肖清彬其人其诗

来源:郴州日报 作者:刘江安 发布于:2019/1/21

肖清彬是永兴人,也是最近几年郴州本土比较活跃的诗作者,在阅读了他的大量诗作之后,笔者试着从三个方面去解读其人其诗。 郴州网


http://www.chenzhou.com.cn/

其一,他是地域山水的探幽者。


诗人的根基往往是生于斯长于斯的那一方山水。永兴独特的山水地貌在经历了二千多年的风雨洗礼之后,由于有仙佛与历代文人的加持,到处充满了灵性。山水与风月、季节的随意组合,在年轮的恒久雕琢之下,成就了一幅幅幻化万千的精美画卷。说是画卷,却不能用任意一支画笔达其神髓,所有的画法都在它面前显得单薄而苍白。这时候,就需要有张力的文字了。山水灵气一旦与诗人的才气相结合,文字便鲜活了,就连仓颉造字时也没料到,许多年以后的文字会如小精灵一般跳跃在一张张稿纸上。


肖清彬就是一位有才气的诗人。他用脚步丈量永兴的每一寸土地,用目光审视每一寸风月,然后用笔下的文字去表达家乡山水的神髓。他站在鲤鱼塘东边的高山上,那里有“很多清凉的空气,许多和煦的阳光”,此刻的思维“精骛八极”,思虑完全被滤得清虚澄澈,竟至于可以“听几世风云”,“看时光来回穿梭”。


面对山河美景,他也偶尔会有一些惆怅,一些无奈,他感叹自己“抓不住雨后的彩虹”,悔恨与“穿花格布的女孩”失之交臂。这种诗人式的歇斯底里“在罗霄山的余脉里,唱响千年”,犹如“那个可怜的樵夫,在升仙岩前驻足”,分明升仙可盼,却永远无法企及!当然,这是肖清彬作为一位诗人的自醒,用以鞭挞自己,提升文字张力,去掀开“金母揭不开的面纱”,还原山水最大的本真。


有时,诗人的心也是飘浮不定的,如便江的水一样“一路舒缓”,又如“没有主人的马帮”四处撒野,一会儿野到南湾牧场,一会儿野到天门岭上,今天到龙华寺听钟声,明天到金宝仙看月亮,夏天到西河口洗个澡,冬天到三侯祠烧炷香。“野”来的“后果”,便是每到一处都留下了文字,留下了千年等来的绝唱!


其二,他是乡风乡愁的呈现者。 郴州网:http://www.chenzhou.com.cn


乡村里有祖先留下来的气息,以及能够让游子牵肠挂肚的磁场。只要一想到乡村,所有人的内心都会在瞬间平静和缓,脑海里都会出现一幅温馨的画面。这里是神话开始的地方,在每个游子的心中“充满秀色”,甚至被这种秀色“灌得酒酣耳热”,在他乡人来人往的广场上吐一吐“日出月落的心事”,在睡梦中念叨着倚门而望“把自己变成一座雕塑”的母亲,从而记得住乡愁,留得住根基。肖清彬对乡愁有独到的见解,“乡路在我的心里/是挥不去的环形/行囊把季节塞满/填补我水土不服的脚步”,不管人们走得多高,走得多远,终究逃不脱这个“环形”,在这个环形里,人们用乡愁慰藉空虚的心灵,补充前进的动力,虽然心越来越颤抖,但路却越来越坚实。


在乡村里,“南方之南起风了,老牛的铃铛,唤醒季节”,“岸边的柳枝,也将冬水田,吹得皱皱平平”,春分时节,簪花饮酒的场面再次呈现,糍粑糊雀嘴的风俗从纸面跃出,童年趣事跌宕起伏,“蚕虫,桑叶,弹弓,石子”这些童年把戏依次爬出老墙的角落,让现代版的老顽童重温儿时旧梦。 http://www.chenzhou.com.cn/

不管是写乡风还是写乡愁,他采用如大布江拼布绣一样的手法,层层堆叠,再经蒙太奇式的诗歌手法幻化,处处都是风景的呈现,句句都是对生活的咀嚼。他“最初不是张扬才情”,而是用“不同的手法”,用“节俭与实用”的文字,“拼成别样的色彩”,再现乡村多样化、立体化的画面。虽然看似是“随手拼来又拼去”,但“拼出来的都是生活”。


其三,他是历史文化的呐喊者。


郴州网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肖清彬总是在历史与古迹中汲取营养。永兴渊远流长的历史文化与历史遗存似在有意无意之间唤醒了诗人的创作自觉,反过来,诗人也用实际的创作行动为历史文化呐喊呼号。在他瞻望昌黎手迹时,突然觉得“整个唐朝都在下雨”。这是真实的假设,唐朝是我国历史上难以超越的文学巅峰,诗仙诗圣诗鬼熠熠生辉,普通老百姓也能随口吟哦几句。文学精神就像甘霖普降,深入每一处角落!正因为如此,诗人觉得那时“水色山色月色全部举高”,这种现象的唯一解释,就是唐朝用质量上乘的庞大诗词群落抬升了整个社会。


在三侯祠,诗人的心中激荡着“义气,忠贞与绝唱”。英雄人物在历史的进退中,“演绎着青葱与苍老”,三侯祠的一砖一瓦承载着悲怆的秦汉历史之歌,回肠荡气,颇显厚重。然而斯人斯事已去,“三侯祠还是宁静如初”,那些动情的好事已雾化在水里,昔日“日复一日开市”的繁华“小南京”,那带有标志性的“商贾,掌柜,客栈酒肆”已不复存在,三侯祠旁的西河口,也只空剩了挂在历史画布里的时光,西河水依旧如古时模样,静静地流淌。 郴州网


郴州网:http://www.chenzhou.com.cn

他在等待某一个时刻,“在明里来暗里去的秋波中”,完成“儒雅文风”与“秦汉英气”结合后的完美嬗变,然后,在“风雨之后”,“给历史与地理写长短”……他不单单想要汲取、传承唐时的文学流风,更愿意承袭“三侯”的英雄豪气。也许,这才是肖清彬内心世界的呈现。 郴州网:http://www.chenzhou.com.cn

郴州网 - 郴州人自己的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