永乐江上远去的筒车

来源:永乐文苑 作者:admin 发布于:2019/6/15

在安仁稻田公园参观时,河边那架供观赏的水筒车虽然不大,却让我触景生情、引发回忆。儿时老家沿河那一座座比这大得多、日夜欢歌的筒车,在脑海里呈现出来。   郴州网


郴州网 - 郴州人自己的网站


永乐江流经老家成S形,从月池村的荷叶渡到山口村的桥边下几公里河段,在流水急、流量大的河两边,前后建有近20座提水灌田的筒车。  郴州网



这筒车,圆形、双边,直径有好几米,由木、竹、老藤合制而成,车上斜安着一块块竹织板和一根根大竹筒、相互保持一定距离,车轴和车座则是用粗大的硬质树木制成,能长年承受巨重和转动的摩擦。每架筒车都有一座用松树和杂柴筑起的、由上而下斜过来的拦河坝,将河水拦到筒车边。每座坝中间要留一数米宽的“洪口”,作为行船、放木排的“通道”。船和木排下“洪口”,考量着驾手的沉着冷静、眼明手快,弄得不好就会船翻、排散、人落水。流水带动筒车不断转动,一根根竹筒从河中灌上水慢慢升高,倒在岸边曲尺型的渡槽里,这根刚倒完、那个根又来倒,一筒接一筒汇成一大股流水,随渠道流进远近田野。一般情况下,越是水急流量大,筒车就转得越快,提上来的水也就越多。 


郴州网:http://www.chenzhou.com.cn


这些筒车始建于何时不得而知,我小时只见过捡修的场面。每年的春未夏初是维修之时,如更换破了的竹织板或竹筒和损坏了的松柴坝等。有道是:“水浸千年松,火烤万年枫”,传闻在水中浸了多年的松树桩熬水配药,对治疗风湿病有好处,因此常有人来松动取走。维修动工前要摆供品、燃香火、烧钱纸、放鞭炮以敬河神,祈求风调雨顺和施工平安,这是一条必守的规矩。然后一群后生在年长者指挥下赤膊奋战在河里,有些连短裤都未穿,反正这是男人的“世界”,大家一个样。他们五六人一组,分成好几群,将一根根、大碗口粗一头砍尖的松树桩夯下。每组由一人领唱,其他合声:“打坝墩啊——嗨哟!”“要用力啊——嗨哟!”……。一轮接一轮、此起彼伏,盖过哗哗的流水声,传向远方。也有搞恶作剧的领唱者喊着喊着突然来一句:“想你老婆啊!”其他人一时没反应过来也合着“嗨哟!”,之后便是笑声与相互追打的滑稽风趣场面。数十人得干上十多天才能完成。开工和结尾集体开餐,有酒有肉、比较丰盛。我们这些小孩去了,大人高兴地给装饭、夹几坨鱼肉,说我们是未来的筒车建造者。整修后的筒车和柴坝为夏秋的农田灌溉派上用场。也不知是什么“乡规民约”,居然能有条不乱地让各家各户按受益田亩为修筒车出钱出力。   郴州网:http://www.chenzhou.com.cn


郴州网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有收无收在于水,收多收少在于肥”,那时家乡连片的数千亩田洞除少量山塘外,大部分是靠筒车提水灌溉,人们说筒车那不停地“吱呀、吱呀;哐咚、哐咚……”的呜叫声,是一曲曲令人开心的丰收之歌。大热天,我们镇上的那班男孩子在永乐江洗澡戏水,经常从松柴坝的“洪口”冲浪,一扑下去被激流和浪花冲上几十米远,一次又一次地进行着、非常有味。有些胆大的孩子还要抓住筒车上的某根横杆随车转升到一定高度,再放手跳入水中,有本事的还要耍些花样,其乐融融。但如果被大人们看见了就会大骂:“你们这些短命鬼,不怕死呀!”记得上高小时,上学放学都要在筒车渡槽里洗手洗脚或喝几口清凉水,有时还可抓几条小鱼。双抢时,劳动一天后到河里洗完澡后坐在筒车边,沐浴如水的月光、享受凉爽的河风、听着筒车奏出的“音乐”、看着哗哗的流水,感受惬意中别样的趣味。一次,语文老师给我们出了“筒车”的作文题,同学们在作文里一个劲地讲筒车的功劳和带来的快乐,有的还将其“人物化”,歌颂它任劳任怨、不知疲倦,为人们和田野奉献的精神。后来,家乡的永乐江两岸分别修建了永定、永安两条引水灌溉渠道,筒车便逐步退出了历史舞台。尽管这样,但简车为农业生产增产增收的历史功绩和显现家乡父老勤劳、智慧的“农耕文化”,让人难以忘怀。   http://www.chenzhou.com.cn/


筒车,记录了那个时代的特征,展现了那个年月的独特风景,在人们心中留下了美好的记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