记邓氏骨科

来源:郴州网 作者:廖天锡 发布于:2013/8/30

 

邓学才 http://www.chenzhou.com.cn/


1958年某天,永兴县油麻公社钢铁厂突然垮塌打伤76人。伤员摊在大厅屋里的门板上,一个个血糊红腥,惨不忍睹,亲属们哭哭啼啼心急如焚。 郴州网


郴州地委和永兴县委相当重视这一重大工伤事故,立即组织医疗队赶到现场抢救,但效果不佳,那时的医术确实很落后。


亲属们见状大叫大嚷:“那么多医生还不如邓学才一个人。”


永兴县委书记忙问油麻公社书记张元界,邓学才是哪里人。张元界回答说是悦来坪田仰天湖的,医跌打损伤很有名气。县委书记要他马上把邓学才找来,张元界为难地说他是地主。县委书记火了,用人之际,管他地主还是天主,赶快去叫。


邓学才来了。他先备一大钵头水,叫人逐个撬开伤员的嘴喂,说只要能咽下水眨了眼的就留下来。经验,只有一个没眨眼。学才说,这个没救了,抬走。结果,76个伤员除抬走那个死在送往郴州地区人民医院途中的救护车上,其余的都在一月之内治癒上工。


这年冬,永兴矮塘铺林场建大礼堂,煞垛之际彻底垮塌,伤40余人,也是经邓学才救治全部康复的。邓学才回家那天,矮塘铺林场的干部职工敲锣打鼓,鞭炮一封接一封鸣放,步行近20里,把送他到鲤鱼塘公社门口上客车。


邓学才的名字很快传开了:“永兴悦来坪田邓学才是骨科神医”,“那碗水最神”。


悦来坪田紧邻耒阳,从坪田墟去仰天湖还要走六、七里山路。当年,邓氏开基公见这里青山环绕,古木葱茏,仰望只见一线天,便为这个村起了“仰天湖”的雅号。如今,仰天湖邓氏一脉有150余户,700多人。


邓学才生于1909年,少年时期在桂阳白山随师习武。自古武功与药功相连,加上邓学才的姑父何尊斌是当地有名的药师,对邓学才适时点拨,药功日渐长进。后来,学才又师承耒阳杨梅塘武功高强药功高明的邓述通先生。邓述通没有后代,由邓学才养老送终,其毕生奇功全部授与学才。据说,仇家曾组织三十多个后生手持扁担一齐扑向赤手空拳的邓学才,学才不还手,就把他们手中的扁担全部抓丢,而自己丝毫未伤。方知学才武功了得,不再与之争斗。


1959年春,张元界书记要邓学才以公社的名义在油麻墟办个草药厂,派邓汤成和邓承丙跟他学徒,但两人均是文盲,难以长进。于是,邓学才点名要来侄子邓承祚。 郴州网


读过初中的邓承祚天性聪明,伯父教也用心。数月之后,不但认识了伯父教的所有草药,还能独自医治一些较轻的骨伤。


当年冬,永兴县人民医院两次与油麻公社商调邓学才叔侄,张书记以要方便当地群众为由拒绝。


人民医院没进成,邓学才却进了监狱。


1960年,蛰居台湾的蒋介石趁中国大陆遭天灾人祸闹饥荒,叫喊反攻大陆。以唐荣灿、王怀周为首的油麻人组织“复活党”与共产党作对。反革命集团告破,邓学才在案。唐判死刑、王判无期、邓判五年。油麻公社草药厂解散,邓承祚回到仰天湖,先当了两年生产队会计,后当了一年民办教师,最后还是当了草医。


邓承祚


邓承祚是邓学才的侄儿。 郴州网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邓学才关在牢里,但伤筋断骨的事时有发生。凡有人是来找邓承祚,皆欣然前往,有好得快的也有好得慢的。


邓承祚从师时间不长,经历的场面不多,但他喜欢琢磨,好得快的原因何在?好得慢的问题在哪?久而久之,也有了点名气。邓学才刑满释放后,对他适时点拨。如此,邓承祚就有了许多独到之处。例子太多,下面只讲三个故事。

 

故事之一 郴州网 - 郴州人自己的网站


1968年某日,宜章摘岭萧高成找到邓承祚,说他的膝盖被一棵树打伤,本地曾水师给他吹了一口气,止住了痛,也长拢了,但成了跛子;如今半年多了,不能挑担,走里把路就要坐下休息。他问邓承祚有不有办法。 郴州网


邓承祚很惊讶,中国民间奇才真多,吹口气可以止痛,这么厉害。他捏了捏萧高成的膝盖,说膝盖骨被打歪了,曾师傅只止痛没复位。他要萧住下来,把长拢的膝盖骨重新搞脱,复位上药治好后就不会跛了;照样能挑担子。萧高成将信将疑。邓承祚真的把膝盖骨重新搞脱,花半个月治好,果然能挑担子。于是,萧高成非得要邓承祚去医另一个跛子。邓承祚有点犹豫,怕碰上曾师傅。同行是冤家,人家医过的你又医,这是很忌讳的事。但转念一想,去又何妨,见了他多讲几句好话,伸手不打笑脸人嘛!说不定还会学到那口气的功夫。


到萧高成家不久,曾师傅果然来了。


邓承祚站起给曾师傅递烟,说:“曾师傅,听说你那口气很厉害啊!”


“我厉害还会找你么!”曾师傅开口就带火药味。 http://www.chenzhou.com.cn/


“曾师傅那口气真的了不得。我对接骨有些经验,我俩是不是交流交流,取长补短。我另付你333元师父钱。” 郴州网


“我60多岁了,不交流了。”曾师傅仍很冷淡,但也没找邓的麻烦。


当晚,萧高成带邓承祚去看跛子萧行太。


萧行太在井下采煤时,巷道冒顶,夹石把左大腿砸断成三截,右手小臂断为两截,也是曾医生吹气医过。三口气,价格是七百。手伤尚可,但左腿比右腿短了两寸。走路要撑拐杖。邓承祚用手摸了摸,两接口处明显错开。因有萧高成现身说法,萧行太拄着拐杖随邓来了仰天湖。


当晚,邓承祚召来几个族兄弟。他要萧行太躺在大板凳上把腿摆直,再用澡巾分别绑住萧行太的左脚腕和胯间。每头安排三个人拉,再用两根碗口粗的木杠压住两错位处,每根杠两头各一人用手往下压,还有两人手握斧头在一旁等侯。邓承祚喊声用力,拉的用力拉,压的用力压,手握斧头的两人同时“砰”地一声,长好的两个接口同时断了。邓承祚用两手摸摸捏捏将接口整理复位、上夹板、敷药。


18天取掉夹板,萧行太丢掉拐杖端端正正走路回家。 郴州网 - 郴州人自己的网站


    故事之二


郴州网 - 郴州人自己的网站

这事传开后,郴州许家洞煤矿党委张书记专程到仰天湖请邓承祚医儿子的跛脚。


邓承祚摸了摸他儿子的脚说:“你儿子患过小儿麻痹症,腿是软的,我医不好。如果腿是硬的,用脚尖点地走路,就能医。”说完,饭也不肯吃要走。张书记:“那不行,你是我请来的,吃了饭,我还得给你买回程车票。”


吃饭时,张书记突然想起矿上李工程师的小女儿是用脚尖点地走路,要邓去看看。正好李工的大女儿路过,听说有这等好事,马上要张书记作陪把邓承祚带到家里。 郴州网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李工听了大女儿的介绍,用手扶正眼镜把邓承祚从头到脚看了一遍,问:“邓师傅真有这个功夫?” http://www.chenzhou.com.cn/


邓承祚摸了摸李工小女儿的瘸腿,肯定地说:“能。”


李工不屑地说:“我女儿这腿是小儿麻痹症后遗症,我花了2800多块钱,带她在全国跑了七个多月,没谁说能医,你能?好,但是一条,医好才付款。医坏了,你得负责。”


邓承祚见李工看不起自己,赌上了:“你走遍全国没碰上我。我不让她马上走路,你用去的2800块钱由我捡账;医好了,钱多钱少由你给,但你得当着大家的面恭恭敬敬说一声:“邓师傅,高明!” 郴州网


没有比这对李工更有利的赌注了。


“你找三个人来。”邓对李工说。 http://www.chenzhou.com.cn/


李工到外面一走一说,屋里立即挤满了看稀奇的人。


邓承祚拿过一条板凳将一端抵墙放好,叫李工14岁的小女儿背脊靠墙垂直坐好,把瘸腿摆在板凳上,然后用绳把她的小腿连板凳捆结实,再叫两人一边一个挟住姑娘的身体,另一力大的骑在姑娘小腿上用两手扣住她的脚杆。只见邓承祚两手扣住姑娘的脚腕,肩膀抵住姑娘的脚板往前用力一推,只听见“啪”地响了一声,踝关节翘出的部分进了窠臼。他从口袋里掏出一点药在姑娘脚腕上揉了揉,然后解开绳子。姑娘两脚落地,端端正正站在那里。


“妹子,你大胆走!”邓承祚喊。 郴州网 - 郴州人自己的网站


姑娘像平常人一样在屋里走了一圈。


李工一家高兴得哭了。李工向邓承祚恭恭敬敬鞠了一躬:“邓师傅,真的高明。多少钱,你说一句。” 郴州网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60块。”邓承祚说。


“不行,600。”李工程师执意封了个600元的红包。那时是1977年,还没有100元面额的纸钞。李工用一张红纸包了6010元面额的,厚厚的一大包。 郴州网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我只要60。”邓承祚从里面拿了60元,余数退还。


这个奇迹立即传开了。当天就有30多个跛子陆续求治。邓承祚用大同小异的方法又治好6个用脚尖点地走路的男孩女孩。他说年纪太大的不行,16岁以下的把握性大些。不少人求治心切,开价很高。邓承祚说不在于钱多钱少,能治的只收这个价,不能治钱再多也不接。


   故事之三

 

鲤鱼塘墟上廖才林跌断了三根肋骨,在医院里住了一个礼拜,喊了七天七夜,屎尿不通,痛苦不堪,只好接回家。曾祥祥赶墟时听说这事后,自告奋勇去仰天湖找来邓承祚,因为他儿子从楼上摔下来断了手脚,是邓承祚治好的。


邓承祚随祥祥来到才林床边,递给才林一小玻璃瓶水,说是师父邓学才叫他带来的。水一喝下,疼痛立止,邓承祚开始接骨。 郴州网


接骨是治骨伤的第一道程序。不论医院的大夫还是民间的郎中都称之为手术。接骨至少要从正反两面都能触摸到骨折处才好用力。但构成腹腔的肋骨与背部之间隔着内脏,不仅太厚而且很软。有的水师手从一边去按去摸断肋。断肋本来是向内脏里面折,这样一按一摸,不仅接不好,反而会挤向内脏,畸形更加厉害。因此,接断肋是最见水师功夫的手术。医院接断肋须开刀,既耗资损体也增加病人的痛苦。 http://www.chenzhou.com.cn/


邓承祚用两只手的拇指和食指同时轻轻捉住两根肋骨的折断处后,喊:“廖师傅,你稍微用力咳声嗽。”廖才林依嘱咳了一声,腹部向上挺了一下。随着才林的咳嗽声,邓承祚轻轻往上提提,接好了两根;再咳一声,又接好了一根。骨伤病人喊痛是因为断骨没接好。廖才林的断骨接好,自然不痛了。接着,给他上夹板,敷药,吃药。两小时后,大小便通畅,睡觉香甜,不到半个月就下床活动了。


1959年,邓学才在鲤鱼塘矮塘铺显功夫的故事随着岁月更替已被人遗忘,时过20余年,邓学才的徒弟邓承祚在鲤鱼塘名声大振。到1998年,邓承祚在鲤鱼塘一带医治的病号不下百例。


这里只选典型的两例略作陈述。


鲤鱼塘墟上个体批发商李品福夫妇翻车砸成重伤,尤其是李品福的妻子,两边的盆腔骨完全断裂。按医学原理,盆腔骨断裂是终生残疾,永远无法站起。但邓承祚只花半个月就把她治好了。当时,很多人叫邓承祚至少收她一万块钱。一者送到医院要她预交两万还不保证能治好;二者品福家有钱。但邓承祚治好品福两口子外加一个轻伤号总共只收3500元钱。


鲤鱼塘罗家罗三才放炮时被石头砸断三根肋骨。他儿子罗中国求邓承祚治伤,到了县城,才告诉邓说他爸住在医院里。这让邓承祚很为难,他说早说就不得来了。罗中国说,医院奈不何,爸昼日昼夜喊痛。邓承祚想了想,要医院的医生来喊,他才好去。 郴州网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罗中国果然叫来了医生。罗三才已经开了刀,三根肋骨的骨折处用止血钳钳着;一根皮管插在腹腔内往外抽污血,人仰躺在床上喊天喊地喊痛。邓承祚要医生把皮管和止血钳拿掉。医生怕出问题,提醒邓承祚考虑好后果。邓说没问题,医生才拿掉皮管和钳子。邓承祚给罗三才吃了点药粉后,叫罗三才轻轻咳嗽三声,三根肋便接好了。夹板一上,药一敷,疼痛立消,大小便都通了。


看了邓承祚立竿见影的现场表演,医生们叹服不已。问邓承祚用的是什么药粉。邓说名堂蛮多,三五句说不清......实际上,药方自然是不传的。

 

邓平亮



邓平亮是邓承祚的儿子。


临武县有一家竖井煤矿,人和煤都是用斗车吊上吊下。1989年夏的一天,绞车断了绞索,鲤鱼塘乡老虎塘村廖美生从半空摔到井底,当场昏死过去,送到医院抢救一天才醒。住院治了一个月,人快不行了。廖美生的父亲廖忠连向邓承祚求治。邓承祚因要去衡阳医伤,派儿子邓平亮前往临武看看情况。


邓平亮以亲戚的身份走进病房,只见廖美生瘦得剐掉似的难看,大便久日不通,小便是用导尿管接出来,嘴里还时时吐血。美生说死也要死到家里去,在这里实在受不住了。但医生说危险期没过,不能出院。


邓平亮见状,说没把握。美生的父母说:“人已是这个样子,在这里也是等死。你就死马当作活马医,即便死在路上也不怪你。”


既然如此,邓平亮只好答应拖美生回家治。但讲定,不管在路上还是在家里出了事他都不负责,然后给美生吃了点药粉。 郴州网 - 郴州人自己的网站


平亮确实怕美生死在路上。依祖训,医生是不能给病人送终的。一路上,平亮时不时问他感觉怎样。美生说很舒服。一到家,平亮松了一口气。 http://www.chenzhou.com.cn/


平亮考虑美生的骨伤还是其次,主要是内脏出血,大小便不通,而这些对他来说是很容易的事。当时,平亮不敢接,是见美生元气大伤,怕他经不起途中颠簸死在路上。现已接回,平亮很快让美生大小便通畅,再止住内脏出血,然后接骨伤。只一个月,美生就恢复了元气。


平亮首诊成功,邓承祚很高兴,他说自己年纪大了,只在近边转转。远地交给平亮去跑,你读过高中,有文化,多记录多总结,很快会超过我的。


果然,到1996年,平亮连续接诊了两例连父亲都不敢接的难症。


第一例是司机廖民五翻车,把大布江乡农村合作基金会曾会计女儿的右手翻个全脱。不仅主骨副骨全断了,肌腱也破了,还粘满了沙粒。送到郴州市一家医院,诊断结论:截肢,预交五万。


20来岁的姑娘就把手锯掉,今后的日子怎么过?五万,民五交不出,曾会计付不起,两家合起来也凑不够。民五的父亲提出找邓平亮。


邓平亮是用中西草药三结合,只花了2800元钱就把她治好了。


第二例是悦来坪乐邓家一男孩打架惹了祸,他怕父母打,就坐火车去在耒阳工作的叔叔那里躲避。不料叔叔全家外出未归。当晚,他又爬火车返回。火车到了马田火车站没停。他怕火车把自己拖到很远的地方去,慌慌张张从火车上跳下来,左腿摔成粉碎性骨折,血肉模糊,肿胀得象个冬瓜。男孩父母闻讯赶到马田,在马田医院清洗外伤用纱布包扎后送到市里一家医院。诊断结论:截肢保命。


父母慌了神,腿锯断了,保着条命有什么用。两口子把儿子抬到仰天湖邓承祚家。那男孩躺在邓承祚家门口的一块门板上,绿头苍蝇呼地围拢来,爬满了伤腿。邓承祚解开纱布一看,开裂的伤口经一天一夜的感染已经化脓。整条腿象个快要腐烂的紫茄子。没再包扎又失去骨头支撑的腿,象一截锯断的木头,如无烂皮连着,立刻会离开大腿从门板上滚下来。整个人一副死相。邓承祚摇摇头,抱歉说:“老家,这个场合,我不敢接。”


男孩的父母跪在邓承祚跟前:“老家,治好治坏,哪怕治死了,我们没怨恨,你行行好吧,他还只12岁。”邓承祚说:“不是我不肯治,粉碎性骨折不要紧,医院要锯腿我保下来的有十几个了。主要是你儿子腿皮都烂了,一旦感染,真的要命。”


夫妇俩不肯起来,只是哭。村里人劝邓承祚收下,放点耐心,想想办法。


这时,邓平亮从外地医伤回来,弄清事情头尾后,把父亲叫到一边打过商量后,收下了。 郴州网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邓平亮请来医院的医生给男孩打针,吊水,控制炎症预防感染;一面让他口服中草药汤剂,消肿止痛;外伤一好转,着手接骨。医院要锯腿主要是骨伤不好治,而骨伤正是邓氏父子的专长,过了两个月,男孩康复了。


为邓承祚父子和仰天湖全村人的救命之恩,他们一家三口,两个大人挑着两担糯米糍粑,男孩燃放鞭炮,给仰天湖150多户送糍粑,说仰天湖的人心好。现在,“邓氏骨科”成了坪田仰天湖的骄傲和名片。出外办事,别人问他们是哪里的,说是坪田的不知道,说是邓学才、邓承祚、邓平亮那里的才知道。


后  记 郴州网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邓学才已于1982年去世。1998年秋,我专程采访了邓承祚父子。


邓家很热情,全家陪我聊到深夜,我和邓平亮躺在床上还聊了很久。


我说,大家都说你家那碗“跌打水”很厉害,这到底是迷信还是科学?


邓平亮说,这是师公传度下来的,我也说不清。但凭我的实践,觉得一靠手术二靠药,那碗水摆在第三位。骨不接好药再好也没用,单靠水治伤是假的。


我又说,不少人说你们比大医院还强,这是不是言过其实?


平亮说,这样比是错的。常规医院重点不在骨科,碰上骨折尤其是粉碎性骨折的伤号确实没办法,但那些骨伤专科医院我们没法和他们比。不过,用他们的设备,再用我们的草药,不仅花钱少而且效果好。


我说,你们在城里开家骨科诊所,肯定很有影响。


邓平亮说,想过,但我没文凭,卫生局不批。原打算自费去江西医学院读几年,拿张文凭。那时刚成家,负担大,现在三个孩子都上初中了,年纪一大,就没勇气了。


接着,邓平亮又谈了许多苦衷,好些农民家里本来就苦,受了伤,更苦。医好后却付不清报酬。至今,还有万把块钱没收上来。人家来喊,不去吧,自己有份责任;去了,要人家交钱才动手又做不出;医好了,还不好讲价;交不清钱,也不好逼着要;当时没拿,过后去讨更难起意。但想起他们去医院,要多少给多少,不交钱不下药。我医好才拿钱,比医院便宜一半都不止,但偏偏拿不到,总觉得草药郎中不值钱。


我建议他与哪家乡镇医院联手,医院出场地出设备,他出技术。现在的乡村医院都不景气,以他的专长,哪家医院都会高兴。


但平亮说,这也很难......


 



大蓟