感悟象鼻山

来源:未知 作者:未知 发布于:2012/10/8

     


    在一个再也寻常不过的星期天里,几位太极拳好友说是要一同去游象鼻山,去做一回读山人。


    象鼻山蹲盘在便江上游的江左侧畔,深藏在全国之最的永兴丹霞地貌之中。象鼻山与便江作伴,厮守于无穷的时光岁月里,相互间谁也没有意欲离去的变过心。无论是否用情人的目光,似乎都能从她们的相伴中读出无穷的意味和天地间的沧桑。


    走进象鼻山,一种寂寞中的热闹,一种热闹中的寂静,同时扑向人的心间。寂静清新也同浓烈的美酒一样都能醉人。行进在象鼻山中,你仍不会觉得是在或游山或玩水或看风景,你会不由自主地想象她的山魂、山情、山人、山史、山性……,怎样的领悟她的风韵,自然是仁智二者所见不同一。因为,不同层面、不同个性的各类人既使处在同一境遇中,自然界给予他们的启迪点也是很难绝然相同的。


郴州网:http://www.chenzhou.com.cn

     郴州网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进入象鼻山,第一个体验就是徒步登云梯。


    走近山下,我惊呆地抬头一望:在陡成近90度的丹霞岩的悬崖峭壁上悬挂一架人工云梯。若要从云梯上登临上百多米高的山顶,心里真有一种震撼之后的害怕。


    在几位同行人的带头下,我壮着胆子跟在后面作登梯状。上云梯先是从左上方攀延几十米过后再从右上方挺进。我的脚在云梯的阶梯上每因紧张而颤兢的挪动一步,两个膝盖就打颤三、四下。若不是同我有二十多年交情的建良兄鼓励我、协助我,我是会往回走的。这个往回走,大概算畏缩不前、临阵脱逃的性质。我那份胆怯的心惊,没敢让我往几十米高的山下低处去瞟一眼,那会才真正知道什么叫大气不敢出。不知过了多长时间,终于登完了云梯。随后,接着就是上夹壁石阶,那丹霞岩石天然形成的夹壁,成一条独特的风景线,若从另一种视野去品评,它比便江上游的一线天还一线天。石阶大部分是新凿成的,也是陡得可以,大概有 60—70度吧。石阶有多少级,想数没有数,顾不得了。喘息,擦汗,脚打颤,还要借手力攀扶壁岩往上登爬,哪里还顾数石阶,大概上百级有多。到山顶后脚还没立稳,一个大气还没有喘完,同行的几位好友笑我胆小,我心里还在打鼓:不是恐高就是怕死。我又一次认识了自己。这象鼻山的丹霞险秀双绝,竟也能检测出人体特质。


    山顶建了个“忠义堂”。用凿方了的丹霞岩石砌成的城墙是进“忠义堂”要过的一道关卡,这道关卡也是岩石拱成的圆顶门,过前过时与过后倒也有些古朴感觉。“忠义堂”的居室是用泥巴抖成的土墙建的。屋梁、 窗、房门都为一色的杉木所制,屋顶上也是杉树皮盖咸。屋顶上还有一个二层台木架,也是木质,大概是用作通风透气采光之用吧,可能也方便住在屋里的人呼吸屋外空气,倾听天外声音。


    距土屋左侧几十米处,有一块用竹片交错做成的篱笆围成的百尺见方的健身坪地。坪地上用几十个凿成方形的岩石做成立柱,各高约30-40公分,粗约20-30公分,摆成像少林寺那种梅花桩的布局石阵,供游人试踩取乐。这一设置倒为我们一行增添了许多地方的游览胜地少有过的乐趣。同行的符兄跃上梅花石桩,轻盈自如的走起太极八卦步来。这是他的强项,也是他的拿手好戏。


    土屋的右侧几十米处有一座用木料架设成的观景台。观景台长约10米、宽约2米,高则1.5米左右,台上四周立着成形的木栏杆。登台举目远眺,尽览茫茫崇山峻岭,美不胜收。其美感在于,让读山人尽情呼吸、享用清新空气,满足和愉悦着人性心灵。在这愉悦和满足当中,所望之处,那一直处于冷漠和冷落的原有的生态、原有的模样、原有的价值,得到从来有过的赏识和尊重。观景台的正前方远处的叠叠山群山峰,让人感到大千世界所包容的雄奇瑰丽;左方的山岭中有一座山头如同脱了发的少女。那少女似乎在用晶莹的泪眼说:什么时候来开垦撂下上百年之久的处女地?满目的崇山峻岭却也有美中的不足。


郴州网

     倚着本栏杆放眼望去,象鼻山拥有那种无人能够拥有的大自然的生命沉淀与厚重的历史印痕。朦胧浑绿的群山和在群山中伸延着的弯弯曲曲的便江水道,伊然如一名性情画家笔下的一幅山水画,给象鼻山多添了几份可读性。


     游完炮台、锁门、攀岩、湖山亭等其他一些景点之后,我忽然想起几年前我在《便江旅游发展论》一文中曾写道:“如果着意而不失自然的科学设置,精雕细刻一批不是千篇一律而独具便江文化风情,充满永兴个性的袖珍景点或景观单元,恐怕更能增强这便江山光水色、物丰人美的诱惑力,更能拓宽永兴旅游文化的内涵,从而让旅游人观游得更充实,回味得更无穷。”今天看来,都不属英雄,所见也略同。不同的是,我只说说写写,而有人却实实在在的做成了。这种实在尤其体现在那些开发象鼻山的设计者和劳作者们,他们保护和维护着原汁原味的丹霞地貌之自然本色的价值和尊严。他们做实了象鼻山。


     

     世界上的各种景观无论千奇百怪、千姿百态,无外乎两大类:一是自然造就,二是人类造成。象鼻山则两者兼而有之,只是自然比重多些。


郴州网

     当我行进在古老的象鼻山的岩石群之中,山石相依,人石共乐,人鸟共趣。深感沉醉于一种新鲜与兴奋的氛围。置身这样一种双重世界里,眼前的景观与记忆里的岁月也息息相通起来,一石一木、一山一景都易触发出别样的人生感慨。


     也许,象鼻山的魅力就在于此。她漠然于人世的变迁和生命的代谢,安落于时间之外,迎合着绝大多数受着东方文化熏陶的中国人的天性:喜欢宁静胜过喜欢热闹,乐于创造热闹又甘愿归于宁静。在热闹中,人们活得愈来愈匆忙,哪有工夫去注意草木发芽、树叶飘香、象山安然等这些常变和不变的小中难以见大的小事呢?哪有。。情顾及象鼻山的石、峰、鸟、虫和空气、阳光呢?在宁静中,也许人们乐意在象鼻山中悄悄的捡上一块小石,摘下几片树叶,去编织一个可穿越时间的现实的梦——匆忙中的闲情逸致去寻找完全消逝了的童年和它的故土。回望童年,虽幼小而年轻,在热闹与宁静面前,生命所固有的那种欢愉和单纯、天真和神秘,都自然而然地在现实面前又似情人重逢似的呈现。让忙中人若有所悟,仿佛那种熟悉但久已遗忘的记忆,在心中徐徐苏醒,令你顿生一种莫名的感动甚至震憾。然而,象鼻山的童年永在。


     象鼻山,她是有着偏爱本性的大自然赐给便江之域的袖珍精品,是远古历经历史沧桑的老人赐给便江的终身伴侣。她少有的是少女那种迷人之相,给人多多的是那样的感觉:你若置身其中与之保持适当距离的相依,她不尽情的拥抱你,也能让你始终感到愉悦,觉得自己和她一样的质朴、一样的安静、一样的厚实。


     就某种角度而言,任何美好的事物,几乎都有它的缺憾,象鼻山也不例外。在为时不长的游历中,我的感觉发现了她的欠缺。象鼻山少有黄山的松景,少有泰山的苍穹,少有衡山的宽广。我又想,天地间,缺憾的美才属真正的美。缺憾的美至少体现着它的一切不是刻意求来,而是出于性灵之自然,行于所当行,止于不可止。人在这等境界里,你读山人,你游山人,你爬山人,都将是生命价值的充实者、延续者。大概这就是在人们的观赏、游览之中得以升华的象鼻山的个性背景。

     象鼻山,她竟是多么的奢侈。她拥有别人没有的东西,别人没有的美,它占有得太多;别人具有的美,它又生出太多的美中情,她在很大的程度上把人带入一种既在大自然之中,又超然于物外的自由通脱之境,而在这样的境地里,本身就是一种精神的追求,一种文化的选择、一种生活的态度,也是一种存在价值的审美超越。



郴州网:http://www.chenzhou.com.cn

     登云梯成功之时,我就庆幸自己最后的坚持。然而,至少百万年以上年岁的象鼻山,曾多少次出入岁月的时光里,无论风雨沧桑,她却信念依然。她也一直在坚持,坚持期待着自己认可的某种价值,在现实的今天得以实现。对比这种坚持,人类个体的坚持又是何等的渺小、何等的必需!


     三个多小时后,下山,上船,告别象鼻山。回望象鼻山,感悟大自然,我似乎得出这样的结论:人,如果疏忽和忘记大自然,那么,不是任人生意义的另样浪费,就是对生命价值的另一种剥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