象山见闻

来源:郴州日报 作者:段飞鹏 发布于:2018/12/3

永兴便江风光


朋友相邀徒步象山。永兴的象山于我而言,十分陌生。途中,我偶然想起了有人说过的一句话:人生没有白读的书,若认真读过了,每一页都会算数。同样,人生亦没有白走的路,若踏实走过了,每一步都会充盈呀。可是,无论内心的,还是表象的,所有遇见需要慧根,更需要机缘。 郴州网 - 郴州人自己的网站


郴州百里飞天山丹霞,山山水水中藏着数不清的故事,道不尽的传说。而绕山缠绵的便江,是郴州一条古老河道,有“擅漓江之韵,具小三峡之风,胜张家界之水,长东江之文化”之誉。便江上游有翠江、东江,两岸景色清幽奇险,佛寺道观众多。 http://www.chenzhou.com.cn/


http://www.chenzhou.com.cn/

便江流经下寨时,呈S型蜿蜒,象山因丹霞山形酷似一头临江饮水的大象而得名。传说,无量寿佛释全真遗蜕时,就是骑这头大象回到家乡的。谁知道真假呢?


象是华夏吉祥图腾,富贵、安暖的象征。其实,大自然鬼斧神工,世间所有的生灵,都能在大自然中找到固化的象形,包括人、动物、神话传说、飞禽走兽、日月星辰,甚至物什器皿,只看我们是否有机缘遇见或发现。


伫立便江北岸放眼眺望象山,那临江诺大丹岩山体,的确神形兼备、惟妙惟肖如象。二十年前,永兴县把象山开发为便江景区的一个景点,只可惜现在已荒废了。


而居住在象山附近的铁炉村村民,不管它叫象山,称其为土匪寨。铁炉村曹邓两姓,都是从外地迁移而来,时间不过两百余年。村中长者说,晚清民国时,铁炉村对面山坳里有伙土匪,或打家劫舍为富不仁的地主、土豪,或劫杀贪官污吏、日寇,却从不滋扰方圆百姓。土匪利用劫掠来的财物,在象山一带修城墙,建陋舍,兴义堂,练功夫,曾经威震岭南。官府多次对这伙土匪进行围剿,土匪利用得天独厚的天然屏障均逃之夭夭。土匪已远去百余年,在当地老百姓口中留下许多褒贬不一的传说。而今,江山依旧在,掬水月在手,只是换了人间。


从铁炉村南岸山下仰望象山,它四面悬崖峭壁,巅峰绿树葱茏。村民说,上山顶有两条道:一条为原始古寨道,另一条为二十年前新修的铁步云阶游道。我们凭着村民所指方向,想走古寨道登顶,可谁也没料到,古道藏在岩洞下,曲径通幽有乾坤。一行人徒步到了江边,才知道走错了路,只得返回。村民说,那你们从铁步云阶上寨子吧。


沿着竹林小道,来到了铁步云阶,眼前景象叹为观止——峭壁直插云霄,云阶扶摇直上;山风清凉幽静,崖下碧水流深。为防意外,我们拉开距离,小心翼翼往上攀登。快抵达一线天时,我实在忍不住回头望了一眼,只见脚下万丈深渊,行舟宛若鱼虾;轻雾随风飘荡,阴风鱼贯裤腿。此情此景,让我既惊喜交集,又后背发冷,赶紧扭转头来向前看。仰望那一线天,它长不过百米,高若数十丈,窄小得只能容下一个人的侧身,犹如两壁之间被苍穹利剑将岩石劈开两半时,突然停顿,并在半山之中抽刀出来,形成岩壁从上至下整整齐齐一道缝隙。光,从崖顶绿荫之中洒下壁崖缝隙,宛若一道白练划过天际。 郴州网:http://www.chenzhou.com.cn


置身一线天最底部,阴森、恐怖袭来。阳光在这里是多么弥足珍贵呀。你看,一线天的峭壁离开了阳光,连崖壁上的藓苔也只泛着暗墨色的光泽,用手触摸,特别柔软、细嫩,宛若两片绿宝石镶嵌其中,却不堪轻轻触碰。峭壁上的那只巨型蓝蜘蛛,已然与苔藓融为一色,共生共存;要不是露露眼尖,我们谁也没有发现它的存在。 郴州网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象山的一线天,集奇、险、峻、幽于一身,堪称一绝,而我们却不敢久留。绷紧神经拾级爬上顶峰,立刻别样洞天。寨前,土匪请人刻下的“弘义门”寨门还在,房舍却荡然无存;荒芜的操场早已被竹林占据,只剩下土匪平时练功的梅花石桩孤立于此,它仿佛在向踏访者诉说当年绿林好汉的故事。


http://www.chenzhou.com.cn/

独自在土匪栖息之处游走了一圈,找不到土匪留下的丝毫痕迹。山风在竹林里穿梭,野鸽子在森林中啼鸣。点燃一支烟,任凭思絮在空竹林中飘荡:男子汉大丈夫,有所为、有所不为,何必落草为匪?人生无常,若偷得半日清闲,在一夫当关、万夫莫开的象山,约上三五好友,或临江茅庐而居,或搭顶帐篷而栖,或一醉方休仰天笑,我自逍遥天地间;或放空自己,夜枕星辰而眠,朝披晨露而舞,岂不快哉?


晌午,云淡风柔,同行者沿“象山雄关”古道下山,我却逗留山顶依恋不舍。在寨顶“神工台”鸟瞰,一幅惊喜的山水画卷映入眼帘——谷雨清洗后的便江,仿佛大地一串翡翠项链;远近丹岩巅峰之上的植被,宛若一颗颗绿宝石。舟,在江面划出一道锦屏;风,摇曳着翠竹;鹰,搏击着蓝天;云,席卷着长空。


我正陶醉其间,空气中倏地随风弥漫开来一股清香让人沉醉。哦,那是山下万亩柑橘园花开,芬芳了我的嗅觉神经。铁炉村的老曹说,他家的冰糖橙,每年纯收入有二三十万,吃喝不用愁了,他也懒得在外打工贴补家用了。


是呀,柑橘花开了,老曹笑了。 郴州网 - 郴州人自己的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