骑田岭记游

来源:薛斌 作者:薛斌 发布于:2012/12/21

    郴州网:http://www.chenzhou.com.cn

     燕子窝


在县城,伫看骑田岭诸峰,最难忘的是傍晚的景色。


郴州网

  当夕阳坠下,暮色渐合,西天下如奔如聚的那一大片雄奇山峦便漫泛成深深浅浅的一抹黛色,好像谁用笔在天边随意挥洒了一下,湿乎乎的,水墨之气氤氲。那是何等纯净、唯美的一簇曲线,夺人心魄!让人按捺不住地总想走近她,触摸她,闻闻她的气息,感受她的浩大和深邃……


  于是我们出发了。 http://www.chenzhou.com.cn/


http://www.chenzhou.com.cn/

  仲夏天气,车子在坎坷难行的山道上剧烈颠簸,司机却闲适从容、玩儿似地打着方向盘。从骑田林场寺昌坪工区往上,再往上,然后在一个山坳停下来,同行的肖副场长招呼大家下车,说车子不能再往前走了,要步行。站在路边,看薄雾中隐隐约约的峰峦,看抛在脚下,看起来像一条细水的寺昌坪水库,看远处阡陌连横的田洞,蜿蜒如线的公路,星星点点的村落,感觉仿佛到了云端,有人便惊喜地喊起来,打一声“呜喂”,引得万山回应。猥琐的市井日月,使人逼仄、零碎、压抑,乍一来到山气清新、满目苍郁的大山怀抱,突然有了一种前所未有的舒展和解脱。


http://www.chenzhou.com.cn/

  我们一行七八个人,沿着一条刚刚清理出来的羊肠小道穿行,路边是茂密的苦竹林,各色蝴蝶前后相随,有一种小蜂特别喜欢人的汗气,不断扑到头上来。翻过一道山梁,必有一条山溪,水清冽醉人,溪底纤毫可见,溪边野花奇卉,散发着说不出的一种清香。渐渐地,有了森然高耸的各种乔木列队而来,我们好奇,不断向肖场长打听各种树木的土名和学名,肖场长学过林木专业,对这一带又极熟悉,他如数家珍地向我们解说着。想不到这里竟有如此多的珍稀树种:针叶白兰、福建柏、红豆杉科的榧树、山核桃……


郴州网:http://www.chenzhou.com.cn

  突然,一座小山似的青褐色巨石矗立眼前,俨若一尊大肚罗汉,袒胸露膀,憨态可掬。石顶有一片青苔,绿意盎然。傍着巨石是一丛密密的枝叶,拨开枝叶细看,才见是一棵躯干虬曲的古木,肖场长说,是棵老楸木,最少也有好几百年。树蔸底部硕大蹲屈,沉实厚重。半凸于地面的几条老根伸在巨石底下,稳稳抓住。所有枝叶都是从遒劲苍朴的树蔸生发出来,旺盛蓬勃。巨石傍着树蔸,树蔸傍着巨石,在陡坡上,它们相依为命,相互扶持,顽强屹立,令人肃然起敬,沛然感动。这是命运的有意安排,还是造化的偶然遇合?曹雪芹在《红楼梦》里写到的“木石前盟”,在这里却是活生生的存在。它们也会转世吗?转世后又将演绎怎样动人的故事?这遐想太离谱,太不着边际了!但有一天不得不面对那些骤然而临的神奇偶然时,又觉得自己的想象力太贫弱、太苍白、太不够用了。于是进而又想,是巨石先碰到树蔸,还是树蔸先发现巨石?它们相识于雨骤风狂的黑夜,还是大雪纷飞的傍晚,抑或映山红花像火一样燃烧的清晨?有些谜底是永远也无法猜透的,比如“江月何时初照人,江畔何人初见月”…… http://www.chenzhou.com.cn/


  我们在巨石前唏嘘徘徊,摩挲端详,都有话要说,又都说不出来。大家问肖场长这是什么地方?肖场长说:燕子窝。燕子窝不见燕子,但鸟鸣繁密,叽叽啾啾。比鸟鸣更清亮婉转的是附近一条最大的山溪,冒着雪一样晶莹的水花,在蓬草乱花间欢唱。大家奔向溪边,小憩洗濯。顺着溪流往上看,不觉吃了一惊:一条长长的峡谷,直插到半天云空,两边都是奇石、美树、怪藤,笼在轻纱一样的薄蔼里,层层叠叠,缥缥缈缈,恍若仙境!肖场长说,去那里还没有路。大家顿足不迭。于是第一天游骑田,只到燕子窝,匆匆去匆匆回,兴头刚刚提起,心里牵挂不已。


郴州网 - 郴州人自己的网站

    

郴州网 - 郴州人自己的网站

罗汉石

http://www.chenzhou.com.cn/

你看得出路上是流水吗?

骑田岭的大蘑菇

     


http://www.chenzhou.com.cn/

野牛坳靠近骑田岭主峰,竣拔奇险,爬上去的人很少,骑田林场肖副场长说,他自己也只上去过一回。 郴州网


http://www.chenzhou.com.cn/

我们上野牛坳,走的是燕子窝那条叫深坑里的长长峡谷,路是刚砍出来的,脚下很慢,生怕踩着锋利竹签。越往上越难走,有时手脚并用匍匐翻过岩头,有时抓住葛藤奋力荡过山涧,有时小心翼翼踩在临时架起的木梯横爬过峭壁。一路可以听见潺潺水声,却看不见水花。野竹太密太高,一色的苦竹,竿子青得发黑,叶子浓得像推不开的浪。腐叶很厚,踩下去没到小腿。偶有露出一条光带的空隙,必是倒地枯木挤出来的一拃天地。有一棵枯朽赭树足有十几丈长,架在小溪两边,一端朽落水里,极像伸到溪里喝水的巨蛇。肖副场长说,这一带本是保存较完好的原始次森林,2008年那场冰灾,树木损毁厉害。沿路朽木横陈,有些看似好好的,抬脚捱上去就瘪塌下来。但好多朽木蔸边已长出劲直新树,孜孜向上,蓬勃逼人,真个是“病树前头万木春”。生与死,兴与衰,浮与沉,永远相依相续,没有完结。 郴州网 - 郴州人自己的网站


爬了半天,上到一片矮丛林,可以望见对面崖畔那一棵棵遒劲多姿的老松。肖副场长说,那是黄山松。面崖一边,它总要伸出一两支长长臂膀,尽显召唤的热切。几乎没有特别高大的,但一律婀娜,一律葱郁,从谷底直铺到山顶。骑田岭5000亩黄山松,为我省独有,十分珍贵。松与石相掩相伴,一片苍枝里,总会露出几角岩影,奇形奇态,一处不同一处,一叠不同一叠,坐落有致,各擅其胜。大自然的美是本有的,本自具足,与人力无关,任何人为的美都超不过她。


一块厚云推过来。一阵雾气飘过来。一阵雨点洒下来。县电视台的几位年轻人立刻欢呼起来。他们不喜寂寞,只爱热闹与豪情。天趁人愿,他们便索性脱光了膀子,冒雨拍摄雾中松石神奇变化。这种充满青春气息的狂放,也是自然的,与周遭竹影松涛、天风云水那般谐调,合而为一。生命之美,本质上也是自然之美,同一个魂魄。那些水滴,滚过树叶、竹叶、草叶的同时,也滚过他们的黑发、脸颊和强壮得放光的肩膊。他们才是一群野牛! 郴州网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雨密了,天暗黑下来。山涧里石蛙叫声像惊风傻哭的婴儿。有鸟儿在哪处树枝里呆不住了,叽叽着扑楞出来飞走了。云气、雾气在眼前翻扬,云气浓一些,厚一些,雾气轻一些,白一些,有时搅在一起,有时又分离开来。“气”这种平常看不见的微粒流,现在可以看得清清楚楚,空也不空。那么人的思维呢,那些被诗人海涅称之为“思想粉末”的东西,也是这样一阵一阵飘飞吧?笛卡尔说:“我思故我在。”不思呢,它们在哪里?“我”在哪里?就像这些云气和雾气,没有风雨的时候,在哪里呢?……


不容遐想。雨小了,天又开了。


一尊尊青褐色光滑大岩头兀然耸立眼前,原来我们不知不觉爬到接近山顶的地方了。最近的一尊,像慈眉笑颜的大肚弥勒,身躯厚重如殿堂,伸出的廊檐够我们六七个人避雨闲坐。佛头,是一块几乎轻轻一推就会掉下去的飞来石,放置得那么好,那么妙,看似摇摇欲坠,让人担心牵挂,却偏偏历险无夷,稳当得很。稍远,巍然掩于薄雾中的三尊雄奇巨石,颇像三头喷鼻欲腾的野牛。说是野牛却无野气,俊朗,朴厚,憨态十足。肖副场长说,野牛不是牛,是水鹿,珍稀动物,以前巡山时常遇到。哦哦!大家恍然笑了起来。居中一牛最高,超然独拔,昂首苍穹。百劫身世,多少风雨,只磨得一身青光,熠熠照人。缝隙间几点碧草,一捧绿意,更添几分优游岁月的况味。最顶上,一篷藤叶,水灵清丽,分外惹眼。肖副场长说,那是“吊篮”,一种名贵药材。怎么长上去的?几乎没有泥土,全靠天地日月精华滋养,葱茏异常,傲笑绝顶,意态高远,别有一种撼人的娇娆。忙坏了电视台几位青年,他们扛着摄像机围着野牛石转,分别从远近高低各个角度拍,一边拍,一边喊:“绝了!绝了!野牛坳,我们终于发现你了!


可看的好景太多,惊喜、沉醉、叫喊,不觉已是下午三点多钟。不断有电话打进来,催促下山,大家却在一片比野牛坳稍高的草山踯躅,打量思默,这才发现,野牛坳还有好几条山谷呢,烟水迷蒙,树影婆娑,三两天是看不完的。眼前一切,总体呈现予人的是一种牵动灵魂的大美,大化之美。大美无言,却有心,以无思之心,看惯春风秋月,歌哭悲欢,它只观照、包容、期待,期待着人们不是用眼睛,而是用心灵去贴近它、体悟它、回归它。

  郴州网

http://www.chenzhou.com.cn/

骑田岭巨石 http://www.chenzhou.com.cn/

 

深坑里风光


骑田岭有座山叫将军寨,将军寨因在这里组织民众抗御外族入侵的廖、袁、薛三位将军而得名。三将军功勋卓著,民众立庙纪念,叫“将军庙”。这座庙始建于宋末元初,之后历朝历代屡坍屡建,香火一直很盛。对那些为民族、为人民作出过贡献和牺牲的人,老百姓是永远不会忘记的。


将军寨主峰海拔1400多米,峰峦奇峻,远看像一柄直指蓝天的巨剑。山上多古松,都是多情黄山松。青灰色峭壁高数十丈,崖间松竹点缀。有鹞鹰倏然闪过,像飞剑,一头栽到谷底,一冲又钻入云天,矫健凌厉,快如闪电。


我上过两次将军寨。


头一次沿一条山涧徐徐攀上,一路泉流清冽照人,水中卵石光滑而多彩,奇形异状,斑斓迷眼。途中有三处飞瀑,水花如雪片一般漫天撒下。巨石垒垒,像无数怪兽集聚。有一处石门,由几块巨型飞来石相搭而成,仅可容一人通过,本地人谓之“龙门”。特别让人惊奇的是那些深深浅浅的冰臼,小的如茶碗,大的像深塘。有一个大冰臼在一处瀑布下,汹涌的奔泉带着呼呼风声注入深臼内,臼口小而肚大,水在大肚膛里飞速旋转,掀起一圈圈水浪,然后在一个低凹处猛地甩将出来,溅起阵阵水雾,蔚为奇观!


沿山涧一直可以攀到山顶,愈上愈奇,愈上愈险。在神工鬼斧般的山水里沉醉,忘了路的远近,也忘了肉壳的存在,生命仿佛虚化为一阵风,一片云,飘飘悠悠,恍恍惚惚,全然的物我两忘了。 http://www.chenzhou.com.cn/


第二次从人们常走的山间小路上行,盘盘曲曲,穿茅丛,钻竹林,跃山涧,到半山腰才踏着坎坷不平的古旧石板路,石板都是麻石或丹霞石凿成,历经岁月磨洗,开裂残缺,尽显亘古沧桑之美。古时,这条石板路是通往麻田洞的大路,行人如织,热闹得很,本县历史上的“隔巷两尚书”邝埜、邓庠都是从这条路翻过山去,到山那边的开山寺书院读书的。这条石板路曾承载过多少抱负志向,明灭过多少悲欢歌哭,踏在一片片古旧石板上,充塞心头的是无尽的烟云和感慨。人生苦短而坚韧,一代又一代,无论有多少磨难风雨,这片土地上的人民却不屈不挠,无怨无艾,只知向前,山路弯弯,但精神浩荡!


寻问将军们的故事,当地老百姓所知很少,传说不一,都说他们魂魄还在,有求皆应,十分灵验。人生天地之间,虽然渺如尘埃,但心雄万丈,仰慕英杰,常心向往之,能不灵验么?

  郴州网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http://www.chenzhou.com.cn/

将军寨古道


将军寨古庙


水清见底


郴州网:http://www.chenzhou.com.cn

群山白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