禧恩出来,只见眼前一亮:几百个人分列在两边,每人手上都擎着两只蜡烛,一只延伸到几百步之外。“大人,请上马车!”赵璧低头垂手道。“撤了!都给我撤了……”禧恩摆手道,“搞什么名堂?快撤了……”“是,好的!好的……”赵璧连忙答道。禧恩急步流星地向都统公馆走去,赵璧低着头快步地紧跟而上。进了都统公馆,禧恩回头斥责道:“这地方比我住的地方好!我就在这和都统一起住下啦……你看,怎样?”赵壁马上进前半跪,答道:“这馆太小,怎么容得下大人呢?”禧恩连连摆手,说道:“我只要一张床就够了,就在这睡了……”都统知道赵璧经济不宽裕,马上说道:“赵知县,你别管!这里的事,我安排……”然后,把赵璧推出了室外,派人把禧恩公送回了住处。第二天,一大早,都统和禧恩就离开了临武县境。


禧恩、都统离开了临武县境,赵璧这边就头疼了。他们来临武就住了一宿,这花费可就去了三四千两银子。赵璧不敢在县府报销,又不敢向百姓摊派,钱是自己借的,粮物又是自己赊的。于是,他就把所有的账目自己背了。为了早日把账还上,他请求上司把自己调到大的县去。上级也很同情他,他在临武当知县已经很多年,一直没有调动他的官职。于是,把他先后调到衡山、宜章去,这些地方在别人都是肥缺,但是,赵璧到了那,也依然是穷衙门,门庭荒得要生草,厨房过了中午就没了烟气。过了十多年,还是两手空空回到了临武。


赵璧为人心地善良、性格柔软,最怕坐堂审判案件。做了二十年知县,对于那些别人常用来求取钱财的常规陋习,他都不屑一顾。别人给他钱财,他也不要。他是胥吏出身,没有参加过科举考试,不怎么懂读书那一套。县试考试,对那些童生他不知道把谁排在第一。于是,他就把拜见自己时交贽礼多的学生排在第一。赵璧晚年经济拮据,那时的临武,粤盐渡口已没有了昔日的繁华,整体经济萧条。赵璧年老力衰,郁郁不得志,死在了临武官任上。


赵璧死后,他的家庭很贫困,他儿子以投身给人做奴仆求生,留在了临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