赤土村名的故事

来源:郴州日报 作者:陈礼恒 发布于:2018/11/22

临武水东镇有一个叫赤土的自然村,处在临(武)桂(阳)公路旁,深渡与旺田两村之间。据老辈人传说,他原来叫“郄村”,因为最早聚居在这里的是郄姓家族;也有说叫“朅村”,因为当地人世代尚勇尚武,他们便把自己住的地方叫“朅村”。不管原来叫什么,当地方言就叫“qiètù”,讲县城一带方言的人则叫成“qiètè”。那么为什么又写作“赤土”了呢?原来这个“赤”字在蓝青官话(过去湘南一带的官话)中的读音和方言中近似“qiè”音。于是有人认为“郄”字和“朅”字都难写,所以改用了笔画简单的“赤”字。也有一说,改用“赤”字,是因为后来在这个村子发生了一桩神奇的故事。

公元822年,即唐穆宗长庆二年十一月初二日,有一个男孩在这个村出生了。男孩的祖先是临武县銮一乡一都二里(今麦市万水一带)人,后迁来这里。据说男孩出生时难产,母亲生了七天七夜,而这七天七夜中,屋后山上的泥土都突然变成红色。男孩刚呱呱坠地,泥土又恢复了原来的黑色。男孩的面部也呈红色,状貌魁梧。《临武县志》说他“与汉寿亭类”,一方面是赞扬他后来骁勇绝伦、正气浩然类关公,另一方面也是说他面带赤色类关公,所以后来庙中其塑像面部都是红色。这个男孩就是后来被称为昭德王侯,死后为神的黄师浩。黄师浩以进士守智州,歼冯翼,平吐蕃,后又转战浙西征裘甫,最后以身殉国,时年才37岁。因战功赫赫,晋爵武陵侯,归葬于赤土村右的栗山。他的夫人唐氏死后葬于赤土村左的南峰庵。北宋真宗天禧年间(1017~1021),开始为之立祠祭祀,南宋宁宗五年(1212)封广惠侯,后多次加封,最后封为“广惠灵佑显应昭德侯”。临武各地都建有庙祭祀这位昭德侯,其中最大规模的“昭德侯祠”(俗称昭王庙)是在县城老街。水东镇水东村和麦市镇的上乔村、坦下村还在师浩生日这天,家家户户都炸油糍粑,到村外的青龙庙祭昭王,真正实现了他平生志愿——“大丈夫生当封侯万里,死当庙食百世”。

因为生师浩时,村后泥土变红,师浩脸带红色,红者赤也,于是而有赤土村之名。其实,赤土为古镇,宋元时,凡是关津要道,私营釆矿处所,商贾辐辏之地,民族交错之区,或治所遥远之点,流民往来聚集之所在,均设镇。镇者,守也,镇是驻兵的。赤土古镇于明洪武三年(1370)改置巡检司,正德五年(1510)撤廵检司,但仍驻有15名弓兵。这是不是与前面说的尚武尚勇相吻合呢?

现在有人说黄师浩是宜章人,这也可理解。《桂阳直隶州志》就有这个说法:“神子孙迁宜章,或云其甥改姓,故今传为宜章人。”清嘉庆《郴州总志》也说“郴义章人也”,并列举师浩之五代,即高祖黄鼎,鼎生起顺,起顺生治乾,乾生绩伟(即兴文),兴文之后为师浩。黄鼎守连州,“其子孙迁家于义章之浆水”。嘉庆时,临武不属郴州,因此就没说黄鼎的另一个儿子起宗去了哪里?清光绪版《湖南黄氏世谱》指明唐元和三年(808年),鼎之长子起顺迁居浆水,次子起宗迁居赤土。其实起宗开始迁居在临武銮一乡,他的孙子再迁到赤土。笔者年轻时,曾听一位浆水亲戚说:起顺的孙子兴文无后,便以堂侄即起宗曾孙师浩承祧。师浩也无兄弟,于是用“一子祧二房”的办法。最后在赤土这支日渐式微,于是都迁来了浆水,反正都是师浩之后嘛!怪不得后人一谈师浩身世,自然而然忽略了临武这边。师浩夫妇墓封俱存,志书有载,传说逼真,怎能忘掉赤土这块师浩出生地呢?但是对这位“诰封一品夫人”,县志上说得那么清楚,是“金三乡二里九甲小湾村”人士。而从小湾的唐氏宗谱查到小湾唐氏始祖斌正公来临武是公元875年,这时的师浩已战殁近20年,真不可思议。因此,对师浩夫人的身世还有待深入考证了。

不管史实如何,作为赤土村名的民间传说,却未尝不可以久久流传下去。


http://www.chenzhou.com.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