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绝碑

来源:郴州日报 作者:赵军 发布于:2019/6/24

郴州有两个别名,一个是“林城”,一个是“福城”。“林城”来自于“郴”,“郴”乃林邑之城。相传黄帝有个儿子叫苍林,他的哥哥就是造字的苍颉。苍林在今郴州一带建立了苍梧部。后世人们为了纪念苍林,就把苍林部称为“郴”:“郴”与“林”相通也,于是有了“林城”之别名。“福城”亦即“福地”,“福地”一词最早来自唐代名士杜光庭的《洞天福地说》,书中将天下的名山大川归为10大洞天、36小洞天和72福地。因为苏耽在苏仙岭为民祈福而得道成仙的传说,苏仙岭也被收入书中,在72福地中排名十八。非常奇特的是,郴州作为道教意义上的“福地”,也与佛教文化的影响有关。郴属楚地,道风在先,而佛神在后,形成自然。而后来,佛神威力日渐强大,居然取代道仙而成为郴民祈福的主要对象,这似乎可以成为一个哲学命题。


郴州自古多名山亦多仙,被誉为“九仙二佛之地”。苏仙岭排名仙山之首,除了苏仙的传说,还有一个重要因素就是“三绝碑”。中国古代有十大著名的“三绝碑”,而郴州苏仙岭的“三绝碑”位于“十大”之首。提到三绝碑,郴州人民十分感谢伟大领袖毛主席。据热衷于研究郴州文史的张式成先生介绍,当年毛主席来南方视察,专列停靠长沙大砣铺,接见了时任郴州地委书记陈洪新同志。这次接见,毛主席专门谈到了郴州“三绝碑”:这块碑是很有价值的,是我们国家在文学艺术上的瑰宝,要很好地予以保护。回郴后,陈洪新同志立即落实“三绝碑”的寻找工作,终于在苏仙岭的一片荆棘丛中找到了“三绝碑”,所幸尚存完好。为此,省政府特地拨款2万元修公路一条,建护碑亭一座,并在崖石上重拓了原迹。从此,郴州苏仙岭三绝碑恢复了往日的风采。


苏仙岭山脚下便是郴江。元朝之前江上无桥,全靠舟渡,于是便有了古码头和古渡街(原东门口至苏仙桥下)。古渡街上官署、驿站、牌坊和旅舍众多,十分热闹。古渡街后来声名远扬,就是因为秦观贬谪到林邑住在该街的“郴州旅舍”。秦观悲愤命运之不平,借景抒情,发泄幽怨,写下了千古名作《踏莎行·郴州旅舍》。此词深得苏东坡喜爱,将“郴江本自绕郴山,为谁流下潇湘去”两句写在扇子上,天天看它读它。秦少游死后,苏东坡非常悲伤,在扇面秦观词的后面,写下了“少游已矣!虽万人何赎”的跋语。后来,著名书法家米芾把秦词苏跋书写下来。郴州人为了纪念秦少游,将秦词、苏跋、米书刻在碑上,史称三绝碑。1963年6月,时任中共中南局第一书记的陶铸来郴视察,登苏仙岭三绝碑处览“秦词”后,押秦词原韵填词《踏莎行》。陶铸同志的词一扫秦词幽怨哀悲之情,高扬了人民当家作主,创造新世界的时代旋律。陶铸词现在也被刻在石上,和三绝碑一道,成为苏仙岭一处声名远扬的景点。


重登苏仙岭,重赏三绝碑。我放眼四望,见岭上到处绿树环绕,春意盎然。不禁想起2008年冰灾过后,有人断言没有20年的光景造就不了万木葱茏。但郴州人不信邪,仅短短十年便令“林城”重焕青春,让“福城”有了最适宜居住之城市的崭新名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