永兴开元寺修建史话

来源:郴州网 作者:谭全刚 发布于:2012/5/2

   据史志记载,永兴开元寺始建于开元盛世,即唐开元二十六年。此时,玄宗李隆基钦敕全国十大州郡兴建开元寺42座。永兴开元寺大约建于739—750年间,建寺的确切时间无从考究。 http://www.chenzhou.com.cn/

 

   唐天宝十年(751),被宋徵宗御封为无量寿佛的唐代大和尚释全真(名周崇惠,又名周宗慧),在此寺剃度出家。当时开元寺是永兴(唐代初年永兴属郴县)主要寺庙之一,而且寺庙田产广大。天宝十五年(756),寿佛即往吴郡杭州径山参道钦为师,数载得安乐法,后应诏随师入京与道士史华角法,得胜而归,约大历四年(769)去广西全州湘山建净土院,到咸通八年(867)圆寂,享年132岁。 郴州网:http://www.chenzhou.com.cn

 

   寿佛释全真出开元寺以后,开元寺仍然香火旺盛,香客不断。唐会昌五年(842),武宗李炎禁止佛教,毁寺庵、招提、兰若、令僧尼还俗,并没收寺庙大量田产,据史志记载:“天下所拆寺4600余所,还俗僧尼260500人收充税户,拆招提、兰若4万余所,收膏脂上田数千万顷,收奴婢为两税户15万人……”当时,开元寺也在劫难逃,寺庙被拆毁,僧尼被迫还俗。自此以后,开元寺屡毁屡建,兴衰起落无史可考。 郴州网:http://www.chenzhou.com.cn

 

   宋代以后,佛教仍然兴盛,据《郴州地区志》载:“南岳系的临济宗又分出扬歧、黄龙两派,与前五宗等合和“五家七宗”。元代郴、桂二路寺庵大增,地产、僧尼也多。郴州路设僧正司于法宝寺。明清二代,郴州僧正司迁开元寺,桂阳州设僧正司,郴县、永兴、宜章、嘉禾等县设僧会司,管理佛教事务。”

  郴州网 - 郴州人自己的网站

   以上史实说明,永兴开元寺在郴州规模宏大,地位重要。但此处为历代兵家要塞,因兵燹战乱而常毁常建。如重建开元寺的碑文云:“学宫盖伤兵燹之后,殿宇摧残,而又念当年重建,先君子尝董其成者也。”“康熙年间,邓公必仙尝谓其奇胜,重建庵其中,名曰[开元寺],施田供佛,甚有年。后嗣改建坦外庵,旋圯,今年(笔者按:清咸丰六年腊月)邓光德,必仙公五世孙也,不忍乃祖之善,久而就湮,仍迁建坦中故基,而气象一新。”邓必仙是明代永兴县城郊水南邓氏三世祖,邓光德是邓必仙的五世孙。凡经两朝数代,寺庙仍然屹立,香火旺盛。另外据传明末农民起义领袖李自成兵败“九宫山”后,命一黄姓大将(永兴洋塘乡人)隐姓埋名,削发为僧,住持开元寺有些年月,还说在飞鹅寨的月亮山藏有一批金银财宝,于是便有“飞鹅寨,月亮山,山中十八窖,窖窖十八斤,斤斤十八两,要想得到它,九宫山中找闯王”的传闻。 http://www.chenzhou.com.cn/

 

   解放以后,一些农民将开元寺的菩萨和佛像毁劫一空,但是在二十世纪五十年代直到文化大革命前夕,仍有一王姓和尚在寺中住持数年,文化大革命期间,无人住持,有人便把寺庙财物拆卖了。文化大革命以后,到八十年代末期,党和政府贯彻“宗教信仰自由”政策,迸发出一股宗教热潮,当地信徒筹资将破损的寺庙修葺一新,水南村李家组组长邓全山和村民邓庆文、李言昆、曹久顺、许湖柏、退休干部欧阳全山等筹资1万多元修通了从开元山脚至山顶的山道500多米,石阶384级。李言成、邓玉翠、廖碧翠、邓庆文、许海木等筹资挂钟、架鼓,为开元寺护法添光。之后,李家组信众敦请邓玉翠与县佛教协会会长、金盆仙观音寺住持释仁华协商,从南岳福严寺请来释圣和(名刘忠宴,别号释归真)法师为住持,并于2002—2003年筹资重建了寺庙佛堂,从南岳请来观音诸佛。当时因资金困难,只建一层,设备简陋,不能适应佛教事业的需要。 http://www.chenzhou.com.cn/

  郴州网:http://www.chenzhou.com.cn

   2007年6月,护法居士李福拔、李琳等,为保护宗教历史文物,弘扬宗教文化,化缘筹资20多万元,重建了开元寺的佛堂,功德堂和寿佛殿及厢房、厨房等,面积达350多平方米,住持释圣和亦筹集资金,带领信徒从南岳请来释迦牟尼佛、消灾延寿药师佛、阿弥陀佛、阿难、迦叶、寿佛及十八罗汉等,于2008年9月1日,即农历八月初二日(佛历2552年)进行了佛像开光庆典,达到了清咸丰六年碑文中“佛像光辉,法门兴盛”的境地。


http://www.chenzhou.com.cn/

   编者按:“蝗灾旱灾苛税重,不如投奔黑风峒;饿死逼死命一条,拿起刀枪反南宋。”(南宋民谣)南宋中叶的黑风峒瑶汉数万饥民起义,竟然发生在江南崇山峻岭密林深处的郴州桂东。桂东黑风峒瑶汉农民起义战争虽然前后只历经五年,但对南宋的半壁江山影响却十分重大。可惜随着岁月的流逝,其事已鲜为人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