裕后街的变迁

来源:郴州日报 作者:张贵付 发布于:2019/3/14

今年70岁的彭维富是郴州市苏仙区南塔办事处裕后街社区的“老街人”,从小出生在裕后街,见证了这个千年古街70年的沧桑变迁。




阳春三月,我们在裕后街管委会干部引荐下,走近这位与共和国同龄的老人,听他讲过去的故事、现在的变化。


郴州网:http://www.chenzhou.com.cn

在老人的记忆中,裕后街虽然不大,却是郴州现存历史最长的一条古街。它东至龙门池、南至南塔岭、西至南街、北至扎上街,从南步行到北大约需要10分钟。因裕后街地势西高东低,商铺依山沿河错落而建,形成“前街后河”“前店后居”的模式。


彭维富讲述,解放初,裕后街道路两侧,铺面林立,均是木制的门板和柜台,老板坐在前台打理生意,这里成了郴州最繁华的地方。后来随着社会主义公私合营的改造,失去经济活力的裕后街成了贫困群体聚居之地,许多建筑依然保持上个世纪三四十年代的风貌,仿佛在默默地诉说着它无奈的坚守。


郴州网:http://www.chenzhou.com.cn

小时候,彭维富听老人讲:秦始皇为统一中国,修筑“九十里大道”,起点在郴州南关上,终点到达宜章县城。因南来北往的盐、粮、茶商贾聚集南关上,带动这里不断发展。到宋元交替时,从南关上至清水桥这800米的路段形成了一条繁华的商业街。《三字经》问世于宋代,有“光于前,裕于后”的警句,当时的官府采纳了文人推荐的“裕后”两字命名这条商业街,以弘扬尽忠职守、造福黎民、启迪子孙奋发图强的精神。


文革期间,彭维富随父母下放到父亲原籍湘潭县易俗河镇生活,但每年都要回到裕后街陪爷爷奶奶过春节。1978年落实政策回到郴州工作,他发现不少代表裕后街特色的元素遭到破坏:“三公庙”被拆除,龙门池汉白玉牌坊被推倒,石板路被水泥路取代,郴阳戏院遭到关门,南塔岭寺庙被摧毁,一些会馆被改造成民居。一条具有光辉商贸文明史的古街,因为街道陈旧、房屋破落,许多原住民搬离裕后街,这里变成了老城区和贫困人口居住区的代名词。


1999年“8·13”洪灾以后,裕后街许多房子成了危房,彭维富家的房子也一样,仅有25平方米的“蜗居”经常漏雨,且没有卫生间;夏天室外温度超过35度,房里几乎不能入睡,一家三口只好打地铺;屋外的电线如蜘蛛网般裸露在屋檐,路灯经常不亮;涉毒和卖淫人员常选择在此交易,许多摩的司机一到晚上就不愿意载客到裕后街。 郴州网


郴州网



郴州网

2009年,郴州市委市政府启动了裕后街历史文化街区建设,按照“尊重历史、修旧如旧”原则,对裕后街进行改造。刚开始,彭维富有点担心,生怕失去儿时的记忆,失去老街原有的味道。“那年我正好退休,没有什么事情,每天在街上来回闲逛,看看这个千年古街到底要怎样打造。”


彭维富说,原有的危旧房被拆除一空,居民按“拆一补一”原则住上了青砖黛瓦的四合院仿古建筑;庭院与商业门面错落有致,古香古色;骡马古道、化龙桥、犀牛井、湘南起义革命旧址、茶米油盐码头等全部“修旧如旧”,漫步于古街的石板路上,别有一番情致;郴江河被全面疏浚,游道河堤焕然一新,临街的房屋保持了湘南民居的历史风貌。


说起变化,彭维富的感受是路面宽阔了,环境卫生整洁了,郴江河清澈了,治安好多了,现在幸福指数也高了!58平方米的两室一厅一厨一卫住房,让他这辈子做梦也没有想到。他说,最先嗅出幸福味道的,当然是老街住户。有手艺的,自已开店;没手艺的,对外出租。不久,游客被吸引来了。他们的到来,又带动更多商铺开张,其中,不乏一批有创业想法的“80”“90”后青年。 郴州网:http://www.chenzhou.com.cn


裕后街管委会主任杨长春说:“裕后街发展旅游,关键是要把裕后街的文化推广出去,让游客从内心感受裕后街的历史,同时还可以感受真实、不加修饰的古街生活。”


春天的脚步已经来临,古街一侧,悠闲漫步的彭维富与带着耳机说笑的年轻人擦肩而过。一老一少的身影,一快一慢的步履,在这条新生的古街交汇,温暖着古香古色的裕后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