湘南舂米器物二题

来源:郴州网 作者:黄孝纪 发布于:2019/5/5

风车 郴州网:http://www.chenzhou.com.cn


郴州网 - 郴州人自己的网站

有一道诗谜:“广东来匹马,走到槐树下。肚里抛抛转,口里吐棉花。”谜底就是湘南常见的大件农具——风车。


风车是农村必不可少的器物,诸如新收获的麦子、黄豆、高粱、穇子、稻谷等谷物,都得用它来车除灰尘和杂质,分出品级。分田到户之初,村人生产热情高涨,双季稻已然普及,产量逐年提高,丰收的年景十分寻常,很多家庭都陆续添置了新的风车。 郴州网


在村庄的器物里,风车称得上体型庞大,通常需要两个成人一前一后抬着走。事实上,其躯体两侧,也确实各有一根长长的抬杠,作为受力构件,融为一体。抬时,走在前面的人反转双手,从背后握着抬杠,脚跟常与风车的两腿磕碰,颇为不便。后面跟着的人,顺手顺脚,则好走路多了。也有力气大的壮汉,一人就能将风车扛在肩背上,偏着头,双手长伸,牢牢抓住上斗的边缘和下端的横枋,从屋里背到禾场上去。


风车由杉木制成,形状还真有几分像一匹高头大马切头去尾后的样子,四腿笔立,承载上面的躯体。其躯体大致可分成三层四个部分:上层是一个标准的倒四凌锥大漏斗,长方形的开口朝天,是用来倾倒谷物的地方,锥底预留有二指宽的长缝,由一块活动小木板作控制开关;中层的前部是长方体的风道,并与后端侧立如巨鼓的鼓风舱相通,鼓风舱中央两侧留有菜盘大的圆形入风口,里面装有风轮;下层前端两侧,位于风道的正下方,各有一个朝外且向下倾斜的方形出料口,紧挨着,一大一小。这四个部分中,鼓风舱最高大,贯穿了上中下三层。


风车以车稻谷为主。一年两季稻谷收割的时候,禾场上的风车会忙碌起来。车谷多在晴天的午后和傍晚,暴晒了一整天的稻谷,先用刮板和竹扫把谷拢成堆。风车就抬放在谷堆的旁边,出风口避开与自然风相逆方向。箩筐,撮筛,扁担,杆秤,也都准备齐全。 郴州网:http://www.chenzhou.com.cn


车谷时,至少需两人配合,通常是一家人齐上场,各司其职,掌车的站在风车正侧面,左臂上举,握着料斗的控制木柄;右手下探,握着风轮的“Z”字形铁杆摇把。配合的人用撮筛撮了稻谷,举起来,倒入料斗,掌车人就轻轻旋转控制木柄,同时用力摇动风轮。顿时,鼓风舱里响起晃晃朗朗的鼓风声,两股金黄的谷流各自从泄料口下泻,沙沙啦啦落入箩筐。风车口里,不断有灰尘、碎叶、瘪谷的混合物随风远扬。 郴州网:http://www.chenzhou.com.cn


郴州网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稻谷经车之后,一分为三:正侧面大泄口落下的是干净饱满的谷粒,村人称之为头车谷;另一面小泄口落下的是秕谷,也叫二车谷,用来喂鸡鸭鹅,也可辗碎后喂猪;风车口吹出来的,便是车尾子,夏天用来焚烟熏蚊子,冬天结冰下雪时撒路上防滑,还常垫鸡窝鸭窝。


掌风车看似容易,其实得有长期的经验,力道须控制得恰到好处。控制木柄旋的幅度过大,稻谷漏得急促,饱满的谷粒会混入秕谷里;太小,车谷的速度又慢了。摇风轮也是如此,力气过大,过小,都不行。 郴州网 - 郴州人自己的网站


[lóng]


过去有两种米:白米和糙米。白米色泽如雪,光滑漂亮;糙米浑身土黄,暗淡粗糙。前者是辗米机辗的,后者便是砻出来的。那时虽说大家都知道糙米比白米更有营养,因为包裹米粒的那一层薄表皮(方言叫幼皮)还在,但家家户户还是更喜欢白米。不单是白米看起来更可爱,更时尚,重要的是白米蒸饭煮粥容易熟,口感也要好许多。只有那些生活尤为贫困的人家,舍不得辗米的钱,还坚持砻糙米。 http://www.chenzhou.com.cn/


砻,曾是一种必不可少的农具。砻的原理与手磨相同,也分为上下两个磨盘。不同的是,手磨是用麻石打凿的,而砻却是由木头、竹篾、松叶、黄泥等多种材料制成的,也高大得多。


郴州网

细究起来,砻的构造也比较复杂。其底座是一个十字形的四腿木架,用材粗大;架上是下磨盘,与盘身外围的篾编圆筒固定在一起,篾筒里面夯填密实劲道的黄泥,中央竖立一根刀柄粗的硬木砻芯,磨盘的表面,是放射状镶嵌在黄泥里的硬木片,长短不一,露出泥表些许,是为砻齿;上磨盘有下盘两倍高,大小一致,外面同样是篾编的圆筒,筒身中部贯穿一根硬方木,方木两端钻有圆孔。上盘同样夯填黄泥,盘底密布砻齿,与下盘不同之处在于,黄泥所填的高度比长方木略低,且呈向心倾斜状,中央是一个方形的小孔,这样看起来,筒身里面大部分是空的,用来装谷。上下两盘叠合在一起,砻芯与长方木的芯孔正好相配。此外,一根曲尺形的硬木做成的砻手必不可少,用时将其前端套进上盘长方木两端的任一圆孔,就可推动砻盘旋转砻谷。 郴州网:http://www.chenzhou.com.cn


http://www.chenzhou.com.cn/

做砻对木材的要求很高,底座、长方木必须用稠树或槠树,砻手多用油茶树,砻芯更是要特别坚硬耐磨的雀梨树。 郴州网 - 郴州人自己的网站


砻谷是一件力气活,双腿一前一后站着,两手握着砻手,躬身曲背,不停推拉着上砻盘旋转,谷粒也随之磨破,谷壳与米粒相分离,纷纷洒落,在地面上堆积成金黄的一圈。 郴州网 - 郴州人自己的网站


砻好的谷,壳与米相混在一起。若砻得多,则用风车车米。若少,就用簸箕簸。谷壳粗糙,人们会积攒起来,冬天下雪结冰的日子,撒在路上,走上去嚯嚯有声,不滑;春夏间种菜种红薯秧,撒在土坑里,能透气透水;平素的日子,熏蚊虫,暖酒缸,均可。


糙米做饭费时难熟。鼎罐煮饭之前,要用水浸泡多时。做甑蒸饭,往往是先一天夜里就要一直泡着,蒸时并不熬煮,而是直接捞出来在木甑里上米,淋水,村人叫打汤。之后,毎隔一段时间,就要揭开木盖,拿筷子挑一两粒米饭出来,按压在桌面上揉开,如果米心还是粉状,又舀水均匀淋湿,再蒸。如此反复,直到熟透。 http://www.chenzhou.com.cn/


糙米饭粗糙,不软糯,口感不好。在没有辗米机之前,常有村人将砻好的糙米,端到臼屋里,倒入石臼捣一阵。这样,那层薄薄的米皮去掉之后,就白亮了许多。这种米,人们叫熟米,蒸煮出来的饭,叫熟米饭。 郴州网


自从农村通了电,有了辗米机,做砻谋生的手艺人也就失了业,砻也就渐渐淡出了人们的生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