寻找传说中最美桂阳古道

来源:视界桂阳 作者:廖晓敏 发布于:2019/1/13
关于道路的产生,鲁迅一言概之“世上本没有路,走的人多了也就成了路”。当然,这种路充其量也只能算是野路。距今一万年前的石器时代晚期,上龙泉古人类首先在桂阳大地踩出了这种路。大约六七千年前,炎帝、舜帝南巡又进一步走宽了这些路。

      

在桂阳境内有目的修路的历史最早出现在秦朝。秦国在统一六国后继续南征,戍五岭,西凿灵渠,通漓湘,东开骑田,修“新道”,最后一举平百越。西汉建初八年,大司农郑宏奏开桂阳.零陵峤道,遂为常路。到东汉桂阳太守卫飒时,未免民众“传役”之苦,“凿山通道五百余里,列亭传,置邮驿。”

       http://www.chenzhou.com.cn/

在后来的历史发展进程中,“架桥修路建亭”进而成为桂阳官绅服务地方与民间积善行德的普遍共识。至清末,“州四达皆石道,三里辄有亭,亭以百计。”州人自诩“州境邮亭整洁冠天下。”

       郴州网:http://www.chenzhou.com.cn

由王闿运总纂的《桂阳直隶州志》实在高明,其详绘《本州本州城乡图》《历代地图》与《水道图》乃古今方志之独创,山川河流,地名姓氏,道路津梁,圩铺路亭,兰若寨堡,沿革变迁,无不细微毕载,别开生面,极具特色,虽然难免偏差,但瑕不掩瑜。时至今日,哪怕初至桂阳者,只要按图索骥,也能窥斑见豹,对桂阳地理了解个大概。

      

清代桂阳州境设十八铺,舂陵江上有永济桥(七拱桥),因此,“乌桐~东岗~暗村~斗下”四铺一线是桂阳北出至舂陵江再转道常宁的主路。舂陵江自斗下渡(花园堡)北流十里就是乌石渡(堡)。 郴州网 - 郴州人自己的网站

       郴州网 - 郴州人自己的网站

经乌石堡到桂阳州也有一条大路。这可能是一条王闿运曾经走过的路,州志水道志记载“过渡五里有三十六蹬(应为三十二蹬)。道旁三四里左右,悉种列柏,连根参绿,仰柯幕翠,微风簁日,幽景阴夏,并绵岁数百,量干十围,舍舁步游,赏心无极……”这是一条多么令人神往的古道呀! 郴州网 - 郴州人自己的网站

      

从桂阳城到七拱桥的古道随着现代公路的修建早已不复存在,从桂阳到乌石堡的古道还有吗?初夏时节,我们一行数人前往仁义镇考察。 郴州网:http://www.chenzhou.com.cn

      

我们先参观了双岭村的刘放吾将军陈列馆,然后就到了一个叫“三十二蹬”的地方,据说这里几百年前有一个东干村,但早已成了废墟。沿着古道石阶,我们爬上山坡。桂阳土话叫阶梯为“蹬子”,也许人们最初在这个山坡上修建了三十二蹬阶梯的缘故,才有了这个奇怪的地名。热情的向导刘会计说,山上的古道石板路现在还有,但路旁的柏树已经没有了。

      

奇怪的是等我们爬上山脊后,出现在我们面前的却是一条土路。刘会计说,三十二磴其实只是连通村子的支路,以前主路基本是沿着山歧走的,全是石板路,后来古道上来往的人少了,村子里的一些人建房就来这里取石料,慢慢地靠近村子地段的石板就没了。 http://www.chenzhou.com.cn/

      

我们从山歧土路向东走,约100米,石板路出现了,还有一个倒塌的亭子。瓦砾散落一地,石柱横躺在道路上,只有半截石柱毅然不倒,石柱上的纹饰堪称精美。同行的一位老人说,亭子倒了十多年了,以前这里还有块石碑,记载亭子是咸丰年间修建的,叫嘉惠亭。

       郴州网

石板路随着山势蜿蜒前行,路宽约四尺,都是用红砂岩石板铺筑的,有些石板上还留有当初开采时或方或圆的孔洞。近些年由于走山路的人越来越少,路旁的杂竹茅草大有要把石板路覆盖的趋势。

     

“这是我们以前放牛玩耍的地方!还有人在上面画了画呢。”刘会计指着路旁的一块山石说。这是一块三米见方的丹霞岩,表面平整光滑,有自然坡度。我们仔细观看,一副岩画赫然出现,旁山一边有两头鹿,引颈回头状,十分生动,靠中间的地方有一石榴状图案,靠路这边也有刻痕,但由于路人踩踏,雨水冲刷,年久岁深也就看不出模样了。这副岩画不知产生于什么年代,但可以确定这绝不是什么放牛娃画的。鹿在中国文化里有君子爱民之深意,鹿回头则是海南岛上一个广为传播的爱情故事。当初作画人又是出于一种什么心态呢? http://www.chenzhou.com.cn/

      

再往前走,是一个山坳。向南瞭望,山峦起伏,风光正好。北面草坡如茵,有两块丹霞石横突如獠牙。许多人不解,桂阳哪里有什么丹霞地貌呀?其实是有的,只不过舂陵江沿岸的丹霞地貌早已进入晚年期, 演变成了红层地貌,再没有别处中年期丹霞地貌的那般血气方刚,鲜艳夺目。

    

“路边那么多、那么大的柏树怎么一棵也没了呢?”我们打探情况。“我也不太清楚,好像是上世纪50年代以后才被毁掉的,乡里村里都有责任”,刘会计说,“村子里80年代还有上百棵大柏树,后来也全砍了,有的换钱做了村里的公益,有的为老人做了棺材。”

      

“这里曾有棵根兜朝上的倒栽柏。柏树林传说是一位神仙在一天晚上栽种的,神仙把最后一株柏树苗倒插在黄土岭上,以显示这片柏树非同一般,这就是仙人倒栽柏,很有名的!”刘会计说。 郴州网 - 郴州人自己的网站

      

我想,“倒栽柏”,无非是顶部枝干枯死了,虬曲如根,而旁近地面与中下部则枝繁叶茂,看上去如倒栽了一般,并非真正的“本末倒置”。可惜这不可思议的景观都一去不复返了。当“枯藤老树昏鸦”都消失了之后,我站在这“古道春风”中,却再也想象不到夕阳西下里的那番意境了。

      

这些长在贫瘠山岗上的柏树,经历了几百上千年岁月的洗礼,才有后来“十围”之巨,我想,它也许聆听过宋朝烹丁的哀叹?亦或还见过唐朝的绝骑红尘?怎么到后来就再容不下它呼吸下去呢?“道旁三四里左右,悉种列柏”,这在当时是一种多大规模的行道树啊,可如今竟然了无痕迹了!“连根参绿,仰柯幕翠,微风簁日,幽景阴夏”,呜呼,如今我还能到哪里去寻此佳景乐园呢? 郴州网:http://www.chenzhou.com.cn

      

清代桂阳州一位训导曹敬轩的《古柏行》,写的也是这个题材,“行行三十有二厅,厅上邮亭列画屏。十里浓阴开步障,仰头不露青天青……”。全诗219字,前半首写得诗情画意,后半首饱含忧民忧国情怀。读罢此诗文,我觉得“三十二蹬”这名字背后还有故事,名字的来历可能并非先前推测的那样简单。“僻处此邦数百载,道旁覆阴能几何?”曹君最后的担忧若干年后终成现实,他若地下有灵,又会有何感想呢。

      

由山坳再往前走约300米,石板路呈阶梯缓缓向上,都保存得相当完好。之后,道路上的石板又没了,看样子前面就是村庄。还好,这条残存的完好石板路大约还剩1000多米,也足够令我们想象了。遥望远方,桂阳城仿佛就在前头。


我们折返到三十二蹬的地段。刘会计说,以前的大路由山岐向西,一直到江界,过舂陵江就是乌市,但石板路已经没有了。我们还是坚持过去走走看看。 http://www.chenzhou.com.cn/

       郴州网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因为荆棘丛生,已经很难重走古道,只能沿着山脊前行。约800米,山顶有巨石可登,四顾环望,南面山凹里是双岭村,谁能想到正是这小小的村子却走出了闻名世界的抗日名将!北面一路下坡,坡底下是舂陵江的河叉,万古舂陵江就在不远的前方。

      

山上有些灌木林经年未戕,剩下的荒山上幼苗新栽,舂陵湿地公园建设已经拉开序幕。“何不化作参天障,日云布护寰海苏烦痾?”时代向前, 思想进步,当年曹公愿景可期,桂阳生态文明已经到来,三千里河山锦绣正在徐徐展开!

      

此时此刻,我仿佛看到一队队的的担盐客从桂阳城铿锵走来,看到一路路的赶圩人悠哉慢行;我仿佛听到古柏森森的凉亭下的低吟浅唱,听到江湖人打匪啸唤来的山岚与叶响。这是我们祖先走过的路,一条光荣与沧桑的路!即便有一天它完全消失了,我们也记得它从哪里来,它要到哪里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