两间榨油房

来源:郴州网 作者:陈礼恒 发布于:2018/12/8

过去没榨油机时,榨油全部靠人力。在南福村下守山北,临宜官道旁,矗立着两间榨油房,南福土话叫“油榨”﹙yoúzuò﹚。在下行路左这间,大致方向为坐西朝东,叫老油榨。老到什么程度?老人们说有两三百岁了。路右一间,在老油榨下手,大致方向为坐北朝南,叫新油榨,大概是百把年。新的自然倒塌于日本鬼子侵入临武那年的上半年,老的是在上世纪60~70年代间,农村也用上榨油机后。两间榨房前面是草坪,另两面是石山和树林。那么,在老榨房建立前,南福人又在哪里榨油呢?老人们告诉我,在灵星岩。的确,我小时候曾经去过灵星岩,岩內还有碾槽和碾盘,不过,碾盘默默地躺在地上,己经斑斑剥剥了,一副衰老凄凉的景象。


榨房的设备,都是厐然大物,圆圆的碾槽,一次可容一大箩筐油茶籽。矗立在槽上的碾盘一米多高。还有那木槽,一段全木材,横截面要两人合抱,架空横卧在两个石墩上,老榨房这个木槽据说是三百多年树龄的柏树,在树身上凿成放枯饼的圆槽,叫“榨膛”。即使是大大小小的楔木,也是沉甸甸的一块。吊着的大撞槌,得五个人操作,每撞楔木一下,发出的“咚”声震耳巨响。蒸茶籽粉的木桶也不算小,一次可装下百斤茶籽仁的粉,也就是平常说的“一榨油”,一榨油的出油量在12~15公斤间。


从油茶苞到变成茶油的过程并不简单,我是经过全过程的。人们从油茶树上摘回来的是圆圆的紧实的油茶果,叫茶苞。先要堆放一番日子,叫“沤”。沤到一定程度,估计果皮可让太阳晒裂时,便摊开曝晒,叫“晒茶苞”。晒到整个儿开裂了,便收回来“选茶籽”,即将果壳和果仁分开来。这时候的妇女们可热闹了,有的在堂屋里架上门板,妇女们排排坐着选;有的在晴好天气,拿块簸箕,一只谷萝,在太阳底下围坐着选,左邻右舍的妇女都会来,一边拣选着果仁,一边聊着家长里短。参与选茶籽的人的报酬就是你选出的果壳你带走,这就是她这个冬天烤烘笼的宝贝,这种果売烧成炭后,比朩炭便宜,比“火崽炭”经烤。一般三担果苞得一担茶籽仁,这就是“一榨油”的原料。果仁选出后还得晒几天,然后上灶烘,有的在自己家里烘,有的就在油榨房的烘床上烘。烘茶仁这道工序可重要啰!也可说是技朮工。火工不到,碾不成粉末,火工过了,影响油的质量,两者都影响出油量,所以烘房离不得人,要不时翻抄着。烘好的果仁上碾槽,碾盘用牛带动,有人跟着扫碾槽,即把被碾盘挤压到两侧的扫到中间。有些人家没牛的,榨房会提供人和牛,反正碾一担果仁,报酬就是一块“茶饼”,也即俗称“茶枯”。碾成粉后,蒸粉制饼是个苦差亊,即使是严霜清晨,也得赤膊上阵。他先将一个铁箍放平地上,这就是茶饼模具,再用一小把稻草,中间扭几下,作为圆心,然后两端重合撒开成圆放射形,置于铁箍內。再将蒸粉一勺一勺地趁热倒进铁箍內稻草上,迅即赤脚踩在热粉上,不停地踩,使劲地踩,要踩匀踩实,要不然在榨槽中一受压力,便成癟货,其他枯饼也跟着受力不匀,影响出油。踩压后,再将长出的稻覆盖在面上,松开模具,另加两个小铁箍,一块“茶饼”就制成了。一担茶仁粉做成若干枯饼后,上榨槽,插楔木。几名壮汉便一手拉着吊杆,一手扶着吊槌,打头那位的手还得蒙住槌的前端,直指要撞击的楔木,它起着导航的作用,以免偏向,但这人动作得非常灵活,稍不留神,就有手掌骨被击碎的危险。通过吊槌的撞击,一下一下地将楔木压进去,油便顺着小槽流到容器中。这容器一般用那种四方煤油桶,一只桶刚好装一榨油。据说一天也就只能完成十五、六榨。


你如果不是参与操作的闲人,坐在灶火旁,闻闻新油的芳香,听听那碾槽滚动声,果仁被压碎声,伴随着舞动吊槌的吆喝声,撞击声,合奏成雄壮的进行曲,那真是美的享受。


人们会怀疑,南福村能要两间榨房么?要,在上世纪40年代前,每年农历十月、十一月开榨,红红火火到春节前,真忙不赢。除了少数桐油、芝麻油外,大宗产品是茶油。那时,南福村基本是被油茶林包围着,紧挨南福铺上面开始,到司马岭、水萍塘,出沙基塘,上大冲,直冲山峰寨顶,这是一大片油茶林;十八圭凉亭后面开始,直到渡头拱桥边,这又是一大片;从雷公水开始,上杀老虎、崩冲,直至仙口庙对面,又是一大片;从仙口庙背后经集牛坪到凤源头背后,这又是一大片;从水山岭对面,下芙塘,到萧家坪,又是一大片。山上、平地都是油茶林,还有一些零星小块,确实是无山不油茶,每到霜降前三天开山前夕,南福村便会迎来大群的“茶崽客”,他们都是从外村请来帮忙摘收油茶果的,因为不管多大的山,都得一天内摘收完。开山这天,摘收的,复收的,到处都是人影晃动,谈笑声,山歌声,吆喝声。那闹热情景,一年也就这一天。但是,进入40年代后,油茶林逐渐荒芜,榨房经营也就只逐渐冷淡了。

郴州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