蛇与医

来源:郴州网 作者:未知 发布于:2013/8/30

 

今年是农历癸巳年,十二生肖属蛇,即蛇年。凡公元年号除以12,余数为9的年份都是中国的蛇年。


在不同文化理念中,蛇占有至关重要的地位。中国人文始祖女娲、伏羲等人类始祖都是人首蛇身,后来蛇又演变成“龙”的形象,成为中华民族图腾。在西方,传说是蛇引诱了人类始祖亚当与夏娃离开了长生不老的伊甸园到了生老病死的人世间,后来“蛇”又以医者的面目重现于世。传说中的医神埃斯克莱庇厄斯手中的权杖缠绕着一条蛇,这条蛇能衔来救命的草药,为人治病。现在,包括世界医疗组织(包括中国卫生部)都使用蛇杖作为徽标,蛇代表了职业医生。

 

蛇全身都是宝,尤其是医疗价值惊人,其中蛇毒是目前国际药材市场上最昂贵的药材。据报导,蛇毒注射液具有明显的抗癌、抗血凝作用,1盎司(相当于28.35克)美洲蛇毒价值28万美元,是黄金价格的202倍。中医很早就认识了蛇的药用价值,翻开《本草纲目》,列为药用的毒蛇就有白花蛇、乌蛇、金蛇、银蛇、黄颔蛇、赤楝蛇、蝮蛇等15种。记载了用蛇制成药酒可治中风湿痹不仁、筋脉拘急、半身不遂、骨节疼痛等症;蛇胆祛风、清热、化痰、明目,经过加工泡制成蛇胆陈皮散、蛇胆川贝散可治喘咳、胸闷气促等症;蛇蜕的皮,煅灰外用,可用治疔痈恶疮等症.......


然而,被毒蛇咬伤却是致命的。据统计,全世界每年约有30万人被毒蛇咬伤,其中有10%因救治不及时而死亡。蛇伤患者多半集中在农村,他们生活贫困,离城市大医院路途遥远,因此得不到及时治疗。在郴州,乡村蛇医们没有先进的医疗设备与抗蛇毒血清,却用神秘的祖传中草药配方治好了一例又一例蛇伤患者。他们不图回报,是最美丽的乡村医生。 http://www.chenzhou.com.cn/


郴州网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一个世界新蛇种与执着的蛇医

 

——记莽山“蛇博士”陈远辉


     1984年的一天,宜章莽山林区有人被蛇咬伤,送到当地最有名蛇医陈远辉那里治疗。陈远辉查看伤口时发现,如此巨大的咬痕应是大型毒蛇五步蛇的,但病人体内的蛇毒却比五步蛇更凶险。据伤者描述,咬他的蛇全身黄褐相间,还有一条白色的尾巴,显然不是五步蛇,那是什么蛇呢?


    陈远辉遍查资料也找不到这种蛇,自认为精于治疗蛇伤的陈远辉花了一个多月才把伤者体内的蛇毒清除干净。巨大的毒性激起了他的好奇心,那条长着白色尾巴的怪蛇深深印在他的脑海中,从此开始了寻觅之旅。大家都知道陈医生在找一种怪蛇,每次抓到了不认识的蛇,就会给他送来。可是每一次打开装蛇的口袋,他都很失望,就这样五年过去了。白尾怪蛇真的存在吗?还是那位伤者的幻觉?巨大的咬痕,奇特的毒性,陈远辉根据多年来治疗蛇伤经验,坚信它就在身边的大山深处。


19899月上旬,莽山林管局的一名职工在保护区夹水河谷发现了一窝奇怪的小蛇和两条成年蛇,它们都有一条白尾巴。陈运辉闻讯后立刻意识到这就是他苦苦找寻了五年的白尾怪蛇。他立刻联系了中科院成都动物研究所,带着小蛇去找中国爬行动物专家赵尔宓。经过研究比较,确定这是一个新种。1990年,赵尔宓教授和陈远辉联合署名向全世界宣布在中国莽山发现了一个新蛇种,它的体型可以和蟒蛇媲美,同时又有眼镜蛇一样的毒性,命名为莽山烙铁头。随着研究不断深入,发现莽山烙铁头仅存在于湖南莽山自然保护区东部林区,其数量不到500条。成年蛇体长至少2米以上,已捕获的最重者达17.75公斤,超过了《吉尼斯世界纪录》记载的最重毒蛇为15.44公斤。1994年,《国家生物多样性保护行动计划》将莽山烙铁头蛇列为“国际一级优先保护的濒危物种”,当年国家林业局发布的“中国11种比大熊猫还濒危、急需拯救保护的野生动物”名单中,莽山烙铁头蛇位居第10位,人们从此称它为“蛇中熊猫”。


随着新物种“蛇中熊猫”——莽山烙铁头被发现,陈远辉转入了研究领域,由一名蛇医变成了全国皆知的“蛇博士”,频频在中视《探索发现》等栏目中亮相。他的自传《与蛇共舞》讲述了由痴谜于治疗蛇伤到痴谜于研究莽山烙铁头的人生经历:1968年,他从郴州卫校毕业,下放到桂东采洞锻炼;1977年,他调到郴州地区蛇伤防治研究所研究蛇药;1982年蛇伤研究所解散,领导要他改行研究肿瘤,调入郴州地区医药科研所。他竟拒绝了领导的安排,放弃了城市生活,自愿调入偏远山区——莽山林场职工医院。他认为:一名蛇医就应该到基层去,那里能见到更多的蛇伤病例,能够医治更多的蛇伤患者,那里的老百姓最需要蛇医;1984年,他收治了一位白尾怪蛇咬伤病例,从此开始了寻觅之旅;1989年,他终于发现了这种罕见的白尾怪蛇,后经赵尔宓教授鉴定为新物种,命名为“莽山烙铁头”,此后开始了研究生涯;1994年,他开始对莽山烙铁头进行人工孵化试验,并获得成功;2000年,亲试蛇毒被蛇咬伤,九死一生,后来以草药敷疗脱离危险;2005年,收集蛇伤救治病例,出版《蛇伤救治绝招》...... 郴州网


在数十年的蛇伤救治生涯中,有最伤心绝望的经历,让他最终放弃了这个职业。那是一位被巨毒五步蛇咬伤的送疹不及时的病例,患者下午1点被咬伤直到第2天早上740分左右才送疹,口中及大小便出血,周身皮肤出现大块大块“蛇鳞”,病情迅速恶化。见此情况,陈远辉告诉家属蛇毒攻心,已很难施救了。家属一再要求,说死马当活马医,医不好也不要负责。如此,陈远辉取来自制的蛇伤药粉立即给患者灌服,又马上到后山挖来新鲜草药外敷伤口,不久症状已有缓解。不料患者家属请来一名西医内科医生亲戚,将控制在每分钟15-20滴的静滴调快(西医认为静滴调快利尿排毒,而陈远辉的经验却是:五步蛇蛇伤病例大量输液的话,会增加心肺负担,从而导致心衰)。920左右,患者病情恶化,凌晨1左右心跳停止。这第一则陈远辉抢救无效死亡的蛇伤病例给他带来无穷无尽的麻烦,患者要求陈远辉赔偿20万元私了遭拒,竟以“非法行医罪”告上法院。有位律师朋友告诉陈远辉:“你没有责任千万不要私了,私了之后就没完没了。全国闻名的蛇博士,《蛇伤救治绝招》的作者,在治疗过程中没有收病患一分钱,怎么是非法行医?这是见义勇为嘛!我免费为你辩护!”


事后,陈远辉感叹道:“我终于感受到比蛇更毒的人咬的滋味了,要说非法行医,感冒了在家熬碗姜汤是不是非法行医?使用民间流传的草药、单方、验方,一个民族使用自己的瑶药、苗药、藏药又是不是非法行医?有人溺水,没有执业医生资格证的路人为之做人工呼吸又算不算非法行医?我们的法律不应该把民间医疗行为定义为‘非法行医’......


郴州网

(根据陈远辉先生口述及自传《与蛇共舞》整理)


一个蛇伤病号的故事


——记蛇医曾宪国


200668,是黄锦友被蛇咬伤的第六天,他怕自己死在外面归不了祖,从郴州赶回老家永兴县三塘乡下青村。客厅弥漫着浓烈的腐尸味,前来问讯的客人一个个捏着鼻子进去,礼节性问候一声又赶紧出来。


黄锦友快死了的消息风快地传开了。兆北兆南两兄弟也觉得治好父亲的希望非常渺茫,心里琢磨父亲的后事,家里寂静的可怕。 郴州网:http://www.chenzhou.com.cn


晚饭前,来了一高一矮一胖一瘦两个人,他俩象舞台上特意搭配的一对相声演员,一进门就向黄锦友亮了亮手中的水果,一个喊哥一个叫叔,问:“大医院都没办法?”


黄锦友轻轻摇了摇头,象病猫叫似的吐出一个字“坐!”


两人捏着鼻子坐下,先后提起他借了钱的事。


锦友的蛇伤很严重,花了很多钱,用光了所有积蓄外还向外借了些钱,答应年底还清。没想到成了这个样子,说不定今晚都过不去。这俩位怕黄锦友人死帐烂,就买了点水果,借口看病来要债。但见黄锦友这个样子又不好开口,互相看了一眼,说了句不咸不淡的安慰话,捂住鼻子走了。


黄锦友伤是很重,脑袋却还清醒,明白他俩的意思。这一来,他的求生欲望格外强烈,他召集家人商量:只要有一线希望,卖了房子也要捡回这条命。现在不能乱碰乱撞了,一定要打听到可靠的医生才去。这时,兆南听说省里来了位专家在永兴马田一家医院坐诊,要父亲去看看。


省里的专家诊好了不少病号,很多人在排队等他看病。但一听说来了蛇伤病人,与院长马上就过来了。专家看过后告诉他,蛇毒致命期已经过了,现在肌肉腐烂叫蛇毒溃疡,是相当难治的病,这种情况很容易引起败血症。专家唯恐黄锦友没懂,对兆南说:“你爸不会死于蛇毒,但有可能死于败血症。败血症懂吗?当年白求恩就是死于败血症。”黄锦友学过毛主席著作,知道白求恩死于败血症的事,说来说去还是难免一死.......兆南问专家败血症有不有治,专家说只能截肢保命,还做了个从肩膀处锯掉手臂的手势,补充道:“截肢手术包括术后治疗费大概要花九万元。”


父子俩一听,如同掉进冰窖。兆南懵了,锦友哭了。兆南求专家想办法既要保命也要保手,钱我们去借去凑。专家说,根据病情必须截肢。兆南想,一条命毕竟比一只手重要,于是给父亲办了住院手续。


当天下午,院长把兆南拉到一边,说:“永兴黄泥乡有个叫曾宪国的蛇医,资兴、安仁、攸县的蛇伤病人都往他那里送,治一个好一个,治好几百个了。这是他的手机号,你们可联系。”兆南向曾宪国介绍病情时,听出对方的声音还很稚嫩,有些失望地问道:“曾医生,你多大年纪?” http://www.chenzhou.com.cn/


32岁,兆南一听又犹豫起来。郴州那么大的医院都没治好,三个老蛇医都吃不消,专家都说要锯手保命,他一个这么年轻的乡下医生,恐怕靠不住。放下电话,他与父亲商量去不去曾宪国那里。黄锦友的心理防线已经全面崩溃,倔脾气上来了:“兆南,你打电话给那个什么国,他有把握就来三塘下青看我,没把握就算了。我想过了,院也不住了,锯手保命拿不出那多钱。回家!”说着,拔掉了正在输液的针头。


黄兆南带着父亲回到家里没多久,曾宪国便租车赶到了。


曾宪国到的时候,黄锦友正在训人。 http://www.chenzhou.com.cn/


专家诊断黄锦友要锯手,锯手要九万,不锯会得败血症死去的消息一传开,那对“相声演员”又来了。这回,两人明确提出,如果还不清打个折少还点也行。话说到这个份上,黄锦友很辛酸,流了眼泪:“这个时候,你们还来要债,真让我心寒。打什么卵折,我一分钱不会少你们的。我死了,钱归两个儿子还,黄锦友人死帐不烂.......


曾宪国看出是怎么回事。走上去自我介绍:我就是曾宪国,来看看黄师傅...... 郴州网


只见黄锦友蜡黄蜡黄的脸瘦得像干扁的老丝瓜;凌乱花白的头发像一篷篙草;左手臂红肿得像条大腿:左手背已全部腐烂,骨头裸露;左手前臂肌肉溃疡腐烂为空洞,只剩表皮,系严重的蛇毒溃疡。曾宪国上来便问:是什么蛇咬伤的?几天了?怎么拖成这个样子?兆南答道:是眼镜蛇咬伤的;转来转去治了七天;专家建议截肢保命,我爸不愿治了。


黄锦友努力睁开那双暗淡无光的眼睛说:黄医生,能治不能治你说句话,棺材我都备好了!


曾宪国说:“黄师傅,别悲观。说实话,这么严重的蛇毒溃疡我是第一次见到。不过,以我多年的经验,有把握治好,只不过时间稍微要长点。”


兆南带着父亲看过两家医院四个医生一个专家,还没谁敢说“能把你治好”这样的话。这句话,让兆南吃了颗定心丸。


“那锯不锯手?”


“不锯!”曾宪国肯定地回答。


兆南兆北两兄弟“咚”一声跪在地上:“曾医生,你是我们全家的恩人!”黄锦友的眼泪更是哗哗哗往下掉......


当黄兆南兄弟把父亲送到曾宪国的蛇伤诊所时,天快黑了。


黄锦友往诊所一坐,里面立即充满浓烈的腐尸味。那不是一般的臭,而是令人作呕的刺鼻恶臭。曾宪国开蛇伤诊所已经七年了,蛇毒溃疡的腐臭味闻得不少,但未曾闻过这般恶臭味。他立即挂上吊瓶给黄锦友输液,然后解开绷带......他在鼻孔处抹了风油精戴上两个口罩再用双氧水清洗伤口,反复三遍,诊所内的恶臭才渐渐淡去。 郴州网


接着要切开伤口引流。曾宪国用一把很小很长的针头式手术刀依次捅开,里面流出来的液体像脓,却不是。无名肿毒集中在一块,穿透后,连脓带血一股一股往外流。蛇毒溃疡是整个肌肉组织坏死,这种像脓非脓的液体散发的气味是难闻的腐尸味。


第二天,曾宪国开始清除腐肉。清除腐肉,医生们一般是用刀剔,但无论如何剔不尽,效果自然不好。曾宪国不用刀,是让一种小动物(受嘱保密)吃溃疡面上的腐肉。这种小动物喜吃腐肉而不吃好肉,它们边吃边排泄如软膏一样的东西,又起到了生肌作用。三天之后,腐肉全部吃尽,这就是曾宪国发明的“生物疗法。”到第五天,黄锦友左手背和左前臂的肉洞露出了新鲜本色、没有任何异味的肌肉,左臂红肿症状消失。 http://www.chenzhou.com.cn/


接着,曾宪国亲配去腐生肌的中草药粉撒在伤口上,配合口服中药汤剂。绝处逢生的黄锦友精神特别好,每次换药时就说个没完。黄锦友的溃疡面大,换药要个把小时,他就说个把小时。


黄锦友说起他被蛇咬伤的事就好笑。


原来,黄锦友患有风湿性关节炎,听人说要用毒蛇浸酒泡药喝。因此,他老想捉条毒蛇。机缘凑巧,一天中午,他干完农活扛着四齿锄回家吃饭时,看见迎面窜一条眼镜蛇。黄锦友冲上去便将蛇按住,蛇是捉住了,可他的中指却像被锋利的篾片轻轻捺了一下,不痛。当时,他并不在意。谁知回到家就口干舌燥,全身冒汗,被蛇牙挂了一下的指头火烧火燎地痛,好像就要掉了,蛇毒发作了。很快,整个左手臂都火烧火燎起来,顷刻全身疼痛不已。两个儿子立即把父亲送到当地蛇医黄景友那里。黄景友给他洗了伤口,敷了蛇药,当时感觉好了点。第二天,整个左臂开始发红发肿,痛得就要往下掉,于是又去找别的蛇医。 http://www.chenzhou.com.cn/


谁知那位蛇医看了伤势,似乎很有把握,然后透露出要先封个红包才动手。黄兆南封了408块,蛇医没有吭声,慢吞吞地抽烟。兆南求蛇医开价,可他却不做声。围观的人看不下去了,纷纷指责:“你先给人家上药哂,开口就要钱。”“红包红包,红包比命还要紧!”这时,黄锦友突然上呕下泻。他一天一晚没吃东西了,呕出的是又酸又苦的水,屙出的是尿一样的粪。家人立即把他送到郴州市的一家大医院,注射了抗蛇毒血清才舒服了些。但到了第二天下午,又痛得要命了,手臂肿得像大腿一样粗。当晚,医生告诉黄锦友说,他们治蛇伤也就这一招,没别有办法。于是,黄锦友转求白鹿洞一“高明”蛇医。谁知治了两天,不但没好,伤口反而腐烂发臭。


曾宪国笑道:“黄师傅,算你幸运。被眼镜蛇咬伤后6个小时之内得不到救治,就很难保命。第一位蛇医给你继了命,不然不到郴州人就没了,在郴州打的抗蛇毒血清保了你的命。” http://www.chenzhou.com.cn/


兆南庆幸道:“曾医生,好在你去了我家,再拖几天,骨头都会掉出来。你不但医术高明,也很善良,至今没提钱。那天你看见了,我爸都这样了,那两个精怪还去逼债......


曾宪国说:“医生救人为先,不是做生意,治好了病我就高兴。”


不到20天,黄锦友左臂的蛇毒溃烂已完全癒合,只留下一个很小的疤。回家后,他那两个儿子仍外出务工挣钱,自己照常管理七亩责任田。两年之后,黄锦友经济状况稍显宽裕,即到墟场上赶制了一面锦旗,上绣“救命之恩”,买了肉、鱼、鸡、鹅四礼,加上家里的花生、茶油和一桶红薯酒。父子三人赶到黄泥曾宪国诊所,老远就点燃了一挂很长很长的鞭炮......


(廖天锡 /文) 郴州网 - 郴州人自己的网站

一朝被蛇咬一生治蛇伤 郴州网:http://www.chenzhou.com.cn


——记蛇医刘全新


19492月,刘全新生于湖南临武县城郊。刘全新的父亲是个草医,经常为农民治病,老人最拿手的就是治疗蛇伤患者。看着父亲常到田间小溪、河边、山沟捉毒泡药酒,刘全新耳濡目染。他五岁那年和几个小朋友到小溪里去摸鱼,发现一条像黄鳝的小蛇,刘全新抓起就往家跑,还没到家门口,蛇扭头就朝手背上咬了一口,手背立即红肿起来。


父亲一看,是条毒蛇,大吃一惊。立即用布条扎紧手腕,然后敷上草药。为警告儿子不要再到田间地头捉蛇,父亲有意吓唬他:“不知你还能不能活一个星期”。刘全新被吓得大哭了好几天,表示再不去捉蛇。可惜没几天,刘全新又改变了看法。这天中午,一个名叫王大明的中年男子跪在父亲面前感谢救命之恩,被父亲多次掺起。原来他在山上割草时被毒蛇咬伤,父亲正好路过,立即为他包扎伤口,并用敷上随身带的草药,救了性命。刘全新觉得父亲太伟大了,从此下决心学草医,拯救蛇伤患者。


刘全新从此对蛇产生了浓厚的兴趣。13岁,他有了高小文化,便在日记本上记下了触过的毒蛇种类、毒性、习性,也记下了父亲传授的治疗方法与使用的中草药。如“半边莲”:草本植物。别名细米草、急解锁、疳积草、腹水草。高10——20厘米,根细长,圆柱形,浅黄色,茎纤细有分枝,直立或匍匐,近地面茎略带紫色,节结处着地生根,折断时有少量粘性乳汁渗出。性味,辛、微苦,平,无毒。治毒蛇咬伤:半边莲4两,水煎服。或将半边莲加开水2两,共擂烂取汁,兑甜酒1两调服,服后卧床盖被取微汗,每日服23次,并用药渣敷患处...... http://www.chenzhou.com.cn/


刘全新14岁那年,为了验证自己能治毒蛇伤,他先调好草药,然后抓来一条竹叶青蛇,让蛇在手指上咬一口,当即用布条捆扎手腕,用清水清理伤口,服草药,敷草药。第二天,父亲看病回来,看到儿子左手有水泡,辨斑,知道是毒蛇咬伤,忙问是怎么回事。刘全新把用竹叶青作实验过程一五一十地说了出来,父亲听了长长地松了口气,称已经过了危险期。 郴州网


1965年,父亲病故,刘全新初中毕业,无心再读,就在家里开起草药铺,毕竟蛇伤患者少,加上年轻,大家开始不相信他。一天,村民吴海林患疟疾(又称“打摆子”)浑身忽冷忽热,家人将他背到医院,因为没钱又背了回来。经过刘全新家门口时,他要吴海林进来看看,说5服药就可全愈。他用治蛇伤草药“地胡椒”5钱,水煎兑酒,让吴海林服下,之后每隔46小时服一次,5服果然全愈。治蛇伤药能治其它病,这让刘全新在临武县城的名气大振,从此常有患者来找他看病,但他总不忘说一句:“今后你们那里有谁被蛇咬伤,就来我这里治疗,也可转告我,我会尽快赶到。”


19687月某天深夜,刘全新家响起了急促的敲门声。刚开门,就见一个老农晃着手电筒,急的:“我儿子石章荣被蛇咬伤,请您快去!”刘全新二话没说,背着药箱就走,石章荣住在临武县西山,有二十多里山路。直到天亮,他才赶到。这时已有一位草医守候在旁,他摇了摇头说:“我都无能为力,这个细伢子能治好?”刘全新看到石章荣伤情已重,右腿伤口肿达膝部,有瘀斑,这是被“土公蛇”(本地蝮蛇)咬的。他不作辩解,立即山慈姑5钱、青鱼胆草5钱、青木香3钱水煎后,给石章荣服用。服后,再将药渣捣烂敷在患处。到了晚上,石章荣的伤口肿胀开始消退,连服4天后消肿,伤口愈合。这名草医佩服不已,提出要他的处方,刘全新毫无保留地给了他。


 19696月某天,临武县南疆乡罗道明被毒蛇咬伤,全身麻木,四肢瘫软。送到县医院时,医生说来晚了,已无法治好,家人只好将罗道明抬回家等死。这路人路过刘全新家门口时,刘全新问明病情,建议留在他家治疗。家人说,医院都治不好,就不麻烦你了。刘金新劝道:回去死,还不如让他治一治。于是,家人便将罗道明留下。 http://www.chenzhou.com.cn/


经检查,刘全新发现罗道明是被眼镜蛇咬伤,损害了神经系统,引起全身麻木。他立即用草药“八角莲”3钱,烧酒1杯,磨成浓汁,让罗道明服下。再用八角莲1钱,青木香5钱,指甲花根1两,一起捣烂,敷在罗道明的伤口处周围。半个月后,罗道明逐渐好转,二十天后竟能下床走路,要回家了。罗道明一家感激不尽,马上卖了一头猪,将买猪的500元钱塞给刘全新,刘全新又把钱塞进了罗道明的口袋里说,你的伤好了,我比什么都高兴。今后你见到蛇伤病人就叫他来找我......从此,慕名求医蛇伤患者盈门,其不乏永州、蓝山、道县等远地患者。


为了研究草药,为了治疗蛇伤患者,刘全新多次错失招工机会。70年代初,先后有郴州市棉纺厂、麻纺厂、通用机械厂、建材厂等大厂来临武县招工,刘全新体检合格,已下达通知要他去上班了,但他还是犹豫了。他知道,进了城,就不能上山采药,也不会有蛇伤患者,只能放弃自己的诊所了。1972年春,郴州玛瑙山矿来临武县招工,该矿离市区六十多里,四周都是大山。刘全新欣然同意,还特别提出要到护矿队工作。因为护矿队每天在山里执勤,便于发现毒蛇,也便于采药。玛瑙山矿四周都是大山,灌木杂草丛生,是采药的好地方,刘全新在这里终于发现了寻找多年草药——“木防己”。木防己又名春木香、小青藤、白蛇基、八卦根,味辛苦、平,无毒,蛇药理想配方。随后,刘全新又在深山发现了珍贵草药“九头狮子草”、“望江南”、“羊角豆”、“鹅不食草”,他将之一一晒干收好,以备蛇伤急需。 郴州网


有次他背着草药下山时,恰好碰到附近村民冯富红被毒蛇咬伤,左手红肿,家里人急得团团转:如果送往郴州治疗,至少要6个小时,就会死在路上。刘全新二话没说,立即扎紧左腕,再用清水冲洗伤口,随后用5两木防已焙干细末和开水让冯富红吞服,每日3次。同时用木防己藤、叶半斤,煎水洗患处,三天后,冯富红被治愈。不久,刘全新专治蛇伤,又在玛瑙山附近村子迅速传开了。19807月某天深夜,刘全新接到临武县香塘乡打来的电话,邓达林一个小时前被毒蛇咬伤,万分紧急!刘全新让患者赶快扎紧伤口,自己连夜叫了部拖拉机赶往临武。原来邓达林被是被银环蛇咬伤的,被咬伤的左腿局部肿胀麻木,用草药治疗了一个星期,方才脱离危险。 http://www.chenzhou.com.cn/


2011年,刘金新从医46年,共抢救生命垂危的蛇伤患者86人,治好蚊虫叮咬后的皮肤病、跌打损伤、疔疮、风湿筋骨痛等病患不计其数。如今刘全新已退休在家,仍在山上采药,治疗蛇伤。 郴州网 - 郴州人自己的网站


(孙纯福 /)

【小知识】


蛇伤急救法 郴州网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郴州网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夏日出游,极易被毒蛇咬伤。因此经过丛林,或在林间劳动,应该戴笠帽、穿劳动鞋和山袜、打绑腿。手中要带根棍棒,先打一下落脚处,即“打草惊蛇”。在溪边洗手洗脚时,要先看看岩石上、水草中有没有五步蛇,因为五步蛇与岩石颜色相似,又喜欢盘踞溪坑边。此外,刚施过有机磷农药的田边,常常有蝮蛇出没,要加倍注意。另外,不要捉青蛙,因为青蛙多的地方,也有蛇出没。万一被蛇咬伤,如果抢救不及时,即有生命危险。因无法及时送医院救治,中医建议用以下方法急救:


一、结扎:被毒蛇咬伤后,应立即停止伤肢活动,将伤肢置于最低位置,争取在2-3分钟内用橡皮带或草绳、布条、藤类等在伤口上方(近心端)10厘米或距离伤口上一个关节的相应部位进行结扎。结扎程度要求仅能阻断淋巴、静脉血回流,又不妨碍动脉血供应。结扎后每30分钟松解1次,每次松2-3分钟,以免影响血液循环造成组织坏死。一般在服用有效蛇药3小时后,或注射抗蛇毒血清后,即可将松开。如被咬伤时间超过12小时者,也可以不结扎。


二、冲洗。结扎后可用自来水、河水、井水、肥皂水,最好能用15000高锰酸钾溶液或双氧水冲洗伤口周围的皮肤。 郴州网:http://www.chenzhou.com.cn


三、切开、冲洗、挤压排毒。用利器(如小刀、竹签等)沿牙痕划一条1-1.5厘米长“一”字或划“十”字形切口,深至皮下。继以双手自近心端向远心端,由四周向伤口反复推挤,使毒血排出。如果口腔没有粘膜破溃(口疮)或龋齿(蛀牙)也可用口吸吮,每次以清水漱口。但如遇五步蛇、蝰蛇咬伤或咬伤后继续流血者一般不宜切开伤口,以防止出血不止。 http://www.chenzhou.com.cn/


四、局部冷敷。在咬伤后24小时内可用冰块、冷泉水或井水泡浸伤肢,从而可减慢蛇毒的吸收。 郴州网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五、破坏蛇毒。可用火柴暴烧法,用火柴头46个,堆放伤口上,点燃烧灼,连续35次,适用于牙痕较浅的蛇伤。


六、急救服药:伤后立即服用蛇伤成药,首次剂量加倍。民间有句俗话:蛇出没的地方,七步即有蛇药。认识几种蛇伤草药,捣汁急服,并以药渣外敷伤口,立杆见影。


    治疗蛇伤常见草药如下:     

 

     土黄柏:取根一两,煎汤取汁,用纱布浸湿敷在伤口上面,保持湿润。 郴州网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羊乳:块根和土黄柏根共捣烂,去土黄柏粗渣,加米醋外敷,干后换新。 郴州网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紫珠草:叶作药用。鲜叶洗净,捣烂如泥,敷伤口周围肿胀处。

  郴州网:http://www.chenzhou.com.cn

     野荞麦:块根作药用,四季可采。 郴州网:http://www.chenzhou.com.cn

 

     鬼针草:全草作药用。鲜草洗净,加盐少许,捣烂敷伤口周围。 郴州网

  郴州网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鸭跖草:全草作药用。鲜草洗净,加食盐少许,捣烂外敷伤口周围肿胀处,每日换两次。

  郴州网:http://www.chenzhou.com.cn

     半边莲:全草作药用。鲜草洗净,加食盐少许,捣烂敷在伤口周围肿胀处,每日换二~三次。

 

     木芙蓉:叶和花作药用。鲜叶洗净,加食盐少许,捣烂外敷伤口周围肿胀处,每日换两次。

 

     鱼腥草:全草作药用。鲜草洗净,捣烂外敷伤口周围肿胀处;如咬伤处有水血泡,或已发生溃烂的,用本品二~四两,加野菊花、明矾各一两,水煎汁,取部份药汁外洗患处;洗后,再取另一部份药汁用纱布浸湿敷在患处,每日换药二~三次。

 

     东风菜:地下根茎及根供药用。鲜块根洗净,捣烂外敷伤处。

  郴州网:http://www.chenzhou.com.cn

     七叶一枝花:根茎作药用。用醋磨汁,涂擦肿胀处,或用酒精浸出汁液搽。

 

     垂盆草:全草作药用。鲜草洗净捣烂,敷伤口周围肿胀处。或同九头狮子草、紫花地西等量捣烂外敷。

  郴州网:http://www.chenzhou.com.cn

     九头狮子草:全草作药用。鲜草洗净捣烂,敷伤口周围肿胀处;或浸在盐卤中备用,用时取出捣烂外敷。

  郴州网

     天名精:全草作药用。鲜草洗净捣烂,外敷伤口周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