杀年猪的五叔

来源:郴州日报 作者:段飞鹏 发布于:2019/1/24



杀年猪,如果没两把刷子,恐怕做不来。那二三百斤重的肥猪,想要宰杀它,并非易事。

说起杀年猪,五叔的音容笑貌便浮上我的心头。听街坊老人说,我爷爷牛高马大,相貌堂堂,以杀猪、卖肉谋生,在老街落地生根,置办家产,繁衍生息。爹膝下五子,杀猪手艺只传给了五叔。但五叔学得这门手艺,却没把它当职业,只帮助街坊邻居杀年猪,平时从不操刀。

杀猪有三样宝,尖刀、砍刀与菜刀。尖刀尺来长,砍刀厚重,菜刀闪亮。这三把刀各取所长,锋利无比。五叔年轻杀年猪时,带着这三样宝,从腊月十七八开始,直到年三十晚上前夕,挨家挨户轮流杀猪,几乎无空隙。

老街几百户人家,大多都养过年猪。我家养过年猪,基本上是靠母亲料理。那时,家里口粮都不够吃,猪又怎么吃得到大米、包谷、红薯、萝卜?好在猪不挑食,野菜、红薯叶藤、青菜萝卜叶,加上米糠和潲水,它仍然吃得津津有味。

春夏之交,正是仔猪抽条时,口味特别大。为了让猪不饿着,多长肥膘,除了母亲利用空闲到田间地头采摘猪饲料,我与弟妹每天上学之前的主要任务是割猪草。有一年,母亲托宜章汾水的大姨妈买了头仔猪,养了不到一个月,便抽起条来。这头黑白花猪,食量猛,长得快,力气大,脾气坏,母亲看到它一天天长大,乐滋滋的。可是,也苦了我们兄弟姐妹,只要看到谁在玩,母亲定要督促去割猪草。到年关时,这头猪长到了三百多斤。

上了三百斤以上的肥猪,老街的屠夫都不敢接活,母亲只有请五叔帮忙了。五叔天生一幅弥勒佛像。说来也奇怪,再膘肥体壮的猪,见了五叔,都乖乖地蜷缩在一角。五叔只需一个帮手,将猪圈里的猪绑缚出来,放在长条木凳子上,抓好后脚即可。

杀猪时,只见五叔先扎稳马步,后用棕绳麻利扎住猪嘴,重心压在猪前身上,左手捏住猪耳,右手轻轻拍拍猪脖颈,顺手操起放在木脚盆上的尖刀,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捅了进去。霎时,一股鲜红的猪血,顺着刀口喷涌而出,直落木脚盆。猪没有任何痛苦,似乎安详中睡去一般。至于烫猪毛、刮猪毛、开膛、肢解猪体,五叔干起来都不在话下。

良田食品站缺少屠夫,宰杀猪用电击法。即先将猪电晕,再用刀放猪血。这种杀猪法既残忍,又浪费了猪血。食品站的领导,曾经想请五叔传授杀猪秘诀。祖传留下的手艺,养家糊口的饭碗,哪有那么轻易传给外人?五叔当然没答应。

郴州网

五叔三十岁那年,在农机站开拖拉机时出了事故,左手骨折,伤愈后再未杀过年猪。五叔的两个儿子,都没有学到五叔的绝技。不是五叔不愿教,而是后生根本就不想学这门手艺。我爷爷留下的杀猪绝技也就失传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