扑朔迷离“马投江”

来源:郴州网 作者:雷永清 发布于:2013/8/7

马投江,是舂陵江镇(原余田乡)的一个自然村名,有古时石碑为证。后人书面写作“马头江”或“码头”,属于音同字误。该村是下冲村袁氏后裔分居而来,传说因一匹母马到此,无路可走投舂陵江自尽而得名,当地还流传着“五母十三子”等传说。舂陵河两岸的人们,互相迁徙。相传马投江村人也在舂陵河的南岸浩塘乡附近立过村庄的。于是,舂陵河两岸流传许多马投江的故事。今本刊辑录几个,实为抛砖引玉。(编者) 郴州网:http://www.chenzhou.com.cn


郴州网 - 郴州人自己的网站

水酒酸得正气


舂陵河畔的自然村,较多是一姓一村,一村一姓。这一村的男子一年要聚会一次,在清明这天或后一两天。大家知道清明扫墓,又叫挂纸。前三天,各家挂各家的纸,挂过自家祖先的坟墓后,就到了正清明节或清明后了,这时才挂村里最老祖宗的坟,又叫挂老长纸。


挂老长纸时,村里要发糍粑,四十九岁以下的男子,包括襁褓中的男孩都是一个一份。五十岁可称老长,五十至五十九岁的两份,六十至六十九岁的四份,七十至七十九岁的八份,八十以上依此类推,越老越多,所以叫挂老长纸。但以前人生七十古来稀,有个别八九十岁的,上不了山,年轻人抬也要抬着老人去挂纸,以显示祖宗有德,本村有福。 郴州网

 

挂纸的糍粑来源于公田收入,公田发包给本村人耕种,收得的租金作为公事开支和挂纸时派出。挂老长纸这天,挂完纸,全村男子聚会结账并聚餐,这餐的酒菜也由公田的收入支付。


话说马投江村有一年挂老长纸,耕种公田的人把用于挂纸聚餐的水酒用水桶装好,挑到公祠里摆放。有青皮后生就尝起了水酒,尝了第一担水酒后说:“这是哪家的酒,酸的,要换!”这时,旁边有一个人对青皮后生小声说道:“这是六爷爷家的。”


所谓六爷爷,排行老六,年纪小,辈份大。同辈人都做爷爷了,这老六也升“爷爷”了。那个说酒酸的年轻人也是晚辈,与他年纪相仿,总要让着长辈。这个六爷爷显然是个不好惹的人。


青皮后生一听说是“六爷爷”的,知道不敢怎样对付他,只好再尝一口,突然计上心来,又喝一大口,说:“这桶酒酸是有点酸的,但酸得正气,还蛮好喝的!”掩饰了当时的尴尬。

  郴州网:http://www.chenzhou.com.cn

这样的人,这样的事,那个村都有,唯有“酸得正气”这句话不是各地都有的。特别是“正气”被许多人应用。如到那家吃饭,菜炒咸了,就戏谑道:“这是‘六爷爷’炒的菜,咸是咸了点,咸得‘正气’。”

  郴州网:http://www.chenzhou.com.cn

镰刀砍古树 郴州网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马头江村在舂陵河南岸面也有山林,由于隔河看管不方便,河南岸周边村的村民就去砍马头江山岭的古树做木料。于是,马头江的人就将周边村的村民告到了桂阳州。


话说马头江的人因为大树被砍,心情气躁,连诉状也没有写就见了官。他们对州官口述说:“……连到砍古树三百多蔸。”并对州官做出有抱围大的树的手势。

  http://www.chenzhou.com.cn/

方言“连到”是“接连”的意思,而州官将“连到”听成了“镰刀”。既然是镰刀砍的树,就不是什么古树,也就不理解手臂合围的手势,以为是双手拇指与食指合围的手势,只碗口大小。于是断案:“你们也用镰刀到他们几个村去砍三百蔸古树。”镰刀如何能砍断古树?马投江人吃了哑巴亏。


周边村去砍马投江的树是事实,不了了之也是事实,但如何不了了之的就不知真相了。于是,编出了这则故事,与古老的外地的故事大同小异。

 

如何不了了之?如何平息下去的呢?这倒是搭帮马投江对面的石笏山,住着一个清朝拔贡。他教子弟耕读,其中有后人雷鹤龄与余田殷家边村的汤雨霖,倡建鉴湖书院,参加编纂《直隶桂阳州志》,并结为秦晋。在建鉴湖书院时,用地就是马投江村的。在用地补偿中多出一点点,也就什么都过去了。 http://www.chenzhou.com.cn/

 

过了三渡河,冒见码头江


话说舂陵河南岸的有一个读书人,在家就听说:“过了河就是马投江;过了马投江江就是鉴湖。”来到石笏山下的河边,向路人问道。路人说:“过了这渡河,就是码投江。”读书人上船到了对岸。 郴州网


谁知,马投江与过河的码头之间仅隔一座小石山,就是这小石山挡住了视线,在码头上看不到马投江村。读书人只好又问路人,路人还是那样说。于是,读书人又上船,到了石笏山下。再问,还是一样,读书人又上船,下船上岸,再问,得到的回答还是那句:“过了这渡河就是马头江”。读书人不得不感叹道:“我过了三渡河,没见马投江。” 郴州网:http://www.chenzhou.com.cn


这个故事无法肯定真实性,因为这则故事是丰加大岭下的深塘村人肖彬编造的。鉴湖书院在民国时期改为第六人民完小后,又改为初中,设置了外语课,其主讲老师就是这个肖彬。他为讲明外语单词表达的具体意思,而在课堂上讲了这则故事。但是,这则故事又引用了马投江实际的地理环境特点,又使人真假难辨。 http://www.chenzhou.com.cn/

  郴州网 - 郴州人自己的网站

解放后,肖彬上了北京去了。慢慢地,“喝过酸酒”、“打过砍树官司”的人相继作古。马投江今为“码头村”的一个自然村存在,“马投江”的传说、故事就变得扑朔迷离了。

郴州网 - 郴州人自己的网站

 

 

 


 

http://www.chenzhou.com.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