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全汤

来源:郴州网 作者:曹志平 发布于:2012/5/2


   永兴老家一直还沿袭着这样一个习俗,娃儿满百天取“十全”开荤。 


   取十全开荤的对象有讲究。十二生肖里,龙施雨露,谁敢擒住;虎为兽王,不可奢望;猴在深山,调皮捣蛋;鸡长扁毛,晚啼晨叫;牛要耕地,生产第一;兔有三窟,立身不固;马行天下,四海为家;蛇有毒牙,名声害怕;狗吃屎巴,邋里邋遢;鼠行黑夜,多惹不快;羊食山草,嗷嗷草包;猪为家养,贱生贱长。默来默去,老祖宗还是觉得猪好。 


   “十全”的内容也有讲法:猪头肉割一点会想事,嘴皮取一点主吃事,舌尖取了会讲事,眉肉取了会看事,猪心取了能圆事,猪肝吃了不坏事,猪肚取了会量事,猪耳取了可听事,猪蹄吃了好跑事,猪尾巴吃了会清事。在猪的身上,猪肺的肺通“废”,一般不予考虑。猪肾,老家叫猪腰子,有壮腰强肾之功能,如是上述猪宝未全,男娃开荤可拿猪腰子顶上。 


郴州网 - 郴州人自己的网站

   以上这十味取全了,叫“十全”。所谓取全,主刀的各割星点也算。把这十味弄全了,用刀剁成肉泥,或蒸或炖都可。这十全弄好了,调了盐味最后一道就是把关准入。这汤成了,还得燃一柱香,表示祖传承钵精神的神圣;还得寄予一位贵人的福手,借对方的福手把“十全”的期望夯牢。 


http://www.chenzhou.com.cn/

   给我喂十全汤的是广西的叫黄功奇的下放干部。他举家下放前,是广西某航空部队的采购员,只因采购路上开枪示警,误杀公社一母牛,尽管他赔了钱又博得了公社领导的信任,但已构成过失,组织上把他列入了下放的队伍。在父亲眼里,他始终是个有知识的人,特别是与飞机打交道的人,又摸过枪,怎么说也算个人物。当时黄功奇不知究底,父亲便把家乡习俗跟他演说一遍,他便欣然应允。还说谢谢父亲让他这个外来人找到了做贵人的感觉。 


http://www.chenzhou.com.cn/

   十全汤是乡人物质生活的一部分,更是精神生活的重要载体。父母望崽女做一个有心肝的人、规规矩矩的人、有所作为的人,寄予就从汤里开始,做的是汤,喝下的是心愿的传承。乡人也知道,做个十全十美的人谈何容易,但总可以愿望大于现实的。老祖宗试过了,带着希望站在地里比木头一般站在地里的效果是截然不同的。肯定了这一点,就约定了规矩,就此延续了习俗。愿望越大,动力就越足。 


   但是我想,传习俗,你不作任何变数去遵从它、继承它,便怕有些沉重了。拘泥于形式,不搞通内涵,总走不出那块天。如猪,贱生贱长是不错,但更有骂蠢猪的!再如羊吃草是草包,那人吃饭,也未必都成饭桶。我不赞成只从猪身上取十全的,大的形式是既定的,手法和花样可以无限。最高境界是金汤在心中,心称上放只碗,一生的起伏便是水煮自我的过程;功成了,汤会在某一天随风默化成祭文上的文字,伴着子孙的泪水,一一沁入子孙的心坎间。 


   我不瞒列位,女儿莹莹百天开荤,我给取的十全是“羊十全”。女儿属羊,我取了羊身上的十样宝,权当“以羊补羊”。在郴州,卖羊肉的师傅见我取的这些东西,只觉得我是个怪人。山乡的习俗携来城中,变数是大的, 煮汤前我还参照了《黄帝内经》的汤制法。心中的意念更是越过了南天门和蓬莱阁,也想到了水煮自我的经过。 


   当时没有焚香,女儿喂进第一口汤时,哇哇直哭,希望的种子就此播入娃的懵懂心间。



(作者系郴州市民间文艺家协会副主席兼秘书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