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郴夭”与郴药

来源:郴州网 作者:张式成 发布于:2013/8/30


  编者按:作者经过长期的文史资料发掘、田野调查结合最新考古成果,发现始祖“神农”、神农大臣“郴夭”与“郴”这块神秘土地共同开启祖国医学——中医起蒙时期,他们的故事是郴州不可多得的非物质文化遗产,也是全人类应该共同珍惜的宝贵精神财富.......



        “郴夭”其人 http://www.chenzhou.com.cn/


     一、郴夭有典可查


郴州网

   “文化大革命”中1970年夏天,郴州地区有色冶炼厂开办期间,我去资兴找矿时住鲤鱼江镇旅社,听同住的老放排师傅讲古:郴州是因远古“郴夭”这个人物而得名的。“文革”结束后,197611月我上井冈山,途径酃县(今炎陵县)炎帝陵,再次听到老农说“郴州蛮古的时候有个郴夭,所以喊‘郴州’。”但当时还没细想,只觉得南岭、郴州地域民间流传有这么一个传说人物。“郴夭”见诸于古代文献,则是湖南炎黄文化研究会会长何光岳先生八十年代最先于他搜集的清代《衡湘稽古》中发现的。九十年代中,我去省图书馆找到清晚期同治本与光绪本《衡湘稽古》,“郴夭”的秘密就藏在里面。


    《衡湘稽古》一书为清代中期文史学者王万澍所著,该书共五卷,考证上古炎黄传说时期至周代的衡湘地域人文历史。王万澍的先祖王应章曾在郴桂嘉禾县做学官,他热衷于挖掘地方文史,所撰《嘉禾县学记》考证了神农在古禾仓堡(嘉禾县)因“天雨粟”现象而学会种植水稻的传说。王万澍自幼受先祖影响,广泛收集湘南一带民间传说,编篡成书。王万澍去世后,其儿将父亲的遗著上交湖南巡抚欲入《四库全书》。但编纂官认为此书“既非地志,又非史传”,讥为“丛杂”,束之高阁,从此湮沉史海。《衡湘稽古》卷之一为“炎帝神农氏”,其中有“郴夭作扶耒之乐,以荐犁耒”一节,现录如下:


    “《路史》曰:乃命郴夭,作扶耒之乐,制丰年之咏,以荐犁耒。《衡湘传闻》曰:郴夭者,郴人也,因赤制作耒耜于郴,夭乃为‘扶耒之乐’以献于帝,所以古天子亲耕籍田而扶耒也。亲耕之礼,自神农始矣。或作‘扶来’,‘来’‘耒’”字音相近,如耒水,《水经》作耒水,《地理志》作来水,出郴县来山是也。《帝系谱》曰:‘伏羲乐’曰‘扶来’,‘神农乐’曰‘扶犁’,此说非也。伏羲盖曰‘凤来’。”


    王万澍在这一节,用古籍、地理、古文字综合考证出“郴人”郴夭。这是南岭郴地第一个有名有姓的人物,也就是古郴州的人文始祖。“神农作耒于郴”已不属孤证:《衡湘传闻》曰‘帝之匠赤制氏,作耒耜于郴州之耒山’。明《一统志》曰‘耒水出郴州之耒山是也,水西北流经耒县。’《水经注》曰:‘县盖因水以制名’,然水乃因事,为作耒而得耒名矣。“郴夭作扶耒之乐,以荐犁耒”则是“神农作耒”的系列故事:神农在郴州的耒山(今汝城县)发明了世上最早的农耕工具耒、耒耜,命臣工大量制作,并在骑田岭开田;郴夭专门创作乐歌,将这工具和开田、耕作技术进行宣扬、推广和普及。这些扶耒歌谣减轻了劳动强度,提高了劳动效率,同时推广了农耕技术。丰收后,郴夭又“制丰年之咏”,进一步推介耒的好处(现炎帝陵建有与郴夭相关的“咏丰台”)。


      除此,笔者还推测郴夭参与创制耒耜。先秦著作《世本·作篇》说“神农作耒······古者垂作耒耜,神农之臣也。”即神农发明了“耒”,“垂”创制完善了“耒耜”。我认为这个“垂”就是郴夭,因为已知神农及其臣工“作耒耜于郴州之耒山”,而“垂”的读音为“chui”,“郴”字的郴州方言今天仍读为“chun”,声母相同,韵母一半相同。《世本》又有“垂作钟”之说,而郴州的资兴市有“钟山”,嘉禾县有“钟水”。“郴”在上古的方言读音,读“林”也读为“垂”。 郴州网


      二、郴夭口碑相传


     1970年夏,那句放排师傅关于“郴夭”的只言片语引笔者的强烈兴趣,随后一直留心收集“郴夭”的传说。其中,笔者在与资兴交界的炎帝陵、船形镇(旧属郴州)进行田野考察时,听到了如下传说:


http://www.chenzhou.com.cn/

 郴夭作“扶耒之乐”。神农炎帝教民耕种成功后,群臣对他说:“现在百姓再不用为饥寒操心了。”神农说:“不,还有很多事要做呢!我看到大家耕作时很吃力,要想个办法减轻劳累才好。”大臣郴夭说:“我倒想起了一件事,前几天我和大家一起挖土,荒地中有块大石,决定把它推开。大家一起用力时,很自然发出嘿嗬嘿嗬的喊声,说也奇怪,大家边喊边推,感到轻松多了。”炎帝高兴地说:“这办法不错!你把这些喊声编成扶犁之乐,让大家哼着做事。”郴夭愉快地接受了,很快编出了扶犁之乐,炎帝叫大家学唱,劳动果然没有过去累,功效也提高了。


郴夭创“丰年之咏”。炎帝心想“要是能制成一件乐器,在百姓哼唱时伴奏,岂不更好?”他造好琴,并命郴夭编歌。郴夭就编成“丰年之咏”,他们选择一个月白风清的晚上,在白鹿原的西北面山窝里一块大坪上,烧起一堆堆大篝火,旁边摆满用陶盆盛着的烧熟的鸟兽肉和饭菜、野果,又用陶器盛上一些饭团,用粘土堆成馒头样的土鼓,放在木排上顺洣水漂流,以祭祀米谷神。炎帝端坐在土阜上,弹奏五弦琴,人们唱起郴夭编的丰年之咏······郴夭带领大家一边歌吟一边舞蹈······


     郴夭绘制炎帝“灶君神像”。炎帝被玉帝封为“九天东厨司命灶君菩萨”后,回到人间,大家一起来看望,争着要把他接到自己家里去过日子。大臣郴夭说:“好了好了。灶君只有一位,大家不要争。这样吧,我把他的像画下来,每家灶前贴一张,不就天天和大家在一起了吗?”百姓听了,都说这个办法好。据说,这就是过去家家户户贴灶君神像的由来。 http://www.chenzhou.com.cn/


      与湖北、山西、陕西流传的炎帝传说不同,湖湘--南岭地域既流传神农系列故事,又流布与他关系密切的多个人物传说。如其儿柱、女儿女娃、祝融、赤松子、赤制氏、郴夭等等。从地望进行比较,除神农尝茶的茶陵县和葬地炎陵县,“柱”受百姓尊重的形式是立柱,只占田头地脚;“祝融”只命名了衡山主峰;“赤松子”只有赤松山、赤松村或“慈利”县可联系;而“郴夭”却定名纵横南岭的商周方国“林”及春秋楚林县、战国苍梧郡、郴县,秦郴县、汉桂阳郡、南朝郴州,是除了神农炎帝,地望范围最大的人物。


郴夭不为郴人所知的原因是:其一,《衡湘稽古》出版时间较晚,未及流传;其二,民间能讲郴夭传说与听过这传说的老人本来就少,受文革破坏,古籍不能传世,能讲古的老人去世,郴夭的传说也就被带走了。


          郴夭与郴药             郴州网


既然郴夭与神农一起开创了农耕文化,那么他是否也与神农一样尝百草呢?毋庸置疑,上古先民饥寒交迫,所谓药食同源,医药文化与农耕文化同时发端,祭司往往是最早的药师。 郴州网:http://www.chenzhou.com.cn


     一、郴夭发现“菻蒿”
 
      食与医,是神农及部属郴夭等人要解决的头等大事。所谓尝百草,不是等神农一个人尝明白、尝完了,先民们才有吃的和医的(那样大家都早已饿、病死了),而是神农率众寻找可食的和辨别能治病的植物。据此,我认为郴夭是在跟随神农尝百草时,发现了“菻(  )”蒿的食用与药用价值,并因此而形成地名。


      距今最近的两次考古中,1987年湖北荆门出土了“包山楚简”322年—前316),其第“150”号简牍上有个楚篆字;1995年河南新蔡县出土了“葛陵楚简”( 公元前381年左右),其中4枚均出现一个楚篆字;都是上从“草”头、下从仓廪的“廩”字的初文“。经专家们考证,两字相同,是“郴”的通假字,统一写成“   ”,再简化为异体字“”,读音“林”。战国文字权威何琳仪教授考出此字“原篆上从,下从之初文应是‘菻’的通假字(《说文》‘菻’,蒿属)。”他认为“菻”“即《汉书·地理志》桂阳郡‘郴县’,在今湖南郴州。”

      2003年底-2004年初郴州苏仙桥遗址发掘的晋简2155枚,写着“土地生菜”和另11”的字11种草药,第4即“  ”蒿。《康熙字典》释“菻”字引“《广韵》  蒿也。”《说文解字》注“萝莪也,从草,罗声。菻,蒿属,从草,林声。”后注“郭璞曰‘莪蒿,亦曰  蒿’;按: 同菻。许不言‘莪、菻一物也’。”原来,“菻(  )”是一种蒿类植物,又曾叫莪、萝,都是蒿类;《尔雅》对“莪”还有一释“始生为莪,长大为蒿”。故《康熙字典》注“蒿”:“春时各有种名,至秋老成通呼为蒿。”也就是说“菻”这种重要的草本药物,在幼嫩时可食用,开花、成熟后则可药用,主治清热祛毒、除蒸解虐民间用它逐邪驱蚊、烧水洗澡祛湿健肤,现代医学利用它提取青蒿素。
 
      而作为地名,我认为“  ”,先简化为“”,再简化为“菻”。战国中后期,楚国重新夺取“菻(林、)”县后,把它改成“郴”字。这是因为,林(郴)地处南岭,产药材多。除了“菻蒿”,还有包装的菁茅,“《尚书·禹贡》曰包匦菁茅,菁茅生桂阳,可以缩酒,给宗庙,异物也”,即“楚贡包茅”,用于商周王朝祭祀的贡品药材;还有《周书》记录的“自深,桂”,从深水(舂陵水)运出的肉桂等药材,即“桂生桂阳”的桂皮、桂枝、桂子;都是上贡药材。由于需求量大、采集多,就要盖仓库保存待运,盖包装作坊制作匦等箱子,所以就在草头下放仓廪的“廩”,造成繁体的“  ”字。以后为使用方便,再相继简化为“、菻”,或回复早期的“林”,通假使用。当仓廪、作坊等建筑多了,又要建码头、造船,将贡品、药材运出南岭,小邑形成城市,又把“菻”的义符移置于声符“林”的右边,表意“邑”,构成楚篆的”,最终简化为“郴”字


二、郴夭地名联想 http://www.chenzhou.com.cn/


由于年代久远,言之无据,关于郴夭与中华医药起源的笔者只能依靠当地传说联想为后世研究者提供线索了。 郴州网:http://www.chenzhou.com.cn


1976年底,笔者在炎帝陵听到的农民口头传说,说由于郴夭在农耕方面“作扶耒之乐”的贡献,神农就将南岭之骑田岭山脉一大块地方赐给郴夭,于是大家就称这里为“郴”。我联想到,正是由于郴夭发现“菻(郴)”蒿而在医药方面的贡献,人们就称这里为“郴”了。


1970年在资兴找矿,是专门去找青市钨矿的,“青市”,又叫“青腰”。


     郴州日报总编、南岭论坛编委吴兴提出“青腰”的地名,古代与“郴夭”可以算谐音。这完全可能,“青”“郴”声母相同,均为“ch”;韵母则古今湘南方言无后鼻音,中古时“青”“郴”韵母相同为“in”,读“chin——芹”(楚葵,草药)、“chin——菁(茅)、青”,现在湘南方言依然这样读“芹究”或“青究”;近古时即明代开始,郴字读音改变为“chen——郴”。而“夭”“腰”谐音,青嫩菻蒿腰以上可折食,而郴在青壮年为民尝百草致夭折,因此后人以“腰”代“夭”,以地名“青腰”纪念。 http://www.chenzhou.com.cn/


“夭”的原始义,按工具书如《辞海》解释,其一为“草木茂盛貌。《书·禹贡》:‘厥草惟夭’”也指“初生的草木。《国语·鲁语上》:‘泽不伐夭。’”所以“夭夭”连用,就解释为“形容茂盛而艳丽。《诗·周南·桃夭》:‘桃之夭夭,灼灼其华。’”夭还含有“砍伐,摧折”,进而延伸为“短命,早死”的意思,“《荀子·荣辱》:‘忧险者常夭折。’”如此,郴夭的“夭”传递出信息:他心忧黎民,采折鲜嫩的菻蒿供民食用,采集夏秋的菻蒿为民治病;苦尝百草,是药三分毒,久之必失调;加上辛苦推广犁耒、传授农耕技术,还要主持祭祀米谷神灵;终于累出大病,年方正壮就如茂盛草木一样夭折了,故南岭黎民叫他“郴夭”。这个称呼也是“郴”的字原之一。 郴州网


总之,在中华医药的起蒙时期,郴夭是神农的得力助手,他陪伴神农尝百草率先发现医治伤寒、疟疾等病症的菻蒿等药材,与神农一起成了华夏最早的医家,开创中华医药文明。

(本文有删节)     郴州网 - 郴州人自己的网站


莪蒿

http://www.chenzhou.com.cn/

谭其骧《中国历史地图集》战国楚越图,“方林”、“深(自深)”均标示于南岭郴州一带 郴州网 - 郴州人自己的网站


 
  郴州网 - 郴州人自己的网站


  http://www.chenzhou.com.cn/

郴州网:http://www.chenzhou.com.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