滁口悬棺“探秘”

来源:郴州网 作者:华山鹰 发布于:2012/5/2

   80年代末和90年代初,我曾经在湖南省资兴市滁口乡政府当过两年乡长。在滁口工作期间,曾听人说牛坡对面的石洞里有悬棺,每次坐船从那里经过时,都翘首企望,因那时湖面水位低,上不去,总是无功而返。 郴州网:http://www.chenzhou.com.cn

 

    直到2002年9月初,东江湖库区水位猛涨,已快接近285米的最高水位线了,这正是探访滁口牛坡悬棺的好时机。9月14日,下着麻麻细雨,我邀上昔日在乡政府工作的好友唐晓庆,从东江湖大坝乘船到达滁口镇葫芦顶码头。此时,东江湖面白浪滔天,寒风凛冽。小木船在水汊里拐了两个弯就到了牛坡,船老大用竹篙轻点水面,慢慢将船靠岸。两个并排的石洞就在离水面还有3米多高的绝壁之上,我们攀岩而上,到达洞口。洞口高约3米,面积约30多平方米。空旷的洞穴中央,摆放着两具残缺不全的棺材。大概是年代久远的缘故,两具棺材油漆剥落,木屑外露,已开始腐朽。一具棺材已无盖,一具棺材已无底,洞内到处散落着人骨。偶有几只石燕进洞惊飞,唧唧叫着,地面上留下一堆堆带着腥味的鸟粪。我打着电筒往洞里走,洞穴越来越窄,只能猫腰前行。窄到不能进人了,只好作罢。“探秘”结束后,我们寻访了附近塘湾村的知情老人。 郴州网:http://www.chenzhou.com.cn

 

   有位七十余岁的唐姓老人讲述了一个悲怆的故事:相传在明朝,山岩下的牛坡村有一棵牛形古松。有风水先生说,近看牛坡古松,犹如一头健壮的牛牯在坡上拉犁耕地;远看牛坡,它像一张撒向滁水河边的巨网,而那棵牛形松树,就像网纲,附近的田块菜畦地,则如网目。即有黄牛耕地,又有撒网捕鱼,怪不得牛坡人年年有余。那时牛坡人真是牛得很!但是,春风遭忌,另一位风水先生做了手脚,村子逐渐衰落。加上牛坡人好勇斗狠,横蛮不讲理,弄出一件人命案来,惹出了滔天大祸...... 郴州网:http://www.chenzhou.com.cn

  

   据说,当时有宜章长策人借了一笔钱给牛坡人,牛坡人很长时间没去还钱。一天,长策人风尘仆仆爬过瑶岗仙山峰,越过滔滔滁水河,到牛坡讨债。本来,欠债还钱,是天经地义的事。人家大老远过来,筛杯水给口酒装碗饭,算是给了利息,也是人之常情。可这个欠钱的牛坡人不懂事理,不但不好生招待,连口水也不给人家喝,也不让坐,还口出粗言:“要钱没有,要命有一条!”长策人无奈,真是“秀才遇到兵,有理说不清”,只得悻悻地走了。路上恰遇几个长策人经过,大家知道原委后,决定再返回牛坡讨个说法。长策人说:“既然你不还钱,我就拿点东西吧!”随即,长策人拿起一个灶上的鼎罐就跑,负债的牛坡人见拿了做饭的工具,那不是要倒我的灶吗?这还了得!于是从砧板上操起一把菜刀,追杀过去。长策人伤得不轻,牛坡人自觉心虚,急忙截住一条狗,割下一块狗皮肉,想把伤口堵住。这当然这是徒劳的,长策人血流不止,死了。后来,愤怒的长策人把死尸抬到牛坡村设灵堂祭祀,吓得牛坡人都搬走了。剩下的几个人也感到无法安身,就迁到狮子山的两个石洞里。久而久之,牛坡人生老病死,自然妆殓其间,也不掩埋。于是留下这悬棺遗迹。

   郴州网 - 郴州人自己的网站

   然而,81岁高龄的唐士超老人则讲述了另一个惨悲故事:那时,牛坡人姓刘(现在牛坡人姓黄),村庄依山傍水。滁水河七弯八拐后,像一条玉带飘洒在牛坡村前的狮子山下,确实是一大绝景。岸边,杨柳成荫桃李成行,田畴交错,沃土百顷。牛坡除水路之外,还有一条通往广东官道,有了这条“黄金要道”,各类酒店、旅馆、集市一一俱全。这时牛坡人生活富足了,年轻人喜欢习武练拳,好打抱不平。大约是“走苗子”时期,一队几十人的兵马打牛坡经过,这些兵在牛坡白吃白喝,还扰民滋事,牛坡人忍无可忍,决计治治这些兵痞们。晚上,由几个长者出面,假意置办了几桌丰盛的酒席,邀请这些兵痞“赴宴”。兵痞们不知有诈,海吃海喝,一个个被灌得酩酊大醉。这时,一批习武练拳的年轻人一拥而上,将几十个兵痞捆个结实,丢在河滩上挨饿受冻,大刀长矛等武器则扔在深潭之中。 http://www.chenzhou.com.cn/

 

  几个月后,牛坡人得到消息,兵痞们要来报复,遂提前准备实行“坚壁清野”,将粮食、衣物和维持生活的用具搬往石洞。这天,兵痞们开来大队伍,牛坡人捞起沉潭的武器进行自卫。牛坡人终因寡不敌众,败下阵来,撤至山洞。据说那时山洞很长,可通到现在滁口镇金星村的花园组,洞里有少量水,勉强能供人居住。接着,兵痞将狮子山的两个石洞围困起来,并扎长梯进攻。石洞下是悬崖峭壁,易守难攻。兵痞们反复进攻,都被牛坡人打退。于是屯兵下来,驻扎在村庄里种起田土来,要想困死牛坡人。牛坡人也不示弱,不肯走出石洞投降。春去秋来,牛坡人真是苦极了,石洞与世隔绝,上不着天,下不着地,真比下地狱还难受。没有盐吃,只得将尿熬干提取又苦又涩的少量食盐将就;菜吃光了,就吃坛子菜,坛子菜吃光了,就喝坛子里的酸菜水。据说,最后一个牛坡人也未能走出石洞,他们或被葬于“悬棺”之中,或死后无人掩埋而横尸洞中...... http://www.chenzhou.com.cn/

  郴州网

   据唐士超老人回忆,1958年大跃进时,他们还到两个石洞收集石燕留下的粪便作肥料。那时候,他们发现石洞中的“悬棺”还很完整,除遍地尸骨外,还有锅、碗、铁勺等做饭工具。

  http://www.chenzhou.com.cn/

   当问到“悬棺”的盖和底为什么会分散时,唐士超老人作了如下解释:当地人遇到胃或胸部疼痛时,就会掀起古墓的棺材,掏出棺材里一些存积灰物,用布包好煎水吃,传言如此疗效甚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