瑶祖冲里访遗踪——探密郴州神秘垒石古遗址(上)

来源:郴州日报 作者:刘娟丽 文/图 发布于:2018/11/22

前言:人迹罕至、道路险峻的深山,一堆堆的垒石古建筑,遍布山坡,像坟墓、像房基、像石台……但到底是什么,谁也无法断定。日前,同类的神秘垒石古建筑遗址在郴州发现了两处,分别位于桂阳县和资兴市。文史专家认为,郴州这两处垒石古遗址与岳阳龙窖山古遗址很相似,而且范围更广、规模更大;龙窖山古遗址已被列为国家级文物保护单位,郴州的垒石古遗址同样具有重大的文物考古价值,值得探究和期待! http://www.chenzhou.com.cn/


泗洲山,桂阳县西北部的一座名山,主峰三角坪海拔1428米,是桂阳地理最高峰。其北麓辉山峡谷,沟深林密、流泉飞瀑、怪石嶙峋、风景秀丽,是许多驴友夏季纳凉避暑的胜地,早已名满湘南。而其西南山麓,有一处“养在深闺人未识”的原始次生林,其重叠飞瀑,参天古木,较辉山峡谷似乎更胜一筹。尤其令人神往的,是那里有一片神秘的古遗址。 郴州网:http://www.chenzhou.com.cn


郴州网:http://www.chenzhou.com.cn

遍布山坡的垒石古遗址(刘专可 摄)


10月31日清早,记者一行跟随郴州市文史专家刘专可来到这里,一探那些神秘垒石古遗址的庐山真面目。 郴州网 - 郴州人自己的网站


郴州网 - 郴州人自己的网站

我们首先驱车赶到桂阳县莲塘镇三侯村(现合并到润冲瑶族自治村)。三侯村是一个有着约800年历史的古村落,村民大多为廖姓。《廖氏宗谱》记载,廖氏先祖有三兄弟在唐朝太和年间因平寇有功而俱封侯,因此得名三侯村


http://www.chenzhou.com.cn/

郴州网:http://www.chenzhou.com.cn

进瑶山的古道 http://www.chenzhou.com.cn/



我们穿过古村,沿着一条溪流往东前行,走过断断续续、弯弯曲曲的田间青石板小道,来到山脚下,只见溪流飞溅,浓荫蔽日,虬枝横道,败叶盈尺,一看就是人迹罕至之处。村支书廖常军介绍,当地人称这里为瑶山。青石板古道向瑶山延伸,每隔十多米,就发现一层垒石建筑,像挡土墙、护坡。但很快,古道便消失了,我们只好沿着一条溪流向峡谷深处跋陟。脚下凹凸不平、大小不一的石头,伴随着溪水两岸美丽的风景,令我们不得不放慢脚步,小心前行。


郴州网 - 郴州人自己的网站

沿着溪流峡谷登山


郴州网 - 郴州人自己的网站

郴州网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一路上,除了潺潺溪水、幽幽树木之外,漫山遍野最多的当属各种石头。整个山的地表似乎都被各种石头覆盖着,而且随着山势的增高,一些人工垒石建筑也渐渐多了起来。往峡谷前行了两三公里,我们到了一个叫官冲的山坡,但见一堆堆的垒石建筑尤其多而明显,大大小小、高高低低,形状随地势而不同。粗略数了数,至少有几百堆。测试这里的海拔高度,达到600多米。


刘专可介绍,这一大片一堆堆错落有致的垒石古建筑遗址,与岳阳临湘市的龙窖山遗址很相似,龙窖山遗址被认为是瑶族先民祖居的发祥地“千家峒”,2013年已被列为国家级文物保护单位。这片位于泗洲山西南麓的神秘古遗址,其范围、规模比龙窖山遗址更广更大。而这些古遗址是什么时候、什么人、为什么而建,谁也说不清。


郴州网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带路的村民说,听老辈人讲过,是瑶族人建造的,而且循着溪流再往上,有一个叫“瑶祖冲”的古村,不知何时为何被废弃,房子早已夷为平地,只留下一些墙脚地基。 郴州网


郴州网 - 郴州人自己的网站

既然地名叫瑶祖冲,那这些垒石古建筑是否也和曾经居住在这里的瑶族有关呢?


“小时候,我们来这里捡柴、玩,就看到这些石头堆,开始以为是坟墓而害怕,后来听大人说不是就不怕了。”村民廖爱文对记者说。


“我们有村规,为了保护村里的饮用水及稻田灌溉水源,不准砍伐这山里的树木,因此这儿绿树成荫、植被茂密。”廖常军说,“至于这些石头堆,只听老辈人说是瑶族人堆砌的,其他的情况一概不知。”


说到瑶族人,其实润冲村就是一个瑶族村。村主任赵辉就是瑶族人,他说:“我们的先祖在很久很久以前就到了瑶祖冲,并且定居下来,过着安稳的世外桃源生活。但到了清末宣统年间,由于土匪上山来烧杀抢掠,先辈们只好逃下山来躲藏,从那以后就搬到了润冲。”


瑶祖冲?单听名字就令人深思:那里是不是瑶族祖先的发源地呢?我们想登上瑶祖冲去看看究竟,但山路实在太险,加之时间不够,我们只爬到了从山顶飞流而下的六叠瀑布的最下面一叠,欣赏到了六叠瀑布的部分美景。那瀑布彷佛从天而降,如果能找到一个位置看清她的全貌,那美貌定然胜过庐山的三叠泉呢!


郴州网:http://www.chenzhou.com.cn

一路瀑流横飞


上山容易下山难。当我们手脚并用、几乎颤抖着从瀑布旁下到官冲时,心里虽庆幸没有继续往上攀,可面对那堆满山坡的垒石建筑,心中的疑问再次升起:在这人迹罕至的密林里,是什么人堆砌了这些垒石建筑?用来做什么呢?这些神秘的古遗址到底藏着怎样的文明密码呢? 郴州网:http://www.chenzhou.com.cn


http://www.chenzhou.com.cn/

“这些古老的垒石建筑,我认为很可能是瑶族先祖的祭祀台,这一带就是瑶族先祖祭祀的场所。”刘专可分析道,“从《廖氏宗谱》可知,三侯村先祖在宋代迁来时,这些垒石建筑就已经存在,说明这些垒石建筑至少建造于宋代之前。或许更早,早到了和瑶族祖先有关,甚至到了更早的南蛮部落。”


为什么从这些垒石建筑就联想到了古老的南蛮部落呢?刘专可解释,瑶族和苗族、土家族等少数民族一样,在古代都属于南蛮部落,随着人口的增多,部落的壮大,才逐渐分化出来。现代考古学已经证实,五岭一带是中华稻作文明的发祥地,而南蛮部落一直生活在南方,其核心地带就位于以郴州为中心的五岭中部一带。古人逐水而居。上世纪六十年代初,桂阳舂陵江流域地质考察时,在流峰镇上龙泉洞发现距今12000年前的刻纹古椎,轰动一时。刻纹古椎还被编进了当年历史教科书。2008年,又发现了千家坪遗址,考古发掘出土了精美的白陶、石器、古人遗骸等,经地质测定证实距今有7800年历史。这些足以说明,我们五岭地区的人文历史,已经远远超过了5000年。


“万山磅礴乐高栖,道味悠然老布衣。避世深藏云鹤影,寻诗惯听水禽啼。青浮簾外苍苔净,绿荫村边古木齐……”《廖氏宗谱》上的一首古诗,或许能帮助我们想象出瑶族先祖在瑶祖冲生活时怡然悠哉的情景。瑶族,这个古老而神秘的民族,在几乎与世隔绝、不断迁徙的进程中,创造了斑斑可考的多彩文化。瑶族祖先为后世留下了灿烂的文明遗产,这些古老的垒石建筑或许就隐藏着这个民族的那些文明密码! http://www.chenzhou.com.cn/


“八恺八元虞代彦,一觞一咏晋人风。”再看宗谱上这一首古律中的颔联,其提到的“八恺八元”进一步证实了刘专可的推测——瑶祖冲历史非常久远。八元,指远古高辛氏帝喾时八大才子,八恺指远古高阳氏颛顼时八大才子,八恺中的第一位即是苍舒,是郴州古苍梧部落的首领,舜帝南巡即是投奔苍舒这个部落的。


如果这些垒石建筑就是远古时代的遗址,那么其历史文化价值不可估量。目前,文史专家已经把这一发现上报给了省文物考古部门,期待着早日揭开其神秘面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