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眼中的王佑贵

来源:郴州网 作者:罗斯 发布于:2012/5/2

   说到歌曲《春天的故事》,简直是如雷贯耳!恐怕没有几个人不知晓。但知道“王佑贵”这个大名的人,却并不那么多。

  http://www.chenzhou.com.cn/

   王佑贵先生是当代著名音乐家,郴州宜章人,是目前郴州在全国最有影响的人物之一。照理说,他的大名在郴州应该是人人皆知,但事实却并非如此。记得王佑贵在郴州讲学期间,我们郴州的文艺骨干大多都在,其中一个发型“一边倒”的年轻人毕恭毕敬的走到他面前,说:“王老师,能不能请您为我签个名啊?”王佑贵满口答应。正准备签时,那个“一边倒”突然道:“王老师,您的大名叫什么来着?”作曲家一怔,脸霎时绯红了起来,半打趣半认真的说:“你连我的名字都不知道,怎么还要我签名啊?!”提起的笔定在半空!当时,房间里的气氛顿时变得不尴不尬起来……毕竟是大家风范,他的脸色迅速恢复了正常。洒脱的为“一边倒”签了名,并很随意的说:“我给你们讲个故事吧,前年我们去一个地方参加活动,一群文艺爱好者围着我们,有个年轻人,好不容易挤到徐沛东老师面前,‘老师,请给我签个名好吗?’徐老师爽快的拿起笔一挥而就,那个年轻人看都没看,激动得连声说‘谢谢,谢谢谷建芬老师。’”这一下,在场的人都哈哈大笑起来……

  郴州网 - 郴州人自己的网站

   他来郴州讲学前,我也没见过他。从他的名字上判断,觉得他可能有点“土气”:瘦高个儿,黝黑的皮肤,写满沧桑……但见到他以后,才知道与我想象的大相径庭。他中等个子,脸白净而红润,微微发福,保养得挺好。没有大艺术家的那种个性张扬,却有大学教授的那份儒雅,甚至大领导的那种沉稳。他人显得比较随和,谁和他打招呼,他都面带微笑的回应。

 

   王佑贵乐意和大家闲谈,讲得最多的是他的棋艺:“我现在啊,就喜欢下象棋。在北京,我常常和专业棋手切磋,而且自己还常常看棋谱……走了这么多地方,都还没遇上什么对手呢。” 郴州网 - 郴州人自己的网站

 

   95年他来郴州讲学时,我们住在王仙岭。时任市文化局局长的岳瑾对我说:“我们这里,就你可以去陪他来两盘了。”我不肯,但拗不过岳瑾的软泡硬磨,只好有点忐忑的去了。棋一摆好,我特别认真,心想“也不要输得太悬殊才好”。下着下着,我慢慢放松起来,脑子里竟然想起那个寓言故事:既不像老马说得那么深,也不像小马说得那么浅——原来,他的棋艺和我也就在伯仲之间。下起棋来,他的大家风范荡然无存。专注、认真,寸土必争。一会儿挠头,一会儿抿嘴,一会儿品茶……音乐人特有的那份灵动和喜形于色显露无遗。开始时,就我们俩对弈,到后来,观战的人越来越多。多数人是“帮”他,这个支一招,那个支一招。渐渐的,我感觉他脸色略带不悦了。正巧,这时一个朋友也来替我支招。佑贵巧妙的借题发挥:“他棋下得很不错呢,你不要帮倒忙吧。”这下,除了那些听不懂弦外之音的,多数人都静静地看着了。也就在这时候,我连输几盘。接下来就是一大堆对他的赞叹……

 

   王佑贵在生活上是常人,但在对事业的追求上,却有着超乎常人的举措。他从小生活在农村,就读于乡村学校。小时候,爬在外婆背上听乡下歌谣,后来又跟一个老师学吹笛子,这就是他最早的音乐启蒙。1976年,他进了湖南师大音乐系学习。凭着优异的成绩,毕业后留校当了教师。然后,他到北京进修。再后来,他毅然“下海”,只身到了深圳。

 

   记得他是这样回忆那段生活的:“我刚到深圳,租住在一个十来平米的小房子里,阴暗、潮湿,除了一铺床睡觉,一张办公桌写作,就是一台低价买的二手钢琴。”他的一个学生,到深圳去看他,见他生活得那么艰难,不禁潸然泪下,一下子扑进他怀里:“王老师啊,你就过得这样的日子吗?!”

 

   大学教师的工作环境是优越的,生活条件是优裕的。但他却决然放弃了这一切,重新开始!未必,他下海的时候,就能够预测今天的成就?!这使我不由得想起了贝多芬、舒伯特、冼星海……凡成大事者,必有超常的韧劲和过人的胆识!

 

   艰苦的努力,换来了丰硕的成果。几年前我就已经珍藏着他签送的四大本歌碟了,想必现在又增加了很多。而今,著名的歌唱家都频频向他约稿,各地的大型活动都邀请他写歌,一些刚刚崭露头角的新人想凭借他的歌一举成名……但他不会草率提笔,用他自己的话来说:“我要写,就写有用的”。什么是有用的呢?一曲《长大后我就成了你》,为新辟的教师节披上了一个美丽的光环。一曲《春天的故事》,唱响了改革开放的赞歌……他的歌,除了散发出无穷的艺术魅力外,还有着巨大的社会影响。

 

  王佑贵的歌,旋律流畅而清新,优美中透着自然,朗朗上口。他在讲学中说道:“我写歌,没什么诀窍,就是反反复复吟诵歌词,等到吃透了歌词,旋律就自然而然的流出来了。”看似轻描淡写,仔细一揣摩:优美的旋律出自于语言的韵律中,不自然才怪呢!“小时候,我觉得你很美丽……”“一九七九年,那是一个春天……”难怪,他的歌谁都爱唱啊。

  郴州网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王佑贵的歌,总是那么款款深情。用他自己的话来说:“情是音乐的灵魂,没有情的歌,那是无病呻吟。我写《长大后我就成了你》,就倾注了那些曾经教导过我的、可敬可爱的老师的真情实感”。

 

  他还说:“音乐中,不但要有情感,还要有性感。”我想,貌似平和内敛的王佑贵,把身心的激荡宣泄在一首首脍炙人口的歌曲中,使之热情洋溢,生动感人,这或许就是他超乎常人的才情吧!

  郴州网 - 郴州人自己的网站

(作者罗贤民,系郴州音乐人,市政协委员,现任郴州市五中体艺处主任) 郴州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