邝埜:“我为社稷生灵言,何惧?”

来源:未知 作者:薛斌 发布于:2013/1/19

    玉溪镇新田村邝家门自然村,是明代兵部尚书邝埜的故乡。这是黄岑岭下一个美丽山村,茂林修竹,杂花生树,阡陌连绵,绿水环村。 郴州网:http://www.chenzhou.com.cn


   邝埜,字孟质,号朴斋,生于明洪武十八年(1385)八月二十一日。家学渊源,熏陶濡染,加之父亲邝子辅对他期望极高,要求极严,邝埜发愤苦读,孜孜以求,于永乐九年(1411)便中了进士,授为监察御史。明成祖朱棣在北京闻奏南京的钞法被强豪势力严重破坏,民怨沸腾,特地派邝埜前往检查。当地豪强立刻一片惊慌,传说朝廷将启动大狱,严办违法者,立刻收敛手脚。邝埜抓了几名民愤最大的强豪回到北京,向明成祖奏告:“市人闻令惊惧,钞法通矣。”这件事很快就办结了。接着,有倭寇侵犯辽东,在那里戍守失职的有一百多人,按律都应处死,明成祖派邝埜去追查核究,邝埜深入实地了解具体情况,客观地回奏皇帝,说事发突然,情有可原,皇帝就宽容了他们。当时北京城正大兴土木,征用的民工有几万人,时疫流行,民工中好多人病倒了,明成祖便要邝埜处理这件事。邝埜寻医问药,广求良方,迅速控制了时疫漫延,使大部分染上时疫的人转危为安,保住了生命。永乐十六年(1418),有奏报说陕西地方有人聚众蓄谋造反,明成祖就提拔邝埜为陕西按察副使,赋予特权,调兵剿捕。邝埜到实地调查以后,发现并不是那么回事,为受诬蔑陷害的人昭雪了冤屈,并请皇上下诏严处制造冤案的诽谤者。宣德四年(1429),关中地方发生饥荒,而当地粮仓已空,邝埜就从其他州府调了粮食去拯救灾民,百姓焚香叩拜,感恩戴德。邝埜在陕西任职期间,刑政清简,官声极好。正统元年(1436),邝埜被提拔为兵部右侍郎。第二年,兵部尚书王骥督军出征,邝埜便实际掌管兵部。其时边陲不安定,不断有警报传来,但朝廷缺乏真有能力带兵打仗的将帅之才,邝埜向朝廷进言,在全国上下举荐有谋略和武艺的能人,以备不时之需。正统六年(1441),山东灾荒,邝埜向朝廷请求宽免苛捐杂税,减轻民间负担。正统十年(1445),邝埜升任兵部尚书,这时瓦剌也先蓄谋进犯中原,他奏请英宗备战,建议增调大兵,选派大臣巡视西北边境,停止营建京城,养精蓄锐,以备急用。当时太监王振专权,不听邝埜进言,一意孤行,终于导致瓦剌也先大举入侵,而毫无防备。王振提出要英宗皇帝亲征,这么重大的事竟不与外廷大臣商议是否可行,擅自决定。皇帝亲征的诏书下来后,邝埜上疏说:“也先入犯,一边将足制之,陛下为宗庙社稷主,奈何不自重?”但苦谏无效,邝埜只好护驾出征。中途,邝埜发现军情危险,又多次请英宗皇帝回京。王振发怒,强令邝埜与户部尚书王佐都随大营行军。道路险峻,马失前蹄,邝埜坠马,身受重伤,有人劝他留在怀来城医治,邝埜说:“至尊在行,敢托自便乎?”他随车驾进至宣府城时,成国公朱勇率5万兵进攻瓦剌也先驻兵的鹞儿岭,结果大败。情势骤变,万分危急,邝埜请令立刻退兵入关,以严兵为殿,确保英宗安全,但王振不报。邝埜又一再请求退兵,王振怒斥邝埜:“腐儒,安知兵事?再言者死!”邝埜说:“我为社稷生灵言,何惧?”王振喝令左右将邝埜强行扶出,邝埜回到帐中,与王佐说到眼前英宗皇帝面临的严重情势,两人相对掩面大哭。第二天,全军覆灭,英宗被俘,邝埜英勇战死,时年六十五岁。 郴州网:http://www.chenzhou.com.cn


  邝埜一生勤廉端谨,刚直不阿,秉性至孝。父亲邝子辅,字雄德,洪武初以明经担任宜章县训导,后又荐为安福知县,但未就任,不久改任句容教谕。永乐中,邝埜任陕西按察副使时,曾用自己的俸薪买了一件毛皮衣送给父亲,邝子辅大怒,原封退回,并写信斥责儿子:“汝掌刑名,当洗冤释滞,以无忝任使,何从得此褐,乃以污我?”邝埜在陕居官日久,特别思念父亲,于是有朋友提议聘用他父亲做乡试考官,父亲写信怒斥:“子居宪司而父为考官,何以防闲?”邝埜将父亲的书信供奉案头,叩头涕泣再三,深自痛悔。成化初年,朝廷赐谥邝埜“忠肃”,以志褒扬。 郴州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