桃源今在寻常处——郴州古村落考察散记

来源:郴州日报 作者:叶钢林 发布于:2019/6/17



永兴板梁古村 http://www.chenzhou.com.cn/


抵达板梁古村,已是午后时分。九山河在古村前缓缓流淌,日光打在清澈的溪流上,波光如染,潋滟夺人。村前的半月塘“小荷才露尖尖角”,有鲤数尾游泳其中,唼呷水面,微风掠过,“天光云影共徘徊”。伫立溪畔,极目远眺,形势和缓的象山草木葱茏,古树参天,规模庞大的古村成一长线剪影,隐约其间。我们从滚滚红尘中来,跨过古朴的石板小桥,仿佛走进了如梦似幻的旧时光。


走进古村,村前有古塔远离人家,遗世独立。村中庙宇、祠堂、亭阁、私塾、钱庄、商街星罗棋布。三大宗祠宏观巨制,在村前左右森列。三百余栋元、明、清代民居,背靠象山依次平展延伸。秩序井然的布局,显得构筑筹整,浑然一体,蔚为大观。徽派的湘南古民居,虽然于构架上并无惊人之处,且雕刻彩绘工艺略为粗糙,但青砖青瓦马头墙,明丽素雅,古拙端庄。


行走在石板铺就的街巷院落,苔花正浓,满目苍桑。村中阒无人声,幽静如梦,人道是大都迁居江右。曲径通幽处,一缕阳光从天井打进古宅幽深的一角,斑驳陆离的厅堂上,泛起一串串长长的尘埃。空空如一的村落,让人顿感苍凉,好在古制犹存,略为欣慰。登上象山顶的“望夫楼”,古村一派残阳晚照,唯有九山河流水潺潺,诉说着村庄六百年来的繁荣昌盛,祖祖辈辈层层叠叠的故事。恍惚中,私塾里的朗朗书声绕梁不绝,从这里走出去的举人进士,却早已在时光的驿道上煙灭。当年的商船帆影渐行渐远,欸乃桨声随风飘散。


郴州网

资兴流华湾古村


http://www.chenzhou.com.cn/

“斜光照墟落,穷巷牛羊归。”走进流华湾古村,浓郁的乡土生活气息扑面而来。一场若有若无的细雨,悄然飘落在这方古老的土地上。湿润清新的空气中,弥散着泥土草木的芳香。村前照例有小溪流过,清流涓涓。沿溪而行,草木葱茏,夹岸成林。几棵参天古树,冠盖如云,遮天蔽日,宛如伫立村头的乡间野老,“相见语依依”,诉说着四百多年的斗转星移,沧桑流变。浓荫深处,有女儿江头浣纱。捣衣声里,抑或流传着“月上柳梢头,人约黄昏后”的缠绵故事,让人不知何处是他乡。


如果说板梁是古村落里的大家闺秀,流华湾便是此中的小家碧玉。走过条石砌成的小桥,只见一池残荷中,一株新菡亭亭玉立,含苞欲放。仿佛告诉人们,眼前这座历经数百年风雨洗礼的古老村庄,经过一番“修旧如旧”的修葺,四百余间明清时代的徽派民居、祠堂、书院重获生机,而且愈加古色古香,古韵十足。 郴州网 - 郴州人自己的网站


郴州网 - 郴州人自己的网站

古村不大,构筑形制与板梁大略相同。三横四纵九巷布局,错落有致。村中四座大厅,飞檐翘壁,古拙可喜。古宅门坊、墙裙、柱础、窗棂和门楣上,大都雕饰精美。走在麻石铺就的幽长巷道上,随处可见农妇择菜晚炊,人间烟火的味道在村里蔓延。看着在小巷中流连的一个同行女孩,依稀又见着那位忧伤的丁香姑娘。此时远山晚照,闲逸的农夫荷锄而归,还有一头步履蹒跚的老牛。


汝城金山古村


金山古村是我的老家。我曾在一篇文章里说:“金山老屋坐落在巍巍罗霄和逶迤五岭交汇的大山深处,背山临水,环境清幽。走进青砖青瓦青石地板的朝门,鹅卵石铺就的庭院前,古朴典雅的家庙耸立眼前,门楼上三层镂雕双龙戏珠、云水纹环绕的鸿门梁,绚丽夺目。小巷深处,一幢幢青砖黛瓦马头墙的老宅排列有序,古色古香。”叶氏家庙鸿门梁确为最上妙品,文中却忽略了村中同为“全国文物保护单位”的卢氏家庙,其门楼为歇山式青瓦布顶,檐下施如意斗拱,斗拱下额枋浮雕多种彩绘图案,鸿门梁镂雕双龙戏珠,宏观巨制,金碧辉煌。另外四座古祠堂,亦别具风格。


http://www.chenzhou.com.cn/

曾几何时,杂乱的红砖水泥房屋,像魔盒般冒出来,几乎围住了这与天地水乳交融的古老村落。更有甚者,将老屋推倒重建,把盒子样的房子杵在村子中央,好像乡间新娘,大红大绿的艳俗。尽管如此,却淹没不了古村的天生丽质古风荡荡。与此同时,许多年久失修的老宅,轰然倒塌,斜阳残照中,残垣断壁,满目苍凉。


“有风即作飘摇之态,无风亦呈袅娜之姿。”几年前,村前种植千亩荷花,引来游人如织。古村在荷花的映衬下,相得益彰,别有韵味。春夏之交,“小荷才露尖尖角,早有蜻蜓立上头。”欣欣然以向荣,却是难得的清新小品,花前月下的不坠色境。“不与桃李争春风,七月流火送清凉。”更有采莲女子披纱曳裙,“荷叶罗裙一色裁,芙蓉向脸两边开。”最是赏荷的好时节。即便江湖寥落,“留得残荷听雨声”,也别有一番滋味。


结 尾


郴州网

郴州具有丰富的古民居资源,如何平衡乡村建设与古建构的关系,做到传统与现代的水乳交融,是迫切需要解决的重大课题。


在考察金山古村时,听本村木匠说:“叶氏家庙前后两厅筑于不同年代,出于不同匠人之手。早期建筑的后厅建材明显劣于前厅,厅柱偏细,工艺相对粗糙。而前厅宏观巨制,手艺精湛,系后人所筑。”此说令人诧异,若非反复观察,探幽索微,哪来真知灼见如许?数十年时光在其一斧一凿中流淌,手艺日益精湛,所雕刻鸿门梁和其他木雕,足与明清遗物相媲美。因此,只有造就这样一批能工巧匠,古建构才能得到“修旧如旧”的保护和利用。 郴州网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郴州网:http://www.chenzhou.com.cn

“翠滴田畴,绿漫溪渡,桃源今在寻常处。”草长莺飞时节,为了考察郴州一带古村落的遗构,于邻近诸县反复旅行。徜徉在绿水青山间,遍访古村十余座,便有了眼前春夏之交光与影的交错:漫山遍野“一树一树的花开”,云烟依依中的清晨村落,细雨黄昏的田畴阡陌,袅袅炊烟里燕子在寻常人家梁间呢喃,水光浮动中那朵含苞欲放的白莲,还有云淡风轻的人间四月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