寨背村: 通天岩后的“桃花源”

来源:郴州日报 作者:罗名怀 发布于:2018/12/4

临武县花塘乡石门村,以其村后半山腰上的“龙洞烟云”闻名,洞内有一条长达13米、活灵活现、鳞甲分明的石龙潜于水中,明代大旅行家徐霞客在其游记中就称赞石门龙洞 “足压倒众奇”。石门村后面有一座长约百余米,高十五米,宽十到二十米的天然溶洞,叫做通天岩,溶洞头尾相通,溪水常年流淌,洞口长满了参天古树、青草藤蔓。这个隐蔽的溶洞看起来就像一座巨大的石门,石门村由此得名。

在这座通天岩的背后还隐藏了一个鲜为人知的世界,那里四面环山,山高林密,良田阡陌,成片的原始次生林里生长着丰富的中草药和珍稀树种,有香樟、红豆杉、金丝楠木、风姜、何首乌等。更为难得的是还有一个小村庄,已在此开村一百多年,给这里增添了一丝人间烟火气息。

走进通天岩,但见怪石林立,钟乳垂悬,洞内光线昏暗,安静无息,只能听见哗哗的流水声。走过一座小桥,就看见圆形的洞口,穿过溶洞、走出洞口你会豁然开朗,前面是一片宽阔的田洞,还有一个上百亩的葡萄园,鸡鸣犬吠,如诗如画。因为这里独特的土壤和水质,还有自成一体的小盆地气候,所产出的葡萄非常受消费者欢迎。

郴州网:http://www.chenzhou.com.cn

田洞左边有一条羊肠小道,崎岖难行,一路山势陡峭,穿行在林间,通往一个名叫寨背的小村庄,村子在海拔500米的半山腰上,只有一对夫妇——罗金星和蒋荣秀还居住在此。这是全县最小的自然村之一,平时安静得就像睡着了,时间到这里仿佛停止了脚步。只有逢年过节时,儿孙们回家,才会让这里热闹起来。

寨背村只有两栋黄泥砌成的抖墙屋,建于上世纪八十年代,经过风雨洗礼岁月流逝,黄泥墙斑驳破碎,屋里的墙壁变得黑黄黑黄,看起来尤为沧桑古朴,和周围碧绿的芭蕉叶、葱笼的腊树、亭亭的修竹形成强烈的对比,又和谐地融为一体。

郴州网:http://www.chenzhou.com.cn

寨背村至今还没有通水泥路,只有一条蜿蜒曲折的黄土路从屋后通往石门村,下雨天连越野车都开不进来。这里2006年才正式通上电,但电压不足,只能用电视机冰箱等普通小家电,这一切对于21世纪居住在城里的人来说,真是难以想象。

正因为如此偏僻,这里的生态环境才那么好。山里缺乏煤炭但林木资源丰富,所以这里一直是烧柴火灶,柴火一年四季不熄,袅袅炊烟从屋顶慢慢上升飘散;人们用来煮饭的器皿还是那种老鼎罐,鼎罐煮出的米饭香气更足,有焦黄脆酥的锅巴;柴火灶上熏出的腊肉最正宗,白里透红,配上蒜苗辣椒同炒最可口。

俗话说:高山有好水。这里的水都是优质的矿泉水,口感清甜直接能饮用,泡出的茶更香醇,从山上接下来的自来水管一天24小时不停地流淌欢歌。山里的野果、野菜一年四季轮番上场,任你放开肚皮也吃不完,蕨菜、春笋、山芽菜、冬笋、桃胶、拐枣、金樱子、板栗、柿子、树莓……那些吃不完的野菜野果还能挑到临武县城的农贸市场售卖。

郴州网 - 郴州人自己的网站

说起寨背村的历史,有着一段辛酸故事。这里的罗氏家族始祖志洪公本是长沙南门人,传至十五世祖大星公在清道光十年(1830)迁居临武柳树街。大星公生有七子,人盛财旺,家境优裕,他还有四个侄子,都是以卖草药为生,游荡江湖。因为五叔大星在临武定居,所以四位侄子也来到了临武生活,他们见临武崇山峻岭,植物众多特别适合他们从事草药采摘销售,就花钱找原山主买下距药物产地不远的牛尾山(今寨背村附近)的地基建造房屋,定居下来。清朝后期到民国年间,国家政局动荡,战乱不断,饥荒瘟疫蔓延,使得居住在县城的大星公七个儿子不知去向,他们的后人也不知下落。

郴州网 - 郴州人自己的网站

解放后,寨背村经过百年的繁衍生息,才是一个只有7户人、人口不过30人的小村庄。到了上世纪90年代,因为出入不便和小孩上学等原因,其他几户人家都迁往了临武花塘斜江、武水慕冲、上百善等同姓宗族村庄,只有金星一户人家还在这里坚守。

郴州网 - 郴州人自己的网站

由于祖上是草药师,所以罗金星两口子都懂得医术,年轻时还以中草药为业,为乡亲看病疗伤,逢圩摆摊,闲时上山挖药,现在由于年纪大了腿脚不便,已经放弃旧业。两个女儿在县城都是从事中医养生行业,也算是女承祖业。

郴州网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寨背村风景四季不同,春来满山红紫,夏至清凉舒畅,金秋枫叶流丹,寒冬冰霜满树,苍松翠竹,草木云泉。在这里,可以过着不理凡尘俗事,与清风明月做伴的田园生活,或许,这就是陶渊明笔下真实的桃花源吧。 郴州网:http://www.chenzhou.com.cn



郴州网 - 郴州人自己的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