丰加大岭,那山那水

来源:郴州网 作者:雷永清 发布于:2012/8/26

水出大岭,丰加数乡 郴州网


郴州网 - 郴州人自己的网站

  南岭逶迤到舂陵河畔,突矗一峰,在众山小中显得特别高大,本地人叫丰加大岭。大岭下,南是燕塘,东是方元,北是浩塘,西是嘉禾的普满。


  关于丰加大岭名字的由来,桂阳、嘉禾人一直众说纷纭。历史留下的资料,丰加岭有枫岗岭、丰岗岭、丰高岭之类的称谓,读来读去都有一个“丰”字读音。枫是乔木,高山上连树都没有,只乱石和野草,写成“枫”字是无源之水。而“岗”与“高”字虽有其意,但与本地人的说法又大相径庭。其实,明“崇祯十二年(1639),析桂阳州西南之禾仓堡置嘉禾县”。即从桂阳的浩塘、燕塘边界分出,丰加大岭是两县分界的最高岭,所以人们都说是“分家”大岭。深受儒家礼教熏陶浸淫读书人认为“分家”不雅,往往将之写为“丰加”大岭。


  桂阳州兴贤堂主雷鹤龄曾有《登丰高岭绝顶》诗云:“此行虽登危,名山幸有主”。从山脉和流水来看,岭下流水包围的区域主要是浩塘乡,丰加大岭于是构成了浩塘乡的一个特殊地理标志。


  丰加大岭的水,东发源了锦里河,汇合方元水库的流水,转向北从浩塘乡的深塘村背流过,在仁义山河汇入舂陵江,岭西南水下芹溪,入浩塘的黄狮江在江口岭同样汇入舂陵江。岭北,锦里河与黄狮江所夹有四条小溪:最东且最长的是勒马河,流过桐木、深村后,收深塘水,在扫村入河。依次向西的是菖蒲溪,源于浩塘村甘溪与太平的田洞,长年有水段在菖蒲村的杨梅冲以下,不过两千米。再就是甘溪,发源于大留村的上甘溪与大禾头,在鲤鱼村汇合,流经元山村下河。在菖蒲与元山之间的舂陵河边,有元山去开辟的下愁村。溪边居住人口最多的是丰江,从白水冲起,经大留村、朱美头、栗木村、三合圩、丰加圩,在何家渡下河。


  两溪之间的山脉都由丰加大岭蜿蜒北下至舂陵河边,人们在山脉之间的小溪上砌陂头,引水开水田;窝里筑山塘,平整几块岸上田;坡上垦旱土,山上有树林。解放后,在共产党的领导下,兴修水利,在勒马河上游的木凉亭筑起了深村水库,在丰江上游的白水冲筑起了大留水库,使不少靠车水灌溉的岸上田成了能放水灌溉的水田,还改了许多旱土成水田。丰加大岭下的山水养育了浩塘乡十五行政村的两万多人口。 郴州网:http://www.chenzhou.com.cn


  在天旱时,其它方向起云下雨,都是过云雨。只有从丰加大岭方向来的雨,才有大雨,于是丰加大岭成了“可验晴雨”的神奇之山,庇佑着浩塘人民。
  

民居大岭,合纵连横 郴州网:http://www.chenzhou.com.cn


  单一农业,时兴时衰。天灾缘于过渡的开垦,人祸缘于人增地不增。为了生存,个体家庭的农民组成的一个个村庄,如同春秋战国,合纵连横。


  合纵的具体表现是姓氏,“一笔写不出两个某(姓氏)字”,为合纵出师之名。一个农庄一姓,说是一个公公出来的,鬼才信。且不说借种偷人和随母下堂的,就本地的雷姓有“晋裕渊源衍”和“世代绍宗昌”两宗,何姓有“学龙敦诗书”和“楚国忠英秀”两宗。如有一小庄,与邻近一大村争事,买了酒菜回老村搬人。老村的人也怕那村,只好带着酒菜回家,途经另一大村时哭诉。该大村人觉得小庄有理且可怜,帮小庄人出气。摆平后,小庄的人就改了宗姓,说是该村某公公满仔下的子孙。可见,强者愈强,弱者夹缝中求生存,改宗姓也是为了生存。 http://www.chenzhou.com.cn/


  丰加岭大下主要有雷、何、肖、谢四大姓,有独立村庄的是邱、钟、刘、周、曹、彭、蒋、邹、邓、欧阳十姓。有杂姓的村是圩场、码头,另外的是土改时在此地讨生活的小手业、逃难、躲灾和长工。计划生育后,才有男方到女方入住的杂姓。


  一村一姓就算是一家人,家中的父子、兄弟都有矛盾,何况叔侄呢?合纵在一家、一族、一村中的体现是和睦。和睦也不是无原则的谦让,还是要有家规、村规。许多歌颂爱情的文学,认为这些是陈规陋习,割脚筋、沉塘最残忍。殊不知,“让得田和土,让不得妻和祖。”祖是生存的根,妻是传承的本,女人偷人,坏了根本,割脚筋还算保住了命。寡妇怀孕不仅仅是为了爱情,更多的是图生存。在丰加大岭下的大村都有规定,寡妇改嫁必须出村。守寡怀孕虽要沉塘,但寡妇受欺叫踩寡妇门,是会被后生们打油伙。打油伙就是到理亏的人家里杀猪,吃大餐。于是有“寡妇门前是非多”,寡妇有重力事时,只能出门求人,绝不会有送好上门。说割脚筋、沉塘也是一种教育,近代极少动真格的。 郴州网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丰加岭下历史上没有发生过大的战争,最多是过过兵,这就也说明丰加岭下不存在战争的根源。丘陵地区的农业生产,连匪盗袭扰都少,多的是地方上村与村之间的利益冲突。于是,各村口都有水塘、总门、后山等自保措施,更多的则是连横,村村互控,相安无事。


郴州网

  连横明显的体现是圩场,圩场上有各村的圩角。再就是某个村一强,周边村就联合对抗,至少怕兔死狐悲或假途灭国。不管连横,还是合纵,还是人强理顺,大村总要占便宜。小村虽在狭缝中求生存,上点当儿没什么了不起,只要正直做人,就能立足于世。如元山村,在宋朝时才四十亩水田,通过联姻,女方陪嫁扩大了不少的田地。再就是买坟山,结庐守孝,开荒种菜种粮,而后开庄。几个朝代下来,跻身于丰加大岭下的大姓之一。 郴州网:http://www.chenzhou.com.cn


郴州网:http://www.chenzhou.com.cn

  新中国成立后,合纵连横失去了现实意义,村规民约更多的被法律所取代。尤其是步入社会经济飞速发展,人民生活幸福安康的新千年,依法治国,构建和谐社会才是谋求福祉的根本之策。
郴州网 - 郴州人自己的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