城南旧事(散文)

来源:郴州网 作者:不卑 发布于:2012/11/14

  

     从前有座山,山中有座庙,庙里有个老和尚跟小和尚讲故事。这是个很讨厌的故事,因为故事中的故事又回到了从前,从前的故事还是从前。  


郴州网:http://www.chenzhou.com.cn

     ——然而,故事会永远讲下去,故事中总是有山、有寺、有老和尚与小和尚。而今天在南塔下讲故事的却是一位老人。是笛声把我引到这里来的,这是一支旧曲,我跟着轻唱:长亭外,古道边,芳草碧连天,晚风拂柳笛声残,夕阳山外山。天之涯,地之角,知交半零落……


郴州网:http://www.chenzhou.com.cn

     荒草夕阳,老人斜依着古塔而坐,他脸色黎黑,额前就象被木刻刀雕下了一道道深刻的皱纹。此情此景,不就是此曲么?笛声不觉停了下来,老人轻轻拂拭着手中的笛,望着远山。我凑上前去说:“您吹的真好!”


       “你也知道这支曲子呀?年青人?”“是电影《城南旧事》的主题曲,这曲调美的有点凄凉。”“城南旧事?有点象是这里吧!这里的故事你都知道么?”不等我回答,老人便开始讲述他的故事: 郴州网 - 郴州人自己的网站


郴州网 - 郴州人自己的网站

       “从前有座山,也就是在这里,你不一定知道它的名字,那时候我们叫它文明山”。这个,我确实没有听说过,这山不过是一座有湘南特色的小丘,而这座塔我却知道它叫南塔,听说郴州城东南西北原来都有塔,最后也只留得这一座了。“文明山的后面就是香山”。这个我也不知道。“山上有座庙。文明山上的南塔旁有个庙,叫南塔寺。这座庙,我们小时候常来玩,庙不算大,共有十来间房子,中间的正殿很高,记得殿柱有我们十来个人高。当然,是我们还小的时候。庙里的师傅很和气,人们也很尊重他们,只记得有一次一个胖师傅冲着我们发了火。那时,寺庙的围墙上、房屋上都爬满了青藤,这种青藤的根很好吃,叫葛根。因此,我们常常去那里扯青藤,不时会扯下一些墙上的泥土与砖石。一次,被胖师傅看见了,当面呵斥了几句,我们吓的赶紧跑。不料,胖师傅又大声叫我们回来,这时,他已经换了一付笑眯眯的面孔。他把我们招呼到庙里,拿出他们做好的葛粉粑子给我们吃。说:你们以后不要再去扯庙上的青藤了,墙倒了就很难修了。粑子很甜,大家也很领和尚们的情,以后就不再去扯墙上的青藤了。我们常在别处挖了许多葛根,来换和尚们的粑子吃。有时,母亲去拜佛,捐了些柴米,也常领回来一些粑子。我们住在裕后街上,那时有一条石板小路通往寺庙,寺庙再往下走,有一口古井。井旁有一棵大柳树,长长的枝叶垂在井边。井水很甜,我有时也会牵着牛来这里享受享受。那时,这里不象现在这么凄凉,路边也没有什么杂草,却有许多参天大树。庙中的灯火一直要亮到天 明,正殿的灯火不能熄,师父们还要孤灯伴黄卷去夜读。我很喜欢来这里,看一看壁上稀奇古怪的罗汉。师父们闲了也会告诉我们这些罗汉都叫什么,以及他们的故事。庙旁不远的地方,有四座古墓,相传是他们师祖的。每到初一、十五他们就会过来敬一柱香。有一天,胖师傅给我们讲起了他们师祖的故事: 郴州网 - 郴州人自己的网站


郴州网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从前有座山,山中有个庙,庙中住着一个老和尚。不过,这是个破庙,很少有行人来往。老和尚云游至此,在这破庙中住了一宿。庙里除了有口很大的钟和一些牌匾之外,就是断墙破壁,再也没有什么了。老和尚认真看了钟上的铭文,又翻了一翻牌匾,突然一声长叹,就决定再也不走了(相传这口钟是建寺时留下的镇寺之宝)。后来,老和尚用化缘所得,将寺庙整修一新,于是庙中渐渐有些烟火了,常会有一些客人来访。之后,庙中又陆续来了三个云游僧人,是老和尚留住了他们,老和尚带着他们看了看钟,又到身后废弃的塔基观看,这三位僧人看过之后就决定陪老和尚云游化缘劝说乡绅 郴州网:http://www.chenzhou.com.cn


    重建此塔。两年之后,四位僧人又重聚庙中,看来,修塔的事情有望了。不久,郴州知州下令捐资修塔,百姓捐资很踊跃。四位僧人就留在庙中,招收弟子,兼管修塔工程。塔修了五年,落成之后,大钟便被安放在塔中。说来也怪,这口钟每遇雷雨天气就会自鸣。一日,夕阳映塔,万籁复静。老僧人感觉到身体不适,便召集弟子说:塔已经建好了,钟也安上去了,我准备闭关七日,你们在这七日之内不要来打扰我。弟子们紧遵师命,七日之后再打开门,满室异香扑鼻。只见师傅坐化而去,形如蜡像,面容如生,只是不能动弹了。案桌前留下一谒云:缺中求圆,圆中又缺。弟子很伤心,火化了师父,却按俗家的规矩在庙旁立了座碑,每到初一、十五便去敬香。后来,三位僧人也相继过世,弟子们都为他们立了墓碑。纪念他们为重建古塔、古寺所作的贡献,碑至今还在。 郴州网 - 郴州人自己的网站


     我听了很疑惑:故事都是因这口钟而发生的,那么这口钟呢?它又有什么秘密呢?老人笑而不语,良久方说:“缺中求圆,圆中又缺。月到十五圆,其它时候都是缺的呢!流传的故事,不能要求它圆满,圆满只在你的想象中。”说罢,便起身而去。老人身影渐渐消失,凄美的乐章渐渐消散,老人的故事也讲完了。只留下一座古塔,几道残阳。 http://www.chenzhou.com.cn/


     长亭外,古道边,芳草碧连天,晚风拂柳笛声残,夕阳山外山。天之涯,地之角,知交半零落……残阳,古塔,疏林,老人在怀旧,我在怀古。这时,我发现古塔有种残缺的美。这个美,或许是不被世人欣赏的,谁叫它是残缺与不如意呢?


郴州网 - 郴州人自己的网站

     不久之后,我又翻到了这样一段文字:《重修郴州南塔记》,这应该是古塔的正史了。作者胡星是乾隆二年上任的郴州知州,胡知州上任不久,就有很多乡绅进言,大意是:南塔夕照是郴阳八景之一,前人建此塔缀景。自唐代韩愈以来,美赞郴州有清淑之气,而南塔就象一支文笔,清淑之气尽聚于笔端。塔废之后,郴州人才不出,兵荒四起,因此,重修古塔意义重大。胡知州一听此塔是“郴州精神”所在,感慨万千,说:“凡古迹废而勿举者,无不培植增华,其所以补植国基,而培养士气者。”知州自然希望郴州多出人才,出好人才。当即表示捐出自己的俸禄,发文告示,郴州人捐款十分踊跃。古塔重建于乾隆二年,落成于乾隆七年,历时五年。僧人们的墓碑是在乾隆九年至十三年之间,为塔落成后不久,可见他们当时为建塔做过不少群众工作。


郴州网 - 郴州人自己的网站

     如今古塔还在,南塔古寺却毁于文革,那口钟也不知去向了。宋代诗人阮阅有首咏南塔寺的诗:“江岸南峰对石城,僧房高在乱云层。台前天阔秋多月,塔上风微夜有灯。”千年古寺的美景也只能留在古人的诗句之中了,而裕后街一带,年纪稍长一点的住户至今还记得古寺的情景。 郴州网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