同治州志的编纂雷鹤龄

来源:视界桂阳 作者:雷永清 发布于:2018/11/26

刚得到被誉为“天下之佳志”的同治《桂阳直隶州志》时,浏览了一遍,从中发现有丰高岭、枫江圩、五眼陂头、鲤鱼塘、开化寺等不是人人皆知的小地名。原来,这些小地名附近有个雷鹤龄参与了州志的编纂。他利用编志的机会,顺便对家乡或自己熟悉的事物多带上几笔,这是史界的潜规则,而且无人质疑。 郴州网:http://www.chenzhou.com.cn


雷鹤龄,字松巢,又名隆顼,浩塘乡园山脚后来人称隆公。从小随父拔贡澍万迁至石笏山耕读,以优廪生贡入成,均候补儒学训导。一辈子以教书谋生,总在候补之中,被称之为老夫子。


直到其母去世,以军功保国子监学正。这个学正也是虚的,好在同学、又是亲家的汤雨霖,名士魏喻义、陈世杰等的帮助,创办鉴湖书院,才算有个正式任职。后任兴贤堂主(相当于现退教协会主席),参与州志的编纂。 郴州网


一个手无缚鸡之力的老夫子,竞能立下军功?有猜测,可能他参与了陈士杰办团练。团练如同现在的民兵训练,需要的是资金和号召力,老夫子都无能为力。


http://www.chenzhou.com.cn/

老夫子的军功应是教书之劳。训导是候补的,但仍能在州学中任教。凡州中名士,必就读于州学,均与老夫子有师生之谊。陈士杰在七拱桥阻止石达开北上成功后,上报朝庭功绩时,顺带给了老夫子一个功劳而已。 http://www.chenzhou.com.cn/


老夫子的功劳竟然是守母灵。在太平军进村时,因母灵在堂而不能躲藏,而太平军过后又没有受到损伤。孝、义是儒家之本,故受推崇。 http://www.chenzhou.com.cn/


事实果真如此吗?邻舍皆逃,太平军走远,没有旁证,只是老夫子一人说的。而功劳认定,只陈士杰说了算。若是一般的师生情谊,恐怕就没有这档子事了。 郴州网:http://www.chenzhou.com.cn


http://www.chenzhou.com.cn/

反过来,如果是太平军夺得政权,老夫子是迎接太平军,其功劳还会更大。显然,老夫子不但在清军中有学生,在太平军中也有学生,也就不怕“秀才遇到兵”了。


老夫子既能受到学生的尊敬,应当有一定的学识和品行。“弱冠补弟子员食饩,试列优等”;“词赋擅名一時”,“著作宏富,西乡所宗也”。有《重九前登丰高领绝顶》一诗: 郴州网 - 郴州人自己的网站


山游夙有兴,秋雨亦不阻。 http://www.chenzhou.com.cn/

鸡鸣戒仆夫,夙驾待晨举。

曙色启霏微,导引先樵竖。 http://www.chenzhou.com.cn/

迤逦及山麓,幽径羊肠取。

短筇前拨云,破盖斜撑雨。

轧轧鸣篮舆,垂垂指松尘(须)。

沾露湿衣襟,披棘挥斤斧。

对面矗层峦,回头战双股。 http://www.chenzhou.com.cn/

踯躅历峰颠,束若一撮土。 郴州网

此行虽登危,名山幸有主。

颇憾重阴霾,坐待羲日午。 郴州网 - 郴州人自己的网站

山云善欺人,倏散倏复聚。

川原咫尺间,浑沌成皇古。

我闻昌黎公,衡山思快睹。

潜心祷岳神,云翳开天宇。 郴州网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又闻东坡仙,寒冬登海屿。

谷王欲炫奇,蜃楼起水府。 郴州网:http://www.chenzhou.com.cn

品学愧前人,安免林壑拒?

日暮谷风生,幽岩闻啸虎。

惊起寻别途,历历险磴数。

曲折转山坳,晚寺钟撞杵。

流萤点丛筠,幽火出迎炬。

归来兴悄然,菊花笑不语。


郴州网

读这诗句,老夫子的文字还是能换到银子的,故能“笔耕所馀,分赡亲族”。 郴州网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http://www.chenzhou.com.cn/

老夫子就是老夫子,“平居恂谨,不轻言人可否,弼弼若无能然”。陈士杰奉曾国藩之命回乡办团练时,曾看望过老夫子。有记述:“余解组归里,兴语移时,和易迄人,恂恂如故也。”因此,一辈子候补,到老才陈士杰送他一个官做。也只有这样的人,才能平平安安地活到老。


附:墓志铭


君讳鹤龄,字松巢,州西选拔生雷澍万先生长子。

先生著作宏富,西乡所宗也。若既夙秉庭训,而又天姿俊秀,词赋擅名一時。弱冠补弟子员食饩,试列优等。笔耕所馀,分赡亲族。平居恂谨,不轻言人可否,弼弼若无能然。

后遭母丧,粵匪奄至,邻舍皆逃,且劝君行。君曰:母柩在堂,其可逃乎?邻曰:且权时避难。君曰:君之难,义无顾,当以死守。俄贼至,叫嚣入室,取衣物。疑棺中有金玉,举刀欲劈,君以身护之,盗贼胁以刃。君呼曰:头可断,棺不可开,贼拉之退,君复拼死护之,如是者三,贼叹曰:真孝子也。相戒勿犯。

服关后,君以团防功保国子监学正。倡建鉴湖书院,兴有力焉。州设兴贤堂,君坐镇垂二十载,美鬚髯,望之如神仙中人。余解组归里,兴语移时,和易迄人,恂恂如故也。著有耕云山馆文钞诗钞。

以光绪十五年己酉正月十九日寅时卒于家,葬于沙滩背之原戌山辰向,黃犬恋窠形,与母弟同圈左穴。配肖氏,生子二:长五品衔发坃;次子国学发坴。

铭曰:舍亲偷生,生亦赘疣,卫亲而死,死足千秋。卓哉雷君,赴义无求,身棺俱泰,名实兼休(收)。


历任闽浙巡抚部院雋臣 陈士杰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